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风风雨雨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四日】在十三年的风风雨雨中有欢笑,有泪伤,在去亲情的关难中,在放下生死中,在摔倒又爬起中,磕磕碰碰走到今天,多谢师父的呵护,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这里我说一句话:“师父,谢谢您!”下面我想把这些年来自己的一些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

一、得法

我出生在一个父母不喜欢、受兄弟姐妹欺负的环境下,养成了一个孤傲、倔强而又多愁善感的性格,从小体弱多病,对人生是那么的迷茫,小小年纪对活着是那么的忧伤,喜欢博览书籍,常对书中描述的“闲云野鹤”是那么的向往。在气功热中,无知练了一种不好的气功,把本来不好的身体搞的更加糟糕。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同事来找我,向我推荐法轮功,说怎么怎么好,建议我去炼。因当时有不好的因素干扰,我没有接受,还说一些很难听的话。过了一段时间,同事又来找我说:“你去炼炼法轮功吧,法轮功真的很好。”并告诉我每个月在哪里放录像,让我看看,我当时还是不接受。又过了几天,一位玩的好的大姐来找我,送我一本《转法轮》说给我看一个星期,当时很不想接受,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拿回家放在柜子上面,好象很害怕碰那本书似的(后来明白是不好的东西害怕),一个星期没摸也没看就还给她了。

一九九七年新年一家三口到老家去玩,進门没说几句话,老乡拿出一盘磁带放给我看,是法轮功的教功带,画面出来的一刹那间,法轮旋转,我的全身一种震撼,内心深处有一种好象什么东西被唤醒似的,又好象……但说不出的感受,半个小时的教功带看完后,老乡告诉我们说法轮功是干什么的,如何好等等。这一次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听着,有一种认同感。当看到老乡家师父的法像时,我对孩子说:“这个人是个高手,有本事,不能说他坏话。”

在一天早上的半睡半醒中,看见自家屋顶上有几个圆圆的五颜六色的东西往上升,很好看,也不知是什么。当时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内心时常想起法轮功这件事,心想着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就主动去找那位同事说:“我想看看法轮功讲的是什么,带我去看录像吧!”同事非常高兴,晚上早早的把我带到放录像的地方,我在第一排中间位置坐下,眼睛不眨的看完了第一讲。回家兴奋的告诉家人:“讲的太好了,我从来没看过也没听过谁讲的这么好,这么好的道理。”

一连九讲,我早早到场听完,思想在讲法中升华,身体在讲法中净化,那真是从骨头缝中都在净化,开天目。去吃肉的执著,等师父讲到那儿,我就出现那个状态。亲眼看见师父给自己清除了几大筐的东西,看见那不好的东西跪地求饶,被师父清除。

从此以后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整天乐呵呵的,好象有天大的喜事似的,每天学法、炼功,背《精進要旨》。人生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日常生活中都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经常告诉别人法轮功如何好,自己炼功后身心的变化等,从此不和爱人吵架了,家庭和睦了,工作单位中同事都说我炼法轮功变了一个人。因为工作出色,领导非常信任我,把我提到一个重要的岗位上工作。当时单位有几个人都在炼法轮功,同事从我们修炼前后变化的对照,都非常认同大法,都说法轮功好,说炼法轮功的人正直,不贪、敬业,对我们很信任。因为他们的善良和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为后来“三退”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二、工作环境中讲真相

忽然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经历过非法抄家、传唤等迫害,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师父,没有怀疑过大法。我知道师父是最正的,修大法没有错。因当时我是辅导员,邪恶把我当成重要人物,对我的监控很厉害,慢慢的怕心也出来了,导致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只是在有限的环境中给熟人、同事、亲人讲大法的美好,认为自己视力不好,也不敢去发放真相资料。好多次在梦中,梦见自己走在一条路上,两只脚走的飞快,但步子很小很小,好象一寸一寸往前跑,一会儿后面上来一个个人,他们大步大步的很快就超越了我,把我甩的远远的。醒来后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但又觉的力不从心。

