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中的多彩年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华夏文化是神传文化,传统节日形式多种多样,黄历新年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也是历代诗人着力描写的重要内容。传统意义上的黄历新年一般从腊月初八的腊祭或腊月廿三、廿四的祭灶直到正月十五日元宵节,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为高潮,人们都要举行各种活动,这些活动均以祭祀敬神、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为主要内容。除旧布新之际,最容易引发诗人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感悟人生、历史、宇宙的更多道理、意义和真谛。历代新年诗可谓浩如烟海,灿若群星,有记录各种传统习俗的,有描写喜庆气象的,有抒怀言志的,有寄托祝愿与祈祷的,可谓五彩纷呈。

敬天信神与感恩

相传黄历新年起源于古时年头岁末的祭神祭祖活动。据《吕氏春秋》记载,在尧舜时就有新春扫尘,除陈布新,祭拜天地等过年风俗。新年到了,意味着春天将要来临,万象更新,草木复苏。祭神、祭祖、拜年是人神关系、人伦关系的确证,这些仪式也是我们中国文化开端的象征。由于在人类任何一种文化体系之中最为核心的内容无疑是信仰,而年节的本质意义在于开端,因此新年本身既是岁月又超越了岁月,所以从除夕开始,也是一种感恩的开始,是一种庆祝的开始,感念天地化育,感念风调雨顺,无论祈福和祝福,人们对天地充满感恩和敬畏,这源于中华民族的精神源头:“天人合一”。而要达到“天人合一”,人们只有扫净心灵的灰尘,才能和神明沟通,才能和天地同在,才能“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所以传统中国人在新年到来时都要祭拜天地,敬奉神明,新年各种民俗仪式中都有祭神的内容,人们的庆祝活动也使年俗变得异常丰富多彩。

古诗中描述了“敬神”礼俗的代代传承和各种庆祝场面。如描写祭灶风俗的有: “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范成大《祭灶诗》)。描写扫尘风俗的有:“茅舍春回事事欢,屋尘收拾号除残”(蔡云《吴歈》)。描写除夕夜通宵不寐,把烛迎新的有:“故节当歌守,新年把烛迎。冬氛恋虬箭,春色候鸡鸣”(杜审言《除夜有怀》)、“燎暗倾时斗,春通绽处芬。明朝遥捧酒,先合祝尧君”(曹松《除夜》)。描写正月初一庆贺场面和礼仪的有:“元正启令节,嘉庆肇自兹。咸奏万年觞,小大同悦熙”( 辛兰《元正》)、“一片彩霞迎曙日,万条红烛动春天。称觞山色和元气,端冕炉香叠瑞烟”(杨巨元《元日呈李逢吉舍人》)。清代孔尚任在《甲午元旦》中写的:“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生动细致地描述了新年来临的场景,待第一声鸡啼响起,街上鞭炮齐鸣,响声此起彼伏,家家喜气洋洋,新的一年开始了,男女老少都穿着节日盛装,先拜天地、敬神佛,再给家族中的长者拜年,然后出门走亲访友,相互拜年。

驱除邪魔

唐代来鹄在《早春》中写道:“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岁末年初,家家爆竹,户户焰火,不绝于耳,气势如虹。古时人们燃放爆竹的目的是驱除邪魔鬼怪,辟邪祈福,迎神等。脍炙人口的爆竹诗有:“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元日》),虽只短短四句,城镇乡村燃放爆竹、饮屠苏酒、更换桃符,节庆气氛跃然纸上;“天花无数月中开,五彩祥云绕绛台。堕地忽惊星彩散,飞空旋作雨声来”(瞿佑《烟火》),描写了节日烟花的绚丽多姿。宋代范成大在《爆竹行》中描述了除夕夜燃放爆竹的过程,也描绘出人们迎新春时的喧闹景象和内心祈祷:“儿童却立避其锋,当阶击地雷霆吼。一声两声百鬼惊,三声四声鬼巢倾。十声连百神道宁,八方上下皆和平”。

