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通爷爷的两段故事

找回昔日同修真的很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玉清(化名)是一名教师,她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得法后仅有一个星期就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原来体弱多病的她才知道了什么是健康。八月份放暑假期间玉清回到老家,把得法的喜悦告诉了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并叫她父亲也学炼大法。这里讲的主要是发生在她父亲身上的故事。

玉清的父亲在玉清的辅导下很快学会了大法的五套功法,从此以后他每天看书学法、每天炼功,原来他每天喝酒,炼功以后酒也戒了。他老伴高兴的说:“你炼这个功不喝酒了我真欢喜”。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的中共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全面迫害,一时间黑云压城。玉清家乡的同修也遭遇了各种非难,她的父亲经不起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被迫允许家属交出了大法书、写了不炼功的保证。

一步走错,步步走错。随着迫害的升级,造谣媒体的污蔑宣传,玉清的父亲逐渐失去了正邪的辨别能力,加上他原来教过书(历史、政治),被邪党迷惑了头脑,慢慢的也跟着邪党随风附和,不但脱离了大法,还说了不少对不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玉清知道他父亲天天看电视上造谣的新闻联播对他了解真相很不利,就经常劝他少看电视不要看新闻联播,可他不听。一年一年的过去了,混同于常人的玉清父亲也和常人一样,开始吃药打针,生病上医院。二零零七年他患上了肌无力,一只眼皮抬不起来了。因为这是一种不治之症,他吃了许多药也不好。

这年冬天玉清把她父亲接到自己家里,一边安慰他一边领他去医院看病,晚上就给他讲真相,帮他回忆以前修大法时三年没吃药没打针的美好。慢慢的他明白了真相,表示以后有机会再修大法。一天玉清告诉他说现在有很多人在网上发表声明,声明以前说过、做过的对不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和事作废。玉清说:我也给你发个这样的声明吧?她父亲说好。这样玉清让同修帮忙给他发了个声明。他回家后有一天,玉清的姐姐给他洗脚,洗完脚后他的眼睛忽然亮了,眼皮也能抬起来了,肌无力的病完全好了。玉清知道了这件事后,一算时间正好是他向师父忏悔的声明在网上发表的时间。玉清及时的告诉他,他的病好了是因为师父原谅了他,师父帮他洗清了罪业,才使他的这种不治之症好了。因为一直没有放下邪党的新闻联播,听了玉清的话,玉清的父亲也是半信半疑。

二零零八年春天,玉清回老家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教功录像等资料从新送给了她父亲,还给了他一个录有炼功音乐的mp3。她父亲表示一定好好修炼。可是等玉清走了以后,她父亲又听信了一个练附体功的亲属的蛊惑,又不相信大法了,有一天他把玉清给他的那些大法资料放到炉子里烧了。他后来跟人说他当时烧完了那些资料后,他的眼皮紧接着就耷拉下来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以前肌无力的病又犯了。他说他接着就后悔了。

当玉清听说父亲又犯病了,腰也直不起来,脖子肿,头也抬不起来,眼睛看不清。玉清就明白了。她很后悔没有帮父亲坚定正念。夏天放假,玉清回家帮父亲在师父的法像前作了忏悔。但是父亲还是天天“听”央视的新闻联播。后来他就去医院,医院给他当动脉硬化、脑血栓治了几个月,病不见好。后来他的那个练附体功的亲属因为到处给人治病,污蔑大法,遭报应眼睛瞎了。玉清父亲这才相信大法的真相,又让玉清帮他发了个声明向大法师父忏悔。

二零零九年夏天,玉清回到了老家,已经病入膏肓的父亲,在她的帮助下,每天听法,每天学炼五套功法(放下时间长了都忘了),听《九评共产党》的录音。以前玉清一说共产党不好他就不愿听,现在玉清问父亲:共产党怎么样?答:共产党不好,硬杀人。这样父亲的身体一天天硬实了,但他仍放不下“新闻联播”,每天还是吃药。

一天,父亲吃药时,药片忽然卡住了喉咙,上气不接下气的他很快就要窒息的样子,他赶紧求师父救命,玉清也帮他发正念,五分钟后他喘过气来了,过了一会儿又把药片吐出来了。这一次他坚信是大法师父救了他。但他每天晚上还是要看那个造谣的“新闻联播”。

这一天玉清和父亲学了法,炼完功后,玉清又讲了一个老年同修放下生死坚定大法修炼、最后晚期癌症彻底好了的故事。父亲听后也很感动,表示以后好好炼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晚上七点他不听劝又看了造谣的新闻。

