征文选登|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反迫害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晚间,我被恶警骗至参加抹黑大法的邪恶大会,因我制止邪恶毒害世人,喊口号,被关禁闭。期间,恶警将我的手反铐(背宝剑,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这种刑罚一个常人连续二个小时手就残废),而我因反抗,不配合她们,被成天背铐。

起初非常疼痛,似乎手臂将要断裂一般,狱警想用这种方式来迫使我妥协,即使泪水、汗水浸湿了我的全身,我仍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继而默背师父的《洪吟》。恶警逼迫我屈服按她们的要求做,否则就不给解铐将手放下来。她们能从早上上班铐到中午下班,再从下午上班铐到下午下班,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妥协。同时不让恶警抓到迫害的经验(因当时恶警针对大法弟子坚持信仰不转化到处找“有效”的迫害方式),用此方法继续迫害其他同修。我请师父加持,每天不断的背法,渐渐的我感觉我的手增长了,身体没有了那种难受的痛苦,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加持我的信心与力量,每天就是不断的背法,不到半个月恶警只得无奈而放弃。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晚我因在邪恶大会上制止恶警行恶被关禁闭四十五天后,出来继续抵制迫害。我不干活,不穿囚服,恶警将我铐在生产车间。车间内有几条流水生产线,有许多犯人、少年犯,及部份大法弟子在线上干活。我在车间内大声背颂师父的经文《弟子的伟大》、《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坚不可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背诵中不断的迎来鼓掌声,特别是少年犯在同修的带领下,使劲的鼓掌。

看着我的夹控吓坏了,她没有办法控制这一切,赶紧去找来恶警与监狱长。就这样我刚从禁闭室出来三天就又被她们关了進去。恶警对我说,没办法,没地方放你,想来想去还是禁闭室最适合你。我告诉她,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修真善忍没有错,你们这样对待我是在犯罪,放我回家。

这次她们在武警那借来一件名叫“束身服”的衣服,上面有很多带子,将我手、脚,浑身上下牢牢捆住,两个犯人两个恶警四人捆了我很久。等她们一走,我在心里默默的请师父帮我,大法神圣,不允许这些恶警为所欲为的迫害大法弟子,说完我用力一鼓劲,再一松,我便从衣服里面脱出来了。她们将我捆绑给丢在禁闭室,从上午九点多开始一天不给送饭,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直到下午将近六点才来人,她们一看我在那打坐,衣服被扔在角边,恶警们愣住了,说:“你怎么出来的?”我告诉她们举头三尺有神佛,人在做,天在看,大法的原则不允许,我师父不允许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省宗教头子到黑窝散布歪理邪说,抹黑大法,诽谤师父,恶警将我们骗至一教室内听其演讲。我与怀化一老年大法弟子黄翠英因当场制止那人放毒,被关進禁闭室。这些恶警们将我的手反铐后又用一副很粗的大脚镣来铐我的脚,就在恶警强制给我上脚镣时,突然空中一声巨响的炸雷。当时她们都吓懵了,我对她们讲,老天在发怒,不允许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因为我当时来例假,叫她们把我的手放下来或放到前面,她们却没有人性的说:“不管。”当她们刚一跨出禁闭室大门,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我站在门口背着经文,刚一抬脚,走路时那脚镣就自动的掉下来了,随之我将手铐拉了下来。

我将此事告诉隔壁关着的老年大法弟子黄翠英(当时没给她戴脚镣),我们商量着要不要让恶警知道,同修说“要”,我们要证实大法的神奇。当晚恶警巡逻看我没有了手铐、脚镣在那炼功,就问:“你怎么又把铐子搞坏了?”我没理她,继续炼功。第二天她们特意去弄来两副新脚镣,老年同修也戴一副,目地不让我们打坐炼功,同手铐一样是带锁的。两个恶警亲自来给我戴,我告诉她们大法的神奇,她们不听,反而将脚镣铐的很紧,然后用锁匙锁好后,反复检查着锁紧了没有。我心生一念:锁不住,没有用,等她们一走我用手一拉就开了,手铐也拉掉了。

当时只有每天给我送饭的一个女犯人(某饲料厂的一个老总,因贪污罪判刑,刑期快满要回家了 )看见了最清楚。我告诉了她大法的威严与超常,并告诉她佛法不做表演,让你碰上你能信是你的缘份与福份,善待大法弟子将来会得善报福份,希望她不要干扰我炼功。她担心没有把实情上报会影响她回家,求我在狱警来查监时就将手铐、脚镣暂时戴一下,以免她受罚。几天后恶警带一帮人来看我查问情况,吓的那女犯够呛,我告诉她们说,人想说了算,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无论你们怎样都是徒劳的,只能增加你们的业力。恶警一听马上过来拉了拉我戴的脚镣与手铐,讽刺的说:“你以为你是神啊!”然后用力拉了几下,带着那帮犯人走了,等她们一走,我用手一勾那脚镣、手铐又下来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因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们监舍的五名大法弟子全部罢工背法一天。恶警知道后第二天上午带着十名犯人用电棒强迫将我们带去严管队,由于我们不配合恶警的迫害,就要犯人四个人抬一个(二人抬手,二人抬脚),抬到目地地。我们的鞋都没了,恶警先是对我们用电棒一顿毒打后,将每个大法弟子关進被严封的小屋内,吊铐在屋内上下铺的上铺的铁护栏上。

我被拖進一间顶上有一个窗的小屋内,外面的太阳正好照射在铁床栏边,她们将我吊铐在太阳下曝晒。当时我们在绝食抗议,手被反吊铐在上铺铁护栏上,身体悬着,我喊叫反抗,犯人们就用抹布堵嘴或死捂住我的嘴不放开。我闭上眼睛,脸上流着汗水和泪水,默默的在心里背着师父的经文《洪吟》中的〈威德〉、〈无存〉、〈苦其心志〉……我一遍一遍的背着《洪吟》,背着背着我突然感到我稳稳当当的坐在一把椅子上,轻松的非常舒服。当我们睁开眼一看,自己的身体都是悬着的,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承受,给予我魔难中对法更加坚定的勇气、信心和力量。其实“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呵护,保护着我们弟子。

在六年的邪恶黑窝中,我深刻的体悟到师父当年为什么要我们多学法、多背法。确实若是没有真正学好法,从魔难的困境中走过来是很困难的,也体悟到了师父传大法度人的艰辛。

六年中无论恶警对我采取何种手段、引诱、伪善、软硬兼施甚至惨无人性的残酷折磨迫害,我始终站稳,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