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遭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零年,在秦皇岛市“六一零”指使下,国保大队、派出所、看守所、检察院、法院,对秦皇岛市三区四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非法劳教二十八人,非法判刑五人,至今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二人。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秦皇岛市共有五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不同形式的非法迫害,包括被绑架、抄家、毒打、勒索、骚扰、关押、劳教、诬判等,其中青龙县有二十一人,卢龙县有四人,昌黎县有三人,抚宁县有十一人,山海关区有一人,海港区有十九人;被迫有家不能回的有五人。

据二零一零年九月传出的消息,原来在卢龙县政府党委办公室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魏希友(音),男,现年龄大约五十多岁,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时,因不屈从压力,直言揭露迫害,被停职关入县看守所,后转入刘田庄精神病院迫害,几日后失踪至今。

公检法配合“六一零”违法枉判法轮功学员

在这些迫害案例中,中共流氓统治下的司法黑暗是最大特点。警察伪造证据、检察院非法逮捕与起诉、法院依据中共“六一零”的指示枉判,公检法在中共“六一零”的操纵下,联合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秦皇岛抚宁县法院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对抚宁县法轮功学员梦矗、庞晓红、魏淑珍、徐功云非法开庭。整个庭审过程,完全是违反法律程序,不许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法庭内外戒备森严,不允许家属旁听,最后草率休庭,于八月六日下判决,梦矗被枉判七年,庞晓红、魏淑珍枉判三年缓五年,许公云枉判三年缓四年。

造成此冤案的直接责任人与参与者如下:

抚宁县公安局局长徐兵役
国保大队队长宋泽民教导员陈英利
南戴河分局局长张春和,宋文会
检察院李文明
法院审判长王贵玖
审判员陈慧杰、刘玉启

上述警察同时对法轮功学员庞晓红(南戴河长白机械厂职工)进行非法抄家,掠走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打印纸张、切刀等物品。另外绑架了孟矗并抄家,孟矗被非法关押到抚宁县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魏淑珍,女,六十六岁,家住南戴河幸福里小区,是南戴河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南戴河公安分局伙同秦皇岛市局、抚宁县公安局、南戴河边防哨所等警察及南戴河管委恶人杨润生、安洪来(曾经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等十余人非法闯入魏淑珍家里,将魏淑珍绑架,抢走私人电脑、打印机等财物。魏淑珍被非法关押。

(二)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郝援朝、丁淑荣夫妇,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在两山乡入户讲真相救人时,被恶人构陷,遭警察绑架,摩托车被非法扣押。之后郝援朝家中的电脑、电话、大法书等私人财物被不法人员劫走。他们曾被非法关押在昌黎县看守所。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中午,丁淑荣被非法绑架到昌黎县看守所,昌黎县法院将其非法判三年刑。

只因坚持信仰、讲真相 多人被非法劳教

(一)抚宁县驻操营镇义院口乡拿子峪村法轮功学员张凤英,于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家门口洗衣服被便衣警察绑架,关押在抚宁县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一月得知张凤英被抚宁县六一零、公检法非法劳教,关押在开平劳教所。

(二)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秦皇岛市抚宁县石门寨浅南村法轮功学员李玉莲,在石门寨大集赶集时,被抚宁县国保大队、石门寨派出所绑架,家中被恶警入室洗劫。被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被转移到石家庄劳教所。

(三)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晚六时左右,海港区法轮功学员付红在抚宁南戴河幸福里小区讲真相时,被南戴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中被恶警入室洗劫。后来被从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转移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四)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在石门寨广缘超市旁边摆摊卖货,被石门寨恶警刘乃广绑架。参与绑架的还有在石门寨派出所给警察做饭的两妇女。王雪梅三月份曾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

(五)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青龙县法轮功学员刘德海在青龙镇苏丈子村写法轮功真相标语时,被恶人诬告,村书记刘旭毒打他后,将他绑架到了青龙镇派出所,恶警刘艳文、李金凤以拘留五天为名将他骗进了看守所。 二月二十一日上午青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吕占东和青龙镇派出所王桂友等四人非法闯入刘德海家,抢走法轮大法师父法像、炼功带以及四百多元现金。刘德海被强行关押到秦皇岛市劳动教养所劳教。

(六)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下午,法轮功学员于海霞在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建设大街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三月十八日上午,建设大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去了于海霞家,只有她尚未成年的儿子在家,警察告诉她儿子说十天以后放他母亲回家。三月二十五日下午家属去拘留所想接见亲人,警察告诉家属说:明天放人,今天就别看了,明天上午九点来就行了。可是晚上就强行将于海霞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去了。可见建设大街派出所警察自始至终都采用了卑劣的欺骗手段欺骗家属,拒绝让家属会见于海霞。