二零零五年单位买断工龄,我失去了工作。当时家庭经济很困难,孩子上学也需要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应聘到一份工作,在一个小学上班,教低段孩子。由于找一份工作不容易,我很珍惜,想好好做下去,工作起来很认真努力,并取的了很好的成绩,也得到大家的认可。但在下一年的续聘中,我落选了。理由是他们要年轻人,当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回家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学校考试不及格,只打了56分。我开始反省自己:从到这个学校开始,我就知道讲真相救人,但由于保护自己的心很重,怕失去这份工作,也不敢正面去讲,只敢从侧面给同事讲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也没有和孩子们讲“法轮大法好”,只是给他们讲韩信的故事,告诉他们“真善忍好”,记住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学生家长也只是给少数几个人讲了大法真相,也没劝退一个人,那是一份不合格的答卷呀!我明白那个环境是自己解决自身生活的同时,修炼自己,并且兑现誓约救度众生的环境呀,我却错过了,失去了,这是我的遗憾。我知道自己错了,开始从新调整自己,大量学法、发正念、炼功。

很快我又到了另一小学上班,这一次非常明确自己的使命,从上班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发正念,清除那里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工作中也兢兢业业做的很好。在发正念的同时,大量学法,寻找讲真相的突破口,当时我带两个班的课程,在利用课余时间,我给孩子们讲真、善、忍好,让他们记住真、善、忍好,做一个好人,启发他们的佛性,为“三退”打基础,孩子们对我很喜欢和信任。几个月过去了,我见机会慢慢成熟了,开始思量怎样讲“三退”真相了。开始真不知怎样讲,一天中午,心里正想着此事,从教学楼楼梯上来,一个小姑娘跟上我,和我说这说那的。当我下楼梯时,她又跟上来跟我说话,一直跟到操场。我当时心里一动,心想:讲,于是我开始用故事的形式给她讲要三退保平安,讲完后,我想她不知听不听的懂,便问她:“你听懂了吗?”她很认真的对我说:“老师,我听懂了,我退出来才能保命,我愿意退出来,愿意。”当时我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是啊!他们年岁虽然小,可他们却真的是来听真相的啊!我要救他们!

从这以后,我便三个、五个找到他们,给他们办三退。班上有一个聋哑学生,由于听不见,我便用笔和他交谈,也退了,很快一个班的学生都退出来了。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讲的孩子多,心中升起了一丝怕心,怕孩子告诉家长,于是在对几个孩子讲真相时说:“这是老师和你们的秘密,不要告诉家长哟。”一天,一个孩子告诉我:“老师你给讲的话,某某话都告诉他奶奶啦。”我当时心中一惊,马上找自己,知道是怕心求来的,于是说:“奶奶知道没关系,老师可以给奶奶讲。”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当对另一个班的孩子讲三退时,我采用了集体讲的办法,首先提问:怎样才能做一个好人?孩子们回答说:“按真、善、忍做,才能做一个好人。”他们说真、善、忍好!接着我又用预言里讲的共产邪灵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当讲到共产邪灵,让每个孩子戴红领巾在血旗下发誓,把命交给它时,我问孩子们:“你们愿意把命交给它吗?”孩子们回答:“不愿意。”我说:“那你们最好的办法是退出它的组织,请愿意退出来的同学举手。”孩子们齐齐的把手举起,于是我给每一个孩子取名三退,告诉他们:“从今天开始起,你们就不是它其中的一员,你们都平安啦!”当时孩子们的心情是既兴奋又庄重。

很快又一年过去了,在那所学校挽留的情况下,我离开了那里。选择了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地方上班,那里的孩子很小,我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告诉他们真、善、忍好,记住真、善、忍做好人,孩子们天真无邪,回家也说真、善、忍好,要做真、善、忍好人。那里的孩子得救了,也受益了。有一次一个孩子在校外玩,一辆重型摩托车把她撞倒,从她腿上压过去,谁都想这孩子腿完了,可她一点事也没有,别人都说这孩子运气好,可我心里最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知道这些孩子得救了,谁也不配动他们,我告诉孩子家长念“法轮大法好”,孩子不会有事的。

