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绑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一年二月的某天晚上,天渐渐黑了,我带着一兜神韵光盘,一路上发的都很顺利,当剩下最后一张神韵光盘时,看见前面有一辆黑色小轿车,车里没有人。我环顾四周,很静,附近零星有几个小车和面包车停放着。确定没人后,我走过去,把光盘放在了黑色小轿车的挡风玻璃上,然后从车前走开了。

这时,我用余光看见旁边面包车里有几个男人的脸出现在玻璃前,向我瞪大眼睛张望着,我当时想:他们看见我发光盘了,同时感觉有人下车拿光盘去了。我想,看就看吧,赶紧走,大不了就知道是我发的光盘得了,拿回去看吧。

我快速走到马路上,这时感觉有人向我的方向跑过来,我想,一定要镇定,不用跑。这时一辆出租车飞快的停在我身边,正要上车,后边冲过来的男人一把按住车门,喊着让出租车走,随后又跑过来两个男人,一下把我的手反背过去,推推搡搡的喊道:“就是她,就是她,走,上车。”原来他们是便衣。我心想:干嘛这么反背着我的手?就说:“别拽我,我自己会走,干嘛这么推我?至于吗?”

当时也没觉得害怕,就是觉得他们不应该这么不尊重我。当时我语气比较温和。他们的手就松了一些,可能也觉得用不着那样了。我上了那辆面包车,坐在后座上,他们一共好象五个人。上车后,他们把我拿的资料袋打开,说:“都在这,这不,都在这。说!哪来的?”我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零口供。我笑着说:“哎呀,别问了,说啥啊?”坐在我旁边的人摸我的兜,问道:“还有没?”“没有,哪儿有啊,兜里就一个手机。”前面的人说:“帽子摘了。”我就把帽子、口罩都摘掉了,他们一看说:“这么年轻!怎么发这个呢?”

我接过话题就和他们讲真相。我说今年我都四十岁了,在我一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就死了,后来得了一身病,腰脱、颈椎增生、哮喘、乙肝携带者都好了。当我说到我一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就去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那个好象是他们头的人有点动容,我知道他有善念了。后来他们又问了我许多问题,我都笑着拒绝了。

接下来有三个人下了车,我就跟坐在我两侧的那两个人讲真相,他们很认同,我希望他们去跟那三个人说不要抓我,否则会对他们不好。他俩说:“我们不敢去说,他们是领导,正在商量怎么处理你这事儿呢。”

不一会儿,车门被打开了,那个头说:“你可以走了。”我说:“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走出不远,我又返了回去,他们见状惊讶极了:“你怎么又回来啦?”我说:“我的钥匙没拿,回来拿钥匙。”于是他们帮我找到了钥匙。我一边和他们道别一边说:“好好看看晚会的节目吧,太精彩了。”

回到家,对刚才的事我感觉象是在梦里发生的。师父啊,是您保护了弟子。

通过向内找,我知道发生此事是因为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个心结在我的心里,就是总觉得没有到北京去证实大法是一种缺憾。我不想被落下,始终抱着这样的一颗心,差点被邪恶钻了空子。教训应该成为经验,今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去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