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修炼经历的一些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四日】父亲是五十年代师范学校的毕业生,今年已经七十多岁,当了几十年的中学老师、校长,为人正直忠厚、清白廉洁。父亲一生多病,用父亲的话说,就是从头到脚几乎把一些主要的病都得遍了。久病成医,在几十年和病魔抗争中,父亲自学成才,成为小有成就的半个中医。几十年的“药篓子”,很多药开始还有些效果,服用一段时间以后,身体产生抗药性,就逐渐的失去了效果。多年下来,父亲身上积攒了一股很重的药味。

(一)

一九九七年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面临的第一个大关就是过这个病业关。一次父亲出现了严重的重感冒状态,发烧、疼痛,全身动不了,躺在床上几天几夜,当时儿女们都不在身边,吃喝拉撒全部由母亲伺候,几天下来,母亲已经疲惫不堪。大约在第四天晚上,父亲在意念中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这是在过关,我也能坚持住,只是再这样下去,她(指我母亲,当时还没有走入修炼)要撑不住了,希望师父能帮忙。当时正好是夜里大约二、三点,父亲这样向师父说完,奇迹出现了,父亲的烧一下子就退了,能起床下地了。此时,我母亲醒了,她给父亲讲述了自己刚刚做的一个梦:她和父亲回到了当年农村的老家屋里,这时从天际飘来两个神仙,他们用铲子把屋子里各个角落蠕动的一些黑色的类似虫子一样的东西铲起来,装到一个袋子里,然后他们背着袋子又飞走了。

父亲得法后,坚持实修,几个月下来,一身的病都好了,花白干燥的头发开始变黑发光,脸上的老年斑也消退了,整个人年轻了二十来岁。

一次,父亲去看望一个老同事,那个老同事正在睡觉,父亲一進来,他也醒来了,他说他刚刚在半醒半梦间,看到一团发热发光的能量团進家里了,他一下子就醒来了。他看到以前疾病缠身的父亲容光焕发的样子,很吃惊,父亲给他讲了自己炼功以后的感受、变化,他也赞叹大法的神奇。

看到父亲的变化,周围一些亲友也开始学炼大法。

(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把父亲内定为“重点”迫害对象而长期监控,父亲被逼迫表态放弃修炼;在巨大的压力面前,父亲放弃了修炼,身体迅速的开始衰退,整个人一下子又衰老了二十来岁,很多病又开始犯了,我的姐姐是医生,专门把父亲接去治疗,可怎么也不见效,而且越来越严重。那几年,我也因修炼大法被邪恶迫害、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我回家看望父亲,当时父亲的腿病越来越严重,几乎到了要走不了路的地步。 在了解了父亲几年来的经历后,看着生命迅速枯萎的父亲,我对父亲说:“你回忆一下你的一生,几十年坎坷,一身的病,因为修大法而好了,在救你的大法和师父遭到诬陷、迫害时,你不仅不站出来证实法,还说大法的坏话,据说你就是从那以后身体开始迅速衰败的;听我妈说,你曾经在家门口拣到一本真相资料,你因为害怕,就给烧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你的腿开始疼起来了,你也知道,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冒着极大的风险、顶着压力把资料发给民众,是在揭露迫害、救度世人,你即使不敢接受,也不要烧毁啊,你完全可以放在外面,别人也可以看啊。你这两件事,一个有良心的常人也是不能做的啊。”

父亲静静的听完,脸色发红了。第二天,父亲单独把我叫在一边,神色凝重、略带激动的对我说:“昨天你说那两件事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知道自己错了,发自内心的生出忏悔的一念,就在这个念头出来的一瞬间,感到一双热乎乎的大手在顺着自己的大腿在往下捋,感觉很舒服,疼痛、僵硬的双腿一下子就好了。看来师父还管我,我还要学,你再教我五套功法吧。”

就这样,父亲再次走入了修炼。

从新开始修炼后,父亲非常珍惜这佛法慈悲给予的第二次起死回生的机缘,修炼精進不止。奇迹再次出现,几个月下来,父亲一身的病痛都好了,花白干枯的头发再次变得发亮、发黑,人又年轻了十几岁。一次我家亲戚单位集体登山旅游时邀请了父亲,父亲独自登上山顶,一些年轻人都撵不上。

一次,父亲出去买菜,买完起身的时候,那个菜贩的机动车的钢制棚盖一下子掉下来,尖头砸到了父亲的额头,当时那个菜贩就惊呆了,父亲也没有感到疼痛,用手摸了一下额头,也没有破,回家后,讲给了家人,家人一看,只是在额头有一个小小的白印,连皮都没有破。

