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同修胡大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今天明慧网刊登了法轮功学员胡大礼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痛至沉,难以言表。我和胡大礼分别快十年了,这十年来,他承受了那么多的苦难,身体被迫害致残,我总期盼他能回来,回到正法中来,我们一起溶入正法修炼中来,完成使命。但是中共邪党最终残酷的把一个优秀的青年迫害死了。

我和胡大礼相识是在劳教所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在这段相互勉励共同反迫害的时间里;胡大礼给了我和一起被迫害的同修很大的帮助,他学法坚实,能背出《转法轮》等许多大法经文,在那样邪恶的迫害下他将经文和大法文章整篇的背出默写下来,传给大家,而且是准确无误的默写出来。这对我们大家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所以大家学法的来源主要就是靠他的默写。通过背法使大家提高上来,同化大法。

胡大礼当时在那里是很艰苦的,由于家里贫困,没有钱上帐。大家帮助他,他也不愿要。他被多次转队,有一次转队被骗说人先去,随身物品过后转来。但一直也没转过来,使他换洗的衣服,铺盖都没有。大家匀一些给他用,但毕竟有限。天气暖和时还能过,到寒冬时就难熬。他盖着单薄的被子,穿着单衣忍受着寒风,监狱里晚上睡觉不准关门,寒风从门涌入使寒夜漫长浸冷,我常常看见他咬紧牙关瑟瑟发抖,用顽强的坚毅承受着严冬的寒冷。后来有同修家人来探监时,送来一件大棉衣,同修将棉衣给他,才使他在以后的严冬中少受了一点苦难。他时常对同修提醒,要多学法,牢记法,不记下来就没法可学。他常默背法,经过他默写出的经文和校阅的经文有很多,给我们学法带来了帮助。直到他再次被转队离开我们,我们又将所背下的经文转给其他队转来的同修,这样来维持在狱中学法。

胡大礼毕业于贵州省遵义医学院,原贵州省修文县中医院药房管理员,于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大法后,胡大礼于十一月去北京护法,被劫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拘押十五天。邪党县委、县政府采取邪恶的连坐政策,取消胡大礼的单位、甚至整个卫生系统的年终奖一个月。后来,当地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中共恶警怀疑与胡大礼有关,把小胡抓去拷问这几个法轮功学员去之前和哪些外地学员联系过,小胡本来也不知道,被拷问了一天一夜,手铐深深地陷在肉里。由于小胡坚强不屈,眼看还有几天就是过年了,修文县公安局的恶警把胡大礼劫持到贵州省男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在劳教所受尽了各种折磨的胡大礼被所谓的“提前”释放,中共人员是想以此来诱惑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即可上班,胡大礼拒绝,他告诉单位:我按“真、善、忍”做人,决没有错。他不忍心单位和整个卫生系统因他受到经济损失,忍痛舍去了心爱的工作,写了辞职报告,回乡下老家帮父母打石头、做小工、修乡村公路。

二零零二年九月,由于乡下没活干,胡大礼到省城贵阳去打工。中共十六大前夕,不法之徒为了限制他的自由,几次到他家去骚扰、蹲坑。没抓到他,就找来医院的职工到贵阳蹲坑,绑架了胡大礼就被非法抓捕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胡大礼被贵阳市乌当区法院和贵阳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以插播广播电视设施罪为由,非法判胡大礼十年刑。

在贵州监狱胡大礼遭受种种酷刑残忍迫害,被迫害得只剩皮包骨头,双腿几乎瘫痪,靠拄双拐行走,即使这样,恶警廖仕伦为和恶警王世军争功,竟泯灭人性地向监区、监狱请示再次对胡大礼进行折磨、攻坚迫害。眼看胡大礼生命垂危。狱方为了推卸责任,才将他送到贵阳公安医院。

在胡大礼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法轮功学员张光仙也因屡遭迫害,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在自己儿子曾工作过的贵州省修文县中医院含悲去世。

大礼,我们的好同修,我一直感激你在狱中给我学法上的帮助,敬佩你学法的坚实,和在苦难中的坚毅。期待你回到我们共同正法中来,助师救度众生。大礼,善恶终有报,迫害你的恶党和恶人终将逃不过天惩的那一刻。你没有完成的助师正法的心愿,我们将接着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