到了晚上十点,父亲忽然感到憋气,他吃了药还是憋气,约一个小时后,他支持不住了才同意亲属送他去医院。可是半路上,就昏迷了,到医院后经医生抢救无效离世。

农村有个世俗,去世的人在骨灰入土的前一天晚上,活着的亲友要给他送盘缠,也就是给他烧一些衣物、纸钱、纸做的马拉轿车等。还要送他的灵魂上轿去西天。

玉清有一个当时已经七岁的侄女通通(化名),她的天目看到她爷爷的魂儿上轿时很不高兴,很无奈。到了村口点上火送盘缠时,通通看到她爷爷的魂儿随着点火就升到了空中,接着就来了一个人。那个人站在莲花台上,很亮,头发一卷一卷的在头顶上有个发髻。他看了通通一眼,通通顿时身上发热。通通又看到那个人手一摔,变出一个小的莲花台,把她的爷爷放在上面,他爷爷就笑了。然后她爷爷也变成了头发一卷一卷的如来佛的模样,很年轻,衣服很漂亮,脑门上有一个很亮的亮点。爷爷看了看通通,象是再见的意思,就跟着那个人走了。

玉清听说通通看到她爷爷被一个人领走了,就拿出自己的mp4给通通看,指着录像中大法师父的镜头问:“你看领爷爷走的那个人是不是这个人?”通通看了看很兴奋的说:“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但衣服不是这样的(指西装),是那种佛的衣服,脸就是这样的。”

玉清知道了是大法师父的法身把她父亲领走了。知道父亲有这种结局她很欣慰,也更加懂得了找回昔日同修的重要。

故事到此还没有完。

第二年夏天,玉清父亲的忌日周年,很多亲友带着祭品去上坟。通通也去给爷爷上坟。回来后,通通又告诉了玉清许多见闻。

通通说她见到了爷爷,爷爷挺年轻的但比站在莲花台上跟着师父走的时候老了很多,那时候象二十岁,这时候象四十岁。她说爷爷见到玉清来到坟前,给他摆供品的时候,爷爷朝玉清直鞠躬,嘴里说:谢谢你,谢谢你教给我炼法轮功,我才能享这么大的福。通通说爷爷住着高楼大厦,家里有很多人照顾他。亲友们给他烧的各种纸做的房、车、钱、仆人等在那边都是真的,照顾他的人有专门洗衣服的、有专门梳理头发的、有专门洗澡的、有专门做饭的等等。她还说,爷爷真后悔没有听小姑姑(指玉清)的话,姑姑不让他看电视他非得看,上了中共的当,遭了许多的罪。

爷爷还说:师父带他走后,师父说:你不是相信中共吗?那你就跟着中共去吧。然后师父一推,就把他推到了一个共产党的世界里,在那里,他受尽了折磨,吃了很多苦。后来师父又把他救了出来,把亲友们给他烧的东西都给了他。通通说,爷爷每天都向师父忏悔,师父就原谅了他。现在爷爷每天都学法、炼功,每天都到天上去听师父讲法,早上去一次,晚上去一次。爷爷让她告诉玉清姑姑他非常感谢她,是她帮他得了大法。

通通说,爷爷还给了她一些照片看。爷爷说那些在世上诽谤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死了以后都下了地狱,在地狱里受刑,不能转生,还变成了一些怪物。爷爷指着照片上的怪物,每一张照片上都有名字,是那些变成怪物的人活在世上时的名字。他们活着的时候跟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毁坏大法书、骂大法、杀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污蔑大法,这些人死了以后下地狱受刑就变成了这些怪物。这些怪物有的长着猴子的上半身,蜘蛛的下半身(腿);有的长着是一头没有腿的猪,带着鹰翅膀;有的是长颈鹿的上半身,大象的下半身;有的是大树的上半身,猴子的下半身;还有的是老鹰的头,猪的下半身。爷爷指着那个猴子的上半身、蜘蛛的腿的照片说,他自己因为在世上烧过大法书,差一点就变成了这个怪物。幸亏最后玉清姑姑帮他又回到了大法。

爷爷嘱咐通通一定要告诉她爸爸,不要反对大法。爷爷还要托梦给那些他生前认识的不明真相的人,不要再跟随中共污蔑大法了。

上坟结束了,通通就和爷爷道别了。

玉清问通通:你看爷爷住的地方是暗的还是亮的?

通通指着院子说:比这里还要亮。

玉清看她手指的地方,正是下午三点的时候,太阳照着院子里的树,很亮堂。玉清明白了父亲决不是在一个常人所说的阴间,而是在一个高层的美好的空间,是师父又给了他新生和提高的机会。

听了小侄女的话,玉清一脸的严肃,她更明白了讲真相救人的迫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