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保姆期间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一九九七年秋,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居住在内蒙古。我按照大法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发自内心的想做个好人。在单位,勤勤恳恳工作,堂堂正正做人;在家尊老爱幼、孝敬公婆,亲属、邻居关系相处融洽。得法的喜悦无法形容。

二零零二年,为了生活,我回到辽宁,在一个家庭当保姆。邻居、亲属都不同意我去。原因有三:1.男主人是全瘫的植物人,吃任何食物全绞成糊状用注射管从鼻子下的胃管往里灌,气管割开每天消毒后安上,用吸痰器从气管切开的部位吸痰多次,女主人的脑主干有病半身瘫;2.男主人曾是某乡的党委书记,四个孩子在政府主要部门上班,很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他家活不好干;3.钱少,才三百元,而且所有家里家外活全干。

我就在想,我大老远的从内蒙来到这里,找到我,去他家当保姆,不是偶然的。他家接触的人大多都是在政府工作的人,是在社会有权势的人。那我就从他家打开讲真相的突破口。钱多与少,我不在意,我并不是为钱而来。在这个世上,我是助师正法救人来的。他们狂妄自大也好,目中无人也好,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我理解,在哪个阶层也都有我们要救的人。

决心已定,去他家后,首先自我介绍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他家四个孩子,媳妇、姑爷、亲属等都在听我讲大法的洪传给人类带来的美好,祛病的奇效,道德的回升,“天安门自焚”造假等。他们不明白的,我就尽量解释清楚。最后他们说,就要你们炼法轮功的。

我开始了大扫除,所有的被褥衣物全部洗干净,有一赵同修帮助我清理。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整个屋子从里到外及所有的物品全部清洗清理完毕。女主人高兴的简直不能自控,几个孩子是二姑长、二姑短的,直说感谢话。我说:你们不要感谢我,是我修炼了法轮功,才这样做的。是师尊让我们在社会上都要做个好人,在单位做个好领导,好员工,在家做个好父亲,好母亲,好儿女,尊老爱幼。这是炼法轮功的人首先要做到的,是师尊让我们这样做的。你们要谢就谢谢我师尊吧!

女主人虽然是半瘫,大脑非常清楚。我的所做所为把女主人感动的和我无话不说,老太太有些存折、现款等都由我来过目,到期的存折让我去办理,日常生活的钱全由我去支付。女主人整天和我说,你回来也没房子住,过来咱们一块住,以后这房子就给你。我说我不要,我对你们好,并不是为要你们的东西,是慈悲的师尊让我这样对你们好的,而且所有的大法修炼者都是这样做的。企事业单位、财务账目、各层管理人员都有炼法轮功的。

几个孩子明白了真相。来看望老爷子的亲属、单位同事、领导看到我的行为,也都给以肯定。这时,不用我说什么,女主人就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心眼可好了,她说是她师父叫她这样做的。我用了修炼人的心态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尽全身心的精力,来管理这个家。

一年后,老太太去世,剩下一个全瘫的植物人,几个孩子与亲属带着凄凉悲伤的语气说,二姑,你对我妈的关照,我们很感激,现只剩我爸一人,你继续照顾他吧?把我们老爸交给你,我们放心哪!他姑娘抱着我痛哭。就在送老太太走的当天晚上,老爷子也去世。处理完这事,几个孩子和我说,二姑,你还给我们看这个家吧,我们父母不在了,你在这里,我们回来也有个扑奔,有个回家的感觉。

那时,我地真相资料都由外地供给,外地同修送到我做保姆的家,本地同修去他家取。一来方便、二来安全,没负担。我晚上回来,属于我的那份顺便就做完了。在本地有我救人的区域,有时也去外地的空白区。有时骑自行车,有时步行走出很远去散发传单、光盘,往电线杆或其它地方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

有一天,我们同修三人晚上七点多步行走,第二天早四点多才回来,我的脚全是大泡。有时自己一个人出去,在做的过程中,什么累呀、苦呀、怕呀都没有,所想的就是救人。我每次都把救人的资料规规正正的放好为原则,并加一念,我救你们命来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看看哪。做完后,往回走时,请师尊加持,把我今天所发的救人资料,让家家都得,本本见效。把干扰他们得救的所有一切邪恶因素全部清理掉,念师尊的正法口诀,效果很好。

二零零三年春,我来到大资料点,共三人。二零零四年,我俩孩子放寒假,年前回内蒙处理一些事物,和我约好,初二,我们共同返回大连相聚。

在这期间,我尽量往前多赶点活,但是就在新年前几天,明慧网下来通知,大量做《九评》发下去。我每天做完成品五十本大本的《九评》,那还满足不了需要。

孩子初二返回大连,看我没去,一天几次电话催我。听到孩子对我的苦苦哀求,我何曾不想早日见到一年没看到的孩子。我知道,孩子们心里在默默的承受无家的艰难、凄凉与心酸。他们说就怕放寒暑假,别的孩子就盼放假,一听放假高兴的不得了,而我的孩子放假无处可去。最后,老二每次放假只好去大连她姐姐的学生宿舍住,到开学时再返校。

想到孩子承受的苦难,我心里也不好受啊。总想给回家过年的同修打电话,让她早点回来,可又一想,她大老远回去一次,也不容易,父母双亲等亲友难得一聚,还是我一人承受吧。我知道我是干什么来的。救人要紧,我不能为了对自己儿女的私情,耽误救人。而后不长时间,就我自己在点上,大量的工作,从早忙到晚,没有时间做饭,做一盆面汤,吃几天。买一箱饼干,实在饿了,一只手往嘴里吃,一只手还忙着活。我记得在两年前明慧周刊有一篇文章讲述七年资料点中同修的生活,我看了几遍,都流着泪。

每个大法弟子能够走到今天,都付出了无数的艰苦,更有师父的无边承受和看护。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