通过这件事情,使我更加清楚自己的使命。在那里讲真相的主要人群是家长,每天接触他们,先不着急讲。首先发正念,清除那里空间场的邪恶因素,清除所有家长背后的邪恶因素。再找机会讲,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去执著心的过程。首先是怕心,好面子心,分别心,为难的心。刚开始也不知怎样开口,总是找那些看上去面善的,年纪大的妇女讲,认为她们好讲一些。有一次和她们讲真相时,怎么也不退。有一位老乡家长给她讲了三次也不退,还说了一大堆不好的话来反驳我。当时我心里想:怎么回事呢?讲一个不退,讲两个也不退,到底原因在那里呢?是法没学好?还是善心不够呢?怎么别的同修那么会讲,三言两语就给退了,我怎么就不行呢?开始灰心了,也不知再怎样讲,心里难免着急,其实着急不也是执著吗?从师父的法理上知道了遇上什么事情都找自己,向内找。在大量学法、背法的同时,开始剖析自己:发现长期以来自己对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认识,还不是很明白的。在讲真相救人的问题上处于麻木、消极的状态。讲真相时求数量,完成任务。而不是发自内心的为他们着想,发自内心的救他们,没有善。修了十几年竟然没有善,我流泪了,觉的自己愧对那些对我寄予厚望的众生,我怎样才能救的了你们啊!怎样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呢?

从这以后我开始注意修自己的善心,但善心有时好象有,有时又没有似的。但我不气馁,我知道只要我在大法中修,一定会修出善心来的。一次碰到上一届的小孩家长,说他妻子出车祸了,人差点没命了,现在还不能自理呢。我告诉她,回家让孩子爸爸念“法轮大法好”,回家后我想:不行,真相没讲好,而且他们俩口子都没三退,因为和他们接触不多,一直没给他们讲真相,又一想:当初他们把孩子送到我跟前,不是来听真相的吗?我没给他们讲是我对不起他(她)们,我要找到他们,给他们讲真相。于是我翻出家长联系表,按地址去找,怎么找也没找到。回到家里心想:怎么办呢?于是求师父帮助,第二天又去找,终于找到那俩口子,先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送给他们真相护身符,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他们很乐意接受了,又给他们讲了三退保平安,他们也欣然退出。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内心充满感激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救他们。

在以后的工作环境中,我注意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家长,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找机会劝三退、讲真相。有一位男家长,面相很严肃,不善言谈。我从别人那里得知他是一个党员,很想和他讲。看他那样,心里有障碍,不知怎样开口,一直在暗中观察他,找突破口。在一次交谈中,知道这个人很善良,是可救之人,但由于时间关系没有谈到正题。有一天在一个机会中,我和他们聊到法轮功,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以及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情况,他们很同情,在谈到邪党在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时,他很认同,后来谈到三退大潮时,我对他说:“你是一个老劳模,这么好的一个人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听说你是党员,要赶快退出来才能平安呢,我给你取个名退了吧?”他说:“好。”我又告诉他说:“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连声说:“谢谢!”

当然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有很多阻力和干扰,在一批孩子即将离开时,我想应该告诉他们大法好。我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于是在一个和他们单独相处的难得机会里,我首先在黑板上写上“真、善、忍”三个字教他们认,然后又问:“你们知道是谁教我们做真、善、忍的好人吗?是法轮功,法轮功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孩子们都说“好。”我说:“对,法轮功好,孩子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又把“法轮大法好”写在黑板上,让孩子们念。一个孩子对我说:“老师我没偷东西,我是好人。”我说:“你真棒。”当时的心情说实话有点激动,心里想着:我终于告诉孩子们法轮大法好啦!当时生出那么一丝的欢喜心,但很快意识到也抑制住了。过了一天,同班老师气呼呼的问我:“你给他们讲法轮功啦?”我问她怎么啦,她埋怨我说:“别人家长在说你,说你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法轮大法很好呀,怎么不能说。”她当时听不進我的话,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

当时冷静找自己:发现近一段时间放松了发正念清那里的空间场,有的家长没听到真相,不明真相,还有欢喜心被邪恶钻空子,所以才会出现那种情况,回家重温师父讲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知道应该提高了,应该加大容量了。

现在我又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我知道那里的众生在等着被救度,我将认真学好法,用大法赐予的更大慈悲和无穷的智慧去救度那一方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