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伴我走过中学和大学岁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四日】中学时我在母亲的引导下得到了亘古不遇的大法,开始并没有非常强烈的感受,但发自生命最初的念头,我从被《转法轮》教导人要做好人的真诚所打动,到渐渐相信渐渐溶于法中,便再也没有放下过大法。每天我都把大法摆在首要位置,学法修心第一位。刚开始还做不到,为此,我在文具盒里最表面放上一张同文具盒差不多大小的白纸片,每当我打开文具盒就能一眼看见,以此来提醒自己:大法是第一位的,记得要修心性。在重点中学理科繁重的课业和激烈变异的考试压力下,我尽量的按照法的要求,做而不求,不在其中。为了保证回家的时间学法修炼,我抓紧在学校的分秒尽可能在课间完成作业,晚自习回家就能看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转法轮》,周末或者放假除去完成家庭作业外,我常常一个人坐在那儿学法一学就是几个小时。溶于“真、善、忍”大法之中,愉悦的学习和生活,放淡了各种名利心的我,不再执著成绩与名次。

大法开智开慧,在这点上我体会非常明显。理科需解题,在修炼人纯净如水的思想状态下,往往一道题目我静静的看上一二遍,即使再刁钻异样的,我的内心始终平和不动,解题思路就出来了。这样,考试越难我越是名列前茅。修炼之后真正看淡了学习的名与利,我对待学习的心态因此也变得超乎寻常的好,考试时大题难题我常在考试结束前甚至二、三分钟不动声色的迅速写就,而大多数人在此时只剩下心慌或者倒数交卷时间了。需要背诵的课程,也似乎一种类似图象记忆的功夫,能够把整篇的文字带插图符号象一张照片一样放在脑中,我那时自信:只要看过的一定可以从记忆里找出来--也许算是某种成度的过目不忘吧。于是渐渐的,放学回家我几乎不带书本或者作业,因为回家就是要学法的,但为了不与其他同学差别太明显,又只好背着一个空空的书包天天上下学,里面只放着文具盒。记得有同学问,到底我晚上要(做题到)多晚睡觉,成绩才会那么好?我笑笑说,我平时回家不学习的,也不做题,一般洗漱完就看书,十点过就睡了。

進入大学以后我的学习状态还是延续了从大法修炼中证实到的方法和习惯,把学法修炼放在首位,其次才是学习,我学起来比周围大多数人轻松。同学不止一次半开玩笑的说:“你是神仙啊?”意思是我花那么少的时间完成那样的功课任务还得到很高分数,她觉的不可思议。当然,我慢慢的智慧的和同寝室的同学们表明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在或惊讶或沉默的目光中,在当时邪恶充满空气的压力下,我很激动的告诉我的同学我所知道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同学明白后也激动的讲:原来这么回事阿,我回去也要跟我们家里说,共产党太坏了。再后来,我可以在熄灯后站在拥挤的仅有的寝室空地上炼功了。毕业以后从别人口里听说,在校期间也有人到系学生办去反映我炼法轮功,但没有人找过我一次麻烦。我静静的思考那些过去,做的比较好比较成功的,其实完全都是因为多学法、法学好了,从而坚信大法、在压力下仍然证实着大法。有师尊在,有法在,我没有使身处的正的环境被破坏。

大学的后半段,我终于开始走出正法期间的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蒙师父点化,得益于同修帮助,我突破网络封锁,打印制作真相资料、光盘、《九评共产党》……。一切转变都看似突然实则循序渐進,我从帮教授买打印机,到搬到导师办公室完成课题,不久我发现自己竟有了一片可上网可打印复印并且多台电脑各行其事的小小资料点。大隐隐于世,这平时就是个一般打印复印出稿的地方,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便制作出各种各样的真相资料,只有两次被知情的同学碰见满桌的《九评》,而我尽量做到了不动心,也就风平浪静。利用在校学习的优势,我大量查找自学以及向不同的电脑高手请教,不费太多力气掌握了相关的计算机软硬件知识,技术上完全自给自足,还能解决些机器的拆装等问题。那时候明慧网上的技术文章还很少,很多时候是某种渐悟的状态,通过直觉就找到解决的方法。每天回到寝室上床拉上帘子我便沉浸在大法中,竟不怎么受周围环境干扰,那时走路吃饭心里面溢出的都是法,如沐春风。

酷暑寒冬、刮风下雨,恰恰适合外出,每当在校园或城市里发真相资料,我常常生出一念:师父啊,为了救度众生,弟子什么都不怕。一次,发真相资料从一楼走到顶楼,发现顶楼一户人家的女主人出来要下楼,当时我觉的有些急促,于是转过身也开始下楼。那人奇怪一路问我:“你住在这里?你来找谁?你是做什么的?”我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并不害怕,但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于是只是微笑。下楼后去取自行车的时候,她生疑的再次问我,我便转过身好让她看清楚我,说:“没什么。”她见我慈眉善目,便也笑了。……但大多数情况,我要去的地方在我发资料的时间里竟都是空无一人的景象。到需要开门时,就有个什么人过来开;不走回头路,便有处地方通出去;有时感觉另外空间众生清醒的一面都在殷切期盼,我都在心里说,众生啊,你们等着,我来了。

有一次,我在附近居民区单元楼信箱里投放了大量真相资料,被邪恶发现挨个信箱乱翻,搜索,一位了解我情况的老师急匆匆跑来告诉我说:是不是你干的?一定要注意了啊!那个时候浑身感觉到压力,旋即发正念,能量细密到一切物体都不容邪恶栖身,威力强大到感觉整个空间充满正的力量。那段时间每当出门发真相资料前,我都发出纯正强大的正念,真是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唯我独尊的气势。行在路上当大法出现在头脑中时,那种全身强烈一震的撼动,不知已摧毁了多少邪恶,自己如山一样稳稳的走在神的路上。

工作之后,我想,正法形势要求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尽量恢复集体学法环境,得找到本地的同修。还真给我“碰”到了。这缘于给一个已经明真相的路人大姐劝三退,她原认得一个法轮功学员,师父便安排她从中联系了我们俩。我在新的环境里,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自己建了个家庭资料点。我制作各种真相光盘,以神韵为主,补充本地区同修的真相资料的不足。我也帮助同修学电脑,从母亲到七十岁老年同修,正念十足的拿起鼠标,坚定的一步一步的学会了上明慧网。老同修即使在封网猖狂之时,凭正念还能经常看明慧新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