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和做三件事上摆好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很长时间自己的修炼状态一直时好时坏的,感觉是误在哪里了,可是又找不到根源,总象是被什么阻挡着、框着,跳不出来,很苦很累。

有时放任自己不精進,感觉到了承受的极限。任凭自己怎么努力学法、向内找、发正念,清除自身的干扰因素,好几天又处于被干扰的状态中,懒散、无力。几次强迫自己振作,一次次放任自己的不负责任,状态不好时也不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可是不讲真相救人心里又不安,整天心里慌慌着、浮躁不安,看谁都不对。跟家里人不平,和同修闹矛盾,连带着很多的人心都起来了,一下子不会修了。也知道是自己该突破、该有一个全面的提高了。那么是哪方面存在着法理不清呢?

两个月前,同修妹妹陪丈夫到外地看病,家里无人照顾,要我去照看家,很无奈的去了。这对一个没有家庭观念的我来说(本人只有短暂婚史),真的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每天要照顾一个上初中的外甥女,早晨炼功、发正念时间不能保证;收拾家觉的占用了学法时间;还要不分时间的照顾发廊生意,又要捡起扔了十几年的美发技术,又不能出去面对面救人讲真相,内心的承受可想而知。每天烦躁不安,在生活和做三件事上不知如何摆放关系,患得患失。被外甥女一身的毛病带动,一心想着归正她的坏毛病,结果是适得其反,自己焦头烂额。认为这种环境是旧势力安排来干扰自己做三件事的,安于现状又觉的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给照顾又不行,不知该怎么处理。

这时一位同修来和我一起交流,同修看到我这个状态,就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

同修说,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都应该做个好人,连家人和亲人都不能认可你,你还是个好人吗?天天做三件事,你又证实法了吗?

我顿时觉的茅塞顿开,阻碍我升华的那面墙顷刻倒下。另外空间的邪恶再也无法钻我法理不清的空子了。

此时我悟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修炼,就要求大法弟子不能走偏,要走稳、走正,更不能走极端。真的不能让常人感到大法弟子与常人不同,这样常人才不会感觉跟大法弟子有距离,才会靠近大法弟子,在接近大法弟子的同时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真的是为他们好,对他们负责。无论是亲人还是众生,不能有区别心。遇事用大法衡量,不是用人心和人的观念更不是养成的老练和经验。完全为了别人着想,放下自我,用修炼者的心胸包容一切。善意的劝告,实践中脱胎换骨的改变自己不符合法的言行,首先归正自己,无条件的向内修自己。

例如:每天外甥女起床不叠被子,衣服随便扔,每次我告诉她起来叠好被子,她都要顶一句,你今天也没有啊。而后只是把她自己的被子随便的卷一下,就算是混过去了。总是看到小孩自私,任性,难以调教。怪小孩不懂事、自私、不知道感恩,心中产生不平,甚至很气愤。向内找、向内修,原来是自己没有做好身教,其实是自己该归正了,孩子是一面镜子,她淋漓尽致的表现就是自己的另一面。自己做家务事随意,邋遢混事,觉的每天把时间用在收拾家务上不值,也经常顺口就说:差不多就行了,不用太讲究了。写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在生活中有混日子的心态。这个执著还小吗?

“每一步,每一件事情,包括大法弟子的言行,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要做正。在这一点上,大法弟子整体上基本都做到了,而且给世人看到的大法弟子的形像是非常好的。”(《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我把师尊在这方面的讲法从新严肃的看了一遍,觉的法理更清晰了,原来是自己与大法扭了劲。在两个极端中做事,而不是实修自己。

境界升华上来了,一切不良状态瞬间都被归正了,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些执著心也挖了出来,如:做事较真、钻牛角尖,强制改变他人。还归正了以前在恶党文化中养成的不良心态,如:在看《明慧周刊》时,看到恶人遭恶报时,不再有大快人心的感受。

心胸也宽广了,每天在干家务中磨炼自己的心性,给有缘的顾客讲真相劝三退。摆正了生活和正法修炼的关系,心态也好了,一切井然有序。记的一位明白了真相头天同意三退的女士,第二天顶着大雨又来叮嘱:别忘了给我退啊!一定要给我退啊!直到我说:放心吧。她才轻松愉快的离去。愿生命都能在宇宙大法中得度,成为未来美好的生命。

原来修炼和生活并不矛盾,生活中更能磨炼自己,走正了才是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