(七)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卢龙县法轮功学员李凯(男,四十六岁)在城北门邮局储蓄所讲真相时,被城关派出所警察和巡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抢走大约二百元现金和一些私人物品。李凯现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秦皇岛市劳动教养所(西张庄、凤凰店附近)。

(八)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宁玉英在青龙县凉水河乡救军炮东沟,向民众讲恶党迫害法轮功真相时,被村书记张久河构陷。凉水河乡派出所指导员刘向春带恶警绑架了宁玉英。恶警刘向春还毒打宁玉英,宁玉英是被两人抬上警车的。国保大队李印卿带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青龙县看守所,同时又非法抄了宁玉英家。青龙县公安局法制科先将宁玉英送往秦皇岛市劳教所(因秦皇岛劳教所根本没有女队),再转送开平劳教所,这样就免去检查身体了。青龙县公安局迫害好人所用的手段都是极其卑鄙的。宁玉英被非法关押在开平劳教所遭受迫害,现在被转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九)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卢龙县法轮功学员朱志勇被秘密绑架。具体绑架地点、绑架人、绑架手段不详(待查)。大约五月二十八、九号,由白杰带着印庄派出所的人到朱志勇家非法抄家,抢走物品待查。现在朱志勇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市劳教所(即西张庄附近),据说被非法秘密判二年。

(十)秦皇岛市海港区北港镇崔庄南里冶金四队退休职工韩静(五十来岁)、郭宝玲(四十多岁)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晚八点左右,在晒甲会附近讲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秦皇岛北部工业区(晒甲会)的北园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行政拘留所,后被秦皇岛西张庄劳教所关押一宿,现在韩静、郭宝玲被转移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十一)佟为民,男,二十三岁,原籍秦皇岛青龙满族自治县青龙镇龙潭村二组四十号,河北农业大学西校区生命学院生命专业大四学生,佟为民即将面临毕业,据悉毕业论文已经完成。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保定市南市区国保大队队长郭宪平(音)伙同三四名恶警在农大学生公寓非法抢掠佟的私人物品,并将佟为民绑架至保定看守所羁押;六月七日又将他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至今。

(十二)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左右,秦皇岛市抚宁县义卜寨法轮功学员郝建玲,在秦皇岛西部开发区西张庄讲真相时被开发区西张庄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所长王克红邪气十足地下令本区的国保队的李某与另外年轻警察,冲到郝建玲家进行入室洗劫,抢走了许多东西,连冬天糊窗缝的胶条都抢走了。参与抄家的有本村妇女主任王素仙、村支委孙国利。郝建玲被非法强行关押到秦皇岛行政拘留所(二看),三天后身体被迫害重危送回家。郝建玲于九月九日去秦皇岛市开发区管委讲真相救人时被抓,被直接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关押。

(十三)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秦皇岛市海港区刘重娇、王树春、彭秀敏、田树君(男)四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被秦皇岛北部工业园区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刘重娇、王树春、彭秀敏三名女法轮功学员遭周海涛非法审问、冷冻,在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被佟俊英迫害,遭野蛮灌药,当王质问输的什么药,为什么这么难受时,周却谎称是葡萄糖。后来王看到输液架上的单子想摘下来看时,周紧忙指使另一名警察从王手中抢走单子。输液后王淑春浑身难受心也难受、头疼得血管象要崩裂一样,持续了多天。

彭秀敏在拒绝灌药时,周等四个彪形大汉的警察、协警把她猛扑到床上,有的压头、有的压在身上、有的捏她大腿、有的狠捏鼻子、扒嘴强行灌药、扎针输液,几天后彭的腿还是黑紫两大片。在王输液期间上厕所时,周恶警竟无耻地打开厕所的门站在旁边和另一名男恶警嬉皮笑脸地看着王解手的全过程,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脸。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晚,法轮功学员刘重娇、王树春、彭秀敏、田树君(男)被转到秦皇岛劳教所(位于西张庄) 非法关押。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又把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刘重娇、王树春、彭秀敏,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想劳教一年。当天下午刘重娇、王树春被送往开平劳教所后,因身体被迫害得出现生命危险异常症状,劳教所拒收,后通知家属接回。彭秀敏被非法劳教。