父亲身上出现的奇迹,在周围亲友中再次引起轰动,很多人因此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还有一些父亲的老友来和父亲学炼大法。

(三)

父亲决定要学会使用电脑,要上明慧网,这个教学电脑的任务自然就落在我身上了。父亲过去学的是俄语,英文字母都没有学过,一辈子没有摸过电脑,七十多岁了,难度可想而知。教了两天,父亲学了前面、忘了后面,记住后面,又忘了前面,我急得都要冒汗了,可我越急,父亲越忘得快。最后,父亲没有信心再学了,就下楼出去买菜去了。

一会,父亲回来了,激动的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他当时乘电梯下楼买菜,在电梯里,他懊悔自己笨,学不会电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年纪大了,手僵脑子笨了,看来这个电脑是学不会了。突然,他听到师父洪亮的声音给他说:是教的不对;你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基础,就要从开机、关机开始,一步一步,分解步骤,每点击一下鼠标,出现什么画面,你写下来,反复操练,牢牢记住,直到熟能生巧。

我一听,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再一想自己教的时候,确实是给父亲直接就教怎么浏览网页,导致没有任何基础的父亲记了后面忘了前面,最后彻底失去了信心,我也教的浑身冒汗、越来越急躁。

父亲转述师父的点化让我冷静下来了,我又逐渐想起了明慧网上一些给初学者教电脑的经验交流,其他同修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大家总结的经验,自己由于急于求成,结果是事倍功半。

于是,我按师父点化的办法,从头给父亲教起,看似慢了,父亲却真正的学会了。现在,父亲已经能够自己独立的熟练操作上网的一系列技术了。

(四)

一次,父亲突然脑袋疼,一整天了,怎么学法、发正念也消除不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父亲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呢?弟子一时悟不到哪里有问题啊。这个念头一动,父亲看到身后有两个人在说话,其中一人说,他有什么问题?另一个说,色心…然后就隐去了。

父亲一下子坐了起来,反思自己,即使在修炼之前,在男女关系上深受传统道德观念影响,没有任何不轨行为,修炼以后更是严谨了,究竟哪里有问题呢? 突然,父亲想起前一天和母亲出去买菜,在楼下小区,母亲(还没修炼,但支持大法)随口说了一句:这个小区的姑娘、媳妇怎么这么难看,我没有看到一个好看的。父亲反驳母亲说:人家有好看的,你也不一定能碰上。母亲反驳说:如果真有好看的,我在这住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没有碰到一个? 听了母亲的反驳,父亲有意无意的开始留意迎面走来的一对夫妇,也真巧,那个妻子长得比较漂亮,父亲说,你看这不就有一个漂亮的? 母亲也觉得确实漂亮,就没有反驳。 由于受这次争辩的影响,那天父亲在回来的路上开始有意无意的留意“是否有漂亮的”女子。回家后,父亲就开始头痛了。

想起这件事,父亲一下子明白自己脑袋为什么疼了,立即打坐,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很快,脑袋就不疼了。 通过这件事,我和父亲深刻的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和神圣。

(五)

我家一个亲戚在邪党政法系统当高官,长期以来深受邪党洗脑毒害,但我和父亲一直坚持给他讲真相,同时,我们也知道由于工作的特殊,他也是被邪党邪灵重点控制洗脑的对象,所以我们一直用慈悲、正念加持他,帮助他摆脱邪恶的控制,逐渐的,亲戚开始理智起来了,也能听真相了。

突然,有一天半夜,亲戚打电话给我父亲诉苦,表现的烦躁激动,要作出一系列伤害别人的不理智的行为。父亲一听,先告诫他要冷静,然后连夜打车去看他,在路上,父亲在反思,为什么他突然表现的如此失去理智?父亲一下想起,最近,邪党政法系统组织高官在封闭式的高密度的所谓“政治学习”,同时还内部传达了大量迫害大法的谣言。这个亲戚也是会议主要参与者,而父亲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忽视了用正念解体操控、干扰这个亲戚的邪恶。想到这里,父亲在路上开始发正念解体操控这个亲戚的一切邪恶因素。

等父亲到了亲戚家里,这个亲戚表现的开朗、平和,就象刚才的激动、狂暴没有发生过一样,家里也祥和平静了。对于父亲的深夜来看望很感动,愉快的聊了很久。

通过这件事,我和父亲進一步意识到了大法弟子稳定、慈悲、正念的状态,也是周围的亲友、众生的福份和希望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