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应”的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罗京得喉癌死了,很多人都感到纳闷,罗京是靠嗓子吃饭的人,按理是最爱护自己嗓子的,怎么偏偏在这个部位得了喉癌?可是看看罗京利用嗓子都做了些什么,他得这个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罗京可谓是名符其实的中共喉舌,党让他说什么他就得说什么,并且还得按着党的要求表达对事物的喜怒哀乐。特别是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年间,对法轮功诬陷造谣、煽动仇恨起最大作用的“喉舌”个人恐怕真要首推罗京了。尽管他的特殊身份不允许他有属于自己的思想感情,有诸多的无奈在里面,可是毕竟通过他的嘴巴传出了中共所要栽赃的东西,何况他在长期的自我洗脑过程中也养成了甘心作中共代言人的习性,他完全成了中共利用新闻打击善良的工具。要知道中共利用宣传造势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得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身陷牢狱,通过民间途径报道出去的被迫害致死者就达三千多人,甚至到了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的地步,这么大的罪恶罗京不承担一些可能吗?从这个角度上说,他的早逝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一个警示。

还有一个也是关于诽谤法轮功得喉癌的例子。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原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的造谣诬陷中,主动迎合邪恶,编写诽谤大法的歌曲,自编自唱,弹风琴,编排秧歌,诽谤法轮功,结果是不但毒害了世人,而且害了自己,还殃及了家人。她的女儿(约三十岁,未婚)患了精神病;阎中民本人于二零零七年被诊断为喉癌,不能发声。

象这类“对应”的恶报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身上屡屡应验是屡见不鲜的。我们看下面这个恶报。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河北三河市新集镇计生办工作人员郝庆春,伙同镇政府一帮人开车到本镇小王庄一法轮功学员家,要强行绑架这位修炼人去堕胎。这位法轮功学员结婚几年都没能怀孕,因修炼大法身体得到健康而怀孕,当时已怀孕四个多月,而且是第一胎。当家属质问为什么强制堕胎时,这伙歹人说:“因为你炼法轮功,就要强制流产。”

大家想,四个多月的一个胎儿那能不是生命吗?在生命还未孕育成熟时就在母亲肚子里被强行流产,那不等于是把一个生命的身体给全部销毁肢解了吗?即使按照中共的邪党政策那也不应该流产啊,何况人家几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了,这对一家人是多大的喜悦。可是强行流产给一家人的打击那该有多严酷!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杨庄镇公路上,郝庆春骑摩托撞在一辆大货车主车与挂斗的连接处,他被挂在大货车上拖走二十米远,脑袋留在头盔里与身体分开,肠子流了一地,全身除两大腿还算比较完好,其余面目皆非、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他的儿子是用铁锨和尼龙袋给收的尸。

人们明白了他参与作过的恶,看到他受到的报应,谁都不会感到惊奇的。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诬陷下,有些人昏了头,极不理智地作出一些坏事来,结果是咎由自取,得到了应有的恶报。

甘肃永昌县水源镇方沟村村民李清泉,听信了中共广播、电视等诽谤法轮大法的谎言宣传,对法轮大法怀恨在心,经常撕毁法轮功学员用来救人的真相标语及不干胶贴。

二零零九年六月,李清泉在给自家农田浇水时,看到路旁电线杆上贴有大法真相不干胶,就顺手抓起了一把麦草,然后蘸上水对着不干胶就是一顿猛擦。有人看到后劝阻:你不看便罢了,又没挡着你的路,擦它干啥?李清泉看了那人一眼,恶狠狠地说:“我一见这东西,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就不信会有报应。”

然而,没过多久,李清泉在给自家耕牛添草时,却被自家的牛不偏不斜挖去了一只眼珠子。家人赶忙把他送进医院,动手术花了不少钱,眼珠子是保住了,可一只眼睛再也看不到东西了。附近知道的很多人都说:这都是干坏事的报应啊!

李清泉说“我一见这东西,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就不信会有报应。”既然你不想见,那还要眼睛干什么?有谁听说过这样的奇事,给牛添草竟然被牛挖了眼,那不是自己作恶遭报应是什么?他说“我就不信会有报应”,但愿他能在自己被挖去眼睛后,他能有所悔悟。

有些人作恶后,上苍还留给他一个悔悟的机会,可是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象前面举的两个例子,人都死了,怎么悔悟?有的人即使有悔悟的机会,可是因作恶太大,根本无法弥补了。他的生命其实早就应该销毁,他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让他苟延残喘地活着,就是为了在向世人昭示善恶必报的天理。这样的生命注定是要下地狱的。

最显著的对应的恶报要数河北保定市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一个叫何雪健的恶警。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何雪健把已经遭受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带到东城坊镇派出所的一间屋里。对刘季芝劈头盖脸的暴打后,又把她按倒在床上,摸她的乳房,撩开衣服用电棍电击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雪健连说:“真好玩!真好玩!”

何雪健不顾刘季芝的拼命挣扎,使劲扒去她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同时还将手指插入刘季芝的下体乱拽。随后他又换了一个方向扒刘季芝的裤子。刘季芝在挣扎中说:我是为你好,不要干这种事!你是警察,不要犯罪,伤天害理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求求你,放过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闻,只顾疯狂的把生殖器掏出来对刘季芝进行强暴。过程中何雪健还不断狠命地抽打刘季芝的脸与狠掐脖子。 随后,同村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芝也被何雪健强奸了。

案件在海外被曝光的当天,法轮功人权机构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下属的多种人权机构进行了投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发布通告,追查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强奸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何雪健及相关人员。

而此时,又正值联合国反酷刑专员在中国考察访问,恶劣的人权状况正饱受外界诟病。这样的丑闻在世界曝光,强大的国际压力使中共不得不面对这起由受害的法轮功学员本人提起的诉讼案件。中共被迫成立了由保定市公安局局长为主的“专案组”,随后撤销了涿州市公安局局长,对恶警何雪健判了八年的徒刑。

何雪健在监狱服刑期间,没过多久就得了阴茎癌。为了保命,不得不将阴茎连同睾丸一同割掉。因作恶而得到的恶报使他痛不欲生,三次跳楼寻死,结果还都被人拦住没死成,真是生不如死。

当时何雪健这个案子的轰动非常大,因为案件性质恶劣,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最为无耻的案件之一。更令人称奇的就是何雪健所得到的恶报。他是用自己的阴茎作的恶,连续强奸两名和他母亲岁数相仿的妇女,所以恶报就在他那用以作恶的器具上。无论何雪健能否醒悟,就他作的恶来讲,他是一个注定要下地狱的罪人。之所以留他一条小命,那就是在给世人作见证。他还想活着吗?为何自杀都自杀不成?何雪健成了典型的恶有恶报的标本。

当然,恶报的形式并不一定都是如此的对应,有很多的报应倒不是这样的明显。在对法轮功疯狂迫害过程中,遭到恶报的事例报道出来的已达一万多起。我们只是选择这样一个角度告诉世人,如此明显的对应的恶报足以使作恶者警醒了。对于所有的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者作过恶的人来讲,要想赎回自己曾经作过的罪恶,请赶快收手,并且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神佛或许能网开一面,给你一个得救的机会,否则恶报一到,一切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