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北京市大学女教师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近日,明慧网连续报道了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中共非法抓捕、在监禁中遭受非人折磨,直至被所谓的“庭审”。目前,大学女教师梁波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在呼吁无条件释放梁波的同时,也使我们想起了另一位北京工商学院年轻的女教师赵昕,赵昕二零零零年遭中共绑架后,被暴打致颈椎骨折,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晚去世。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

北京工商大学女教师赵昕
北京工商大学女教师赵昕

善良、健康的赵昕被北京恶警暴打致颈椎骨折,含冤离世
善良、健康的赵昕被北京恶警暴打致颈椎骨折,含冤离世

进入二零一一年,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群在中国大陆遭中共的迫害,已经近十二年了,这场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迫害,其迫害手段之残忍,迫害程度之惨烈,都是骇人听闻的。

赵昕, 三十二岁,心地善良,工作优秀。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在紫竹院公园炼法轮功,被绑架至公园派出所,后被海淀分局非法关押到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关押期间(六月二十二日)被打成颈椎四、五、六节粉碎性骨折,头部轻度外伤,左眼外伤肿大,肺不能呼吸,生命垂危,送往海淀医院,靠输液和呼吸机维系生命。很快单位及家属接到病危通知。后赵昕奇迹般挺了过来,但已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赵昕出院后一直在家中休养,虽然意识始终非常清醒,但伤痛一直折磨着她。十二月十一日下午三、四点钟时,赵昕叫了一声“妈妈”,这是她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晚六点五十分,赵昕离开了人世,走完了她短暂、悲壮的一生。许多赵昕生前的同事,同学,学生,甚至她在商学院上学时的教师,为赵昕含冤离世哭得很伤心,有个学生说,他从没见过象赵昕这样的好老师。

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迫害,持续了十一年而没有终止。在赵昕走后的十年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步步升级,从媒体的大肆公开诽谤转到在表面上很少再提,而实质上,面对法轮功学员广泛的讲真相,中共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在二零零一年的北京,与赵昕同样修炼法轮功的大学女教师、四十三岁的梁波老师,被中央民族大学开除,并受到了中共多次的迫害。

梁波,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她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至今难忘。 她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不安排工作,校方经常派人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每天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监控。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中央民族大学非法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二零零九年三月,中央民族大学强行收回梁波的住房,梁波就此找学校理论,竟遭校方即时开除。

网络图片:中央民族大学正门
网络图片:中央民族大学正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上午,梁波在学校找文传学院书记柳旭就被无理开除问题进行交涉,要求学校拿出正式的文件,期间,文传学院与保卫处向万寿寺派出所打电话,说梁波来学校散发法轮功光盘。万寿寺派出所与民族大学保卫处(部署了二十多名保安)将梁波强行抓到万寿寺派出所,当天下午万寿寺派出所某警察拿出一张光盘说是梁波散发(梁波没有散发),该警察明言领导交代的只能这么办了。梁波在派出所期间曾有人告诉她:以后不能再找民族大学,否则找一次抓一次。万寿寺派出所当天把梁波关进海淀看守所。梁波在狱中绝食十四天,抗议中共的非法行为,后因身体虚弱、生命垂危,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被家人接回家中。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海淀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突然来到家中强行将梁波带走,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六月十八号,看守所里一位叫董永平的女警逼迫梁波穿囚犯的号服,梁波以穿号服没有法律依据为由拒绝,结果被董永平按倒在地强行剪去头发。

梁波的律师、北京维权律师程海介绍说:“另外在洗手间里面踩住她的小腿,让一个男的胖子坐在她的肚子上面,坐了一个多小时,(她的)腿就坐麻了,然后腿就一直有问题。把她送到小号里面,手脚铐起来,铐了十多天吧。不能换衣服、不能洗澡、不让上厕所。还有八月十二号,把她推在小号的地板上面,所以膝盖肿得很高,像一个大面包一样,右手臂也有伤,当时就不能走路了。董永平用她的左腿跪压她的胸部,所以后来她的胸椎、后背、胸腔都压得很疼痛。” 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竟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并用左腿压梁波的胸部,导致梁波胸腔软肋骨断裂出血。

北京海淀法院于九月八日上午对梁波进行非法庭审,程海律师在法庭上为梁波做无罪辩护。 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游涛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不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强行非法判处梁波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梁波非法进行二审,院方在拒绝开庭审讯的情况下,维持三年半监禁的一审结果。

现梁波被非法拘禁在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有知情人士透露了一些梁波的近况:

一、海淀看守所声称梁波被送到了公安医院,其实就是北京市第二看守所。
二、梁波因为绝食抗议,出现长时间昏迷,警察有组织的带录音器材趁梁波昏迷的时候自问自答,企图制造梁波拒绝治疗的假相。
三、梁波因为绝食抗议,出现电解质紊乱。看守所在梁波如此虚弱的情况下,频繁抽血化验,却不做必要的治疗。
四、梁波出现腮腺炎,血相高过一万五千,未得到及时治疗。

该知情人表示,梁波经常几天没有人过问,狱方明显诱导梁波造成身体实质伤害,然后以梁波拒绝治疗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梁波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绑架后遭非人折磨,导致胸腔软骨断裂出血,多次休克,一度失去行走能力。最近得知,梁波现在只有六十斤,天天发烧,血压只有四十到六十,更出现血液粘稠,怀疑有血栓塞的危险,生命垂危。

美丽、善良的梁波和她的两个可爱孩子
善良的梁波和她两个可爱的孩子

同样善良年轻的生命,同样的才华出众,父母的孝女,学生的好老师。十年前,善良、健康的赵昕老师被北京恶警暴打致颈椎骨折,含冤离世;十年后的今天,善良、健康的梁波老师在非法关押和折磨中,生命垂危。只因为她们追寻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教导,要把自己亲身体验到的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这个世上的人们,告诉遭中共蒙骗的中国人。十年间,苦难和悲剧不断地上演着,从梁波和赵昕这两位年轻女大学教师的遭遇,看出了中共十一年来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

其实,那些追随中共参与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为了眼前之利,放弃基本的良心而选择做恶,其下场却是十分可悲的,甚至殃及家人。中共国家民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牟本理主管迫害法轮功,他一贯紧随中共在本系统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中央民族大学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的残酷迫害就是牟本理一手指挥和操纵的。 牟本理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已经殃及其家人,四年前他妻子因病换肾无救,死时才五十多岁。这本是上天给牟的警示,让其停止做恶,但牟本理不知悔悟,最终遭恶报,身患肺癌,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四日被癌病折磨了七个月后,彻底结束做恶。善恶有报是天理,谁能躲得过去呢?

希望善良的人们和我们一起制止中共这场持续了十一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赵昕和梁波的遭遇不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