田树君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西张庄劳教所。

(十四)秦皇岛开发区法轮功学员耿国栋(男),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去信访局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信访局非法移交到秦皇岛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被非法关押到秦皇岛市劳教所。 耿国栋在修炼前身体不好,血压高,时常晕倒。修炼法轮功以后真是百病全无。现在在秦皇岛市劳教所内被迫害得高血压旧病复发后才被释放回家。

(十五)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南戴河公安分局伙同秦皇岛市局、抚宁县公安局等警察及南戴河管委恶人杨润生、安洪来(曾经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等人非法闯入蔡杰等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绑架并抄家。蔡杰、边丽红、老李、郝老师四人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多月,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才被释放回家。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抚宁县国保大队宋泽民、陈英利谎言欺骗,通知抚宁县南戴河长白机械厂女法轮功学员蔡杰等四人,前去取以前被非法关押时交纳的保证金。其中蔡杰被扣留,并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籍被警察抢走。蔡杰当时被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迫害。

(十六)秦皇岛市青龙县木头凳镇法轮功学员裴彦庆,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因为向村民讲真相被警察绑架抄家。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从青龙县看守所被转到秦皇岛市劳动教养所(地址西张庄)受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十七)秦皇岛市青龙县公安局、青龙县六一零、青龙县国保大队恶警数人,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中旬绑架了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青龙县看守所。除肖雅琴、刘为君、佟连元三人被释放外,其余七名都被非法劳教。 十二月二十一日,青龙县公安局、青龙县“六一零”、青龙县国保大队恶警,在没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不通知家属,把女性法轮功学员郭坤兰、陈立新、张丽英、邵文慧、邵志芹、谢小英六人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把杨志文(男)劫持到秦皇岛市西张庄劳教所。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体都虚弱,多天没进食。至今,这些学员的家属也没收到任何劳教通知单,甚至都不知亲人被非法劳教几年。

据悉,因这些法轮功学员因绝食抵制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唐山开平劳教所怕出现危险,拒绝收人。后来青龙县公安局“六一零”给唐山开平劳教“送礼”才接收的。

韩欣琳遭流氓欺辱却反遭劳教 凸显警匪一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凌晨二点四十分左右,秦皇岛市韩欣琳女士步行上夜班途中,经过秦皇岛市交运里立交桥下时,突然窜出两个流氓。二人上前对韩欣林动手动脚欲行非礼,韩欣琳坚决不从,边跑边大喊救命。流氓将韩欣琳的手包抢去,发现包内有法轮功材料,两流氓就以此威胁韩欣琳,否则就举报她。韩欣琳不从,两人见不能得逞,就给110打电话报警。

巡警来到现场,两流氓向警察暗示自己是黑帮头目“大征”的手下。巡警会意,用眼神示意两流氓不要再提这些,以免走了口风。无辜的韩欣琳向警察讲述自己遭侵犯与威胁的经过,可警察根本不听,放走了两个流氓,却把韩欣琳绑架到秦皇岛市建设大街派出所。

在派出所,办案警察沈永卓根本不听韩欣琳诉说经过,而一味逼问她是否炼法轮功。从凌晨三点到下午五点,警察对韩欣琳进行十四个小时的审讯。并抢走钥匙,在没有任何搜查手续也未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偷偷进入韩欣琳家中翻抢物品。

几日后韩欣琳家属到建设大街派出所澄清事实,家属问派出所所长蒋卓:为什么对流氓不追究?为何非法抄家?蒋卓蛮横地说:你们的话不能作为证据,如果再说就把你们拘留。

家属去秦皇岛市法制处寻求帮助。法制处处长说:应按《治安处罚法》处理,但处罚太轻,这件事要特殊处理。 随后在秦皇岛市“610”的直接指使下,把韩欣琳关进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到第十三天时把韩欣林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

现在韩欣琳的家人的生活是度日如年,可是秦皇岛建设大街派出所委托居委会还三番五次地威胁韩欣琳租房的房东,不让韩欣琳的家属居住,让搬家,并称监视家属居住,建设大街派出所委托居委会还非法要求学校不让韩欣琳的女儿上学。这种流氓强盗行径古今难找。

这就是现今中国社会的逻辑,流氓欺侮、抢劫好人成了中共欢迎和保护的人,而坚持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被流氓欺凌和抢劫后却还要遭到政府更为严重的迫害;并且在整个作案过程中,流氓、警察与政府工作人员在没有经过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却能够保持高度一致。这个案例不但非常全面地暴露了“黑帮执政、警匪一家”的残酷社会现实,而且还向世人昭示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没有丝毫的法律和道德底线。