辞旧迎新

在古代,人们把黄历新年称为“元旦”。元是“初”、“始”的意思;“旦”,象形字,象征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即一日的开始。人们把“元”和“旦”两个字结合起来,就引申为新年开始的第一天。古代守岁诗描写了人们彻夜不眠,辞旧迎新的景象:如唐代杜审言在《守岁侍宴应制》中写道:“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臣捧御筵。宫阙星河低拂树,殿廷灯烛上熏天”,描写了皇宫守岁的盛况;宋代苏轼在《守岁》中写道:“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将除夕夜孩子们欢聚守岁的形态刻画得淋漓尽致;宋代陆游在《已酉元旦》中写道:“夜雨解残雪,朝阳开积阴,桃符呵笔写,椒酒过花斜”,一夜的细雨融化了残雪,太阳放晴,将阴天一扫而光,在这清新的日子里,把酒写联,辞旧迎新。

祈福纳祥

新年是人们表达美好愿望的机会,人们拜年致贺词,贴春联、“福”字、年画等。如唐代包佶在《元旦观百僚朝会》中写道:“万国贺唐尧,清晨会百僚。衣冠萧相府,绣服霍嫖姚。寿色凝丹碧,欢声彻九霄”,描写了文武百官元旦朝会的景象,也反映了当时的盛唐气象。宋代王十朋在《元日》中写道:“元旦年年见,天涯意故长”、“弟兄互拜处,归去顾成行”,描写出兄弟们互相拜年、共贺新岁的情景。相传唐太宗李世民过年时,曾亲制贺卡,御书“普天同庆”,赐予大臣。此后,这一形式便迅速在民间普及。宋代时已用名片拜年,称为“飞帖”,各家门前贴一红纸袋,上写“接福”,即承放飞贴之用。到了明、清,“飞帖拜年”非常流行,如明代文征明在《拜年》诗中写道:“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每逢佳节倍思亲,因漂泊在外、客居他乡在除夕不能回家与亲友团聚的游子,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如唐代白居易在《除夜》中写道:“岁暮纷多思,天涯渺未归”、在《除夜寄洺州》中写道:“家寄关西住,身为河北游。萧条岁除夜,旅泊在洺州”;刘长卿在《新年作》中写道:“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这些诗都流露出诗人的思亲怀乡,渴望团聚。

唐代孟浩然在辞旧岁时,祈祷明年五谷丰登,他在《田家元日》中写道:“昨夜斗北回,今朝岁东起。我年已强壮,无禄尚忧农。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反映了农家新年气象,也反映出诗人“无禄尚忧农”的读书人的高尚品格。唐代史青在《除夕》中写道:“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勉励人们要自始至终抓紧时间做好应做的事,静下心来反思自己过去一年所为,没做好的要在来年做好,不要让志向抱负付诸东流。宋代宋伯仁在《岁旦》中写道:“居间无贺客,早起只如常,桃板随人换,梅花隔岁香。春风回笑语,云气卜丰穰。柏酒何劳劝,心平寿自长”,描写出在新年欢快的气氛中一种淡泊宁静的愉悦。

迎接春天

“夜将寒色去,年共晓光新”、“律转鸿钧佳气同,肩摩毂击乐融融。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千门万户中”,从这些诗中,人们可以看到春天带来的无限生机。“邻墙旋打娱宾酒,稚子齐歌乐岁诗。老去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陈献章《元旦试笔》),这首诗有如一幅“喜春图”,描写出邻居家庆贺新年,老人饮酒做诗,少儿齐声歌唱的场景。除夕一过是新春,新春带来新气象,宋代范成大在《元夕立春》中写道:“雪林一夜收寒了,东风恰向灯前到。今夕是何年,新春新月圆”,正月为春季万物生机萌动之时,在正月第一个月圆之夜,大地回春的夜晚,人们表达着美好的祝福和意愿。宋代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描写了元宵灯节的盛况:“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重要元素,人们在黄历新年中都能找到。可以说,新年是感恩的演绎、喜庆的演绎、祈福的演绎,是教育和传承的演义。唤醒人们回归纯真、善良和正念,对天地神明的礼敬,对生命的关怀和祝福,那是感受天人合一的最好时机。历代诗人对此挥毫吟咏,且是浓墨重彩。传统年文化丰富多彩,博大精深,既有庆祝、喜庆的一面,又有庄严、神圣的一面,这浓浓的年味和文化气息在中华神传文化敬天信神的理念和感恩中,在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期盼中,在教人向善、祈望祥瑞降临的春联、“福”字、年画中,在排山倒海的爆竹声中,在火树银花中,在笙箫鼓乐中,在华夏儿女心灵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