优秀技术人才因修炼法轮功遭迫害

(一)浙江省杭州市南方水泥公司生产技术部副总经理张建平,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西湖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非法关押在杭州看守所。

张建平是南方水泥矿山专业委员会主任,主持南方水泥矿山工作。其公司执行副总裁李树海赞赏张建平是: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才,失去张建平这个人才,南方水泥公司将损失几十个亿。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中国水泥》杂志特别报道《看南方水泥如何推进矿山资源整合》中,张建平被形容为:具有丰富的水泥矿山实践管理经验,他睿智、专业、干练,对南方水泥的矿山情况如数家珍。二零零九年因业绩优异被中国水泥协会授予“水泥矿山突出贡献奖”。

在张建平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专业论文获得了三等奖。而他本应于十二月七日去深圳演讲;并计划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去日本访问并做技术交流。

(二)秦皇岛市海港区法轮功学员宋志宇,去北京出差在宾馆住宿时,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十时左右,被北京市宣武区广内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据说是由于宋志宇曝光了中共对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在网上进行通缉。目前宋志宇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看守所,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左右下了批捕,现已转至检察院。参与此次绑架的有海拉尔国保大队副队长张绪增。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歇斯底里的。无论法轮功修炼者多么有才华,给社会作出过多大贡献,在中国乃至国际上的影响如何,只要修炼了法轮功,就会遭受中共的迫害。中共在迫害着中国主流社会的优秀人才,摧残着道德高尚的中国社会精英。这是对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沉重打击。

为避免非法抓捕 有家难回

(一)秦皇岛市山海关法轮功学员王景民,家中楼房门未锁,周围邻居发现后报警,山海关恶警擅自闯入室内,发现有法轮功书籍,随即进行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电脑,使王景民有家不能回。

(二)在秦皇岛市海港区石山村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常程(音)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去外地办事,三月二十九日回来的路上被恶警绑架。三月三十日,恶警闯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抢走手机一部,mp3一个,连给孩子买饭吃的几十元现金也被强行拿走。常程家中只剩下一个尚未成年的侄子孤苦无依,无人照料。过些日子警察又到孩子学校想把孩子带走,结果被正义人士制止。常程被迫流离失所。

(三)秦皇岛市海阳镇法轮功学员常秀娟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去范庄发真相资料时,被范庄会计于良诬告,后被海阳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成“高血压”后回家。回家后一直被中共的各级各类法人员骚扰、恐吓、施压。说什么要检查常秀娟“高血压”是高压还是正常的,如果“高血压”好了,就要把常秀娟带走,继续关押迫害。就这样,一心想做好人的常秀娟却被逼走他乡。

(四)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副镇长吕银川领着青龙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公安局、大巫岚派出所等一帮警察,闯进陈友田、郭坤兰的家,进行非法抄家,掠走了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手机、光盘、护身符、私人存折一张(数额未知)等,价值六万元之多,并非法劫持走郭坤兰。陈友田当时没在家,现已被迫流离失所。

(五)郭坤兰被非法绑架几日后,青龙县警察又闯入法轮功学员邵丽琴家,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找人非法开锁闯入室内,掠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邵丽琴现被迫流离失所。

其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三日间,秦皇岛市北港镇镇政府的负责人季连生伙同徐庄村长党金臣等人,强行把遵纪守法的好村民潘桂荣家的用电掐断,造成潘桂荣一家生活困难。潘桂荣坚持自己的信仰,才遭掐电迫害。从这件人权迫害案例可以看出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群众的迫害真是达到“无所不用其极”。

昌黎县法轮功学员李玉荣在二零一零年多次被昌黎公安分局骚扰。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昌黎六一零伙同昌黎县糖厂小区物业非法打开法轮功学员李玉荣的家门,强行入室,非法抢走私人物品,同时将其绑架到看守所。李玉荣的家属被检察院、法院、刑事庭恐吓,敲诈八万元人民币。

被公安恶警绑架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十二人,他们分别是:卢龙法轮功学员黄翠金;海港区的曹渤昆(女,五十多岁)和丈夫;海港区的刘金芬;抚宁县法轮功学员李国珍(女,六十多岁);青龙县娄丈子乡的段文英、段文艳;青龙县青龙镇法轮功学员杨素云、肖桂芳;青龙县木头凳镇大新丈子村黄秀娥;海港区三五四零工厂的张文华;抚宁县驻操营镇郝丽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