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弟子过生死关的经历及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岁,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十四年来,在神的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虽然一路走得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但我庆幸,师父帮扶着我,坚持走到了今天!

邪恶对大法迫害以后,我被非法拘留过,被恶党系统作为重点挟持到洗脑班迫害过。尽管如此,自修炼后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十多年来没有服过一粒药,可怎么也没想到我还要经历一次病魔假相的生死考验。

一、旧势力企图下狠手,病业假相来势凶猛

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一早上,我起床后炼功,可炼着炼着,突然全身感到无力,炼不了了,紧接着后背前胸都疼,在沙发上翻腾。当时我并没有惊动家人,心想过一会缓过来就好了,但还是没减轻,且越疼越厉害。这状态在前几天曾出现过一次,是在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的,也是前胸后背疼,还想吐。一直持续到下半夜一、二点钟,后来慢慢就缓过来了。对此我没有引起重视。可这次就不行了,越来越重,这大过年的,又不好意思打搅同修。后来就打电话给邻居同修,可邻居同修走不开,她也没想到劫难竟如此之大,当天上午没来。

到下午了,请来了另一位同修,同修一看,这种状态可能是心脏方面的问题,他说:这么重,真出了问题,不是给大法抹黑吗,为了稳妥,还是去医院吧。这时候的我,已经持续折腾大半天了,承受不了了,正念不足,就去了医院。

二、在医院的情况

到了医院,一查是急性心梗,马上报病危,住進重症监护室。家里的人分别通知了外地老家两边的亲人,还告诉了我们单位的领导、同事。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需要马上抢救,但时值大年初一,除了值班的,医生都放假了,找不着人,就这样到第二天中午(初二)才装了一个支架。按医生的说法这种突发病能来到医院都是万幸,从常人的角度看这种病能拖吗?

就这样,我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十三天。后来转到普通病房。同修的看望、关心、帮助和鼓励,特别是背法、发正念,促使我的正念也逐渐加强起来,知道自己错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赶快对师父说:“弟子没做好,我要尽快出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跟随师父圆满回家。”同时也正告迫害我的邪恶: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师父,你们没有资格来管我。同修们帮我每天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后来医院还查出来说我心包有积水,要做穿刺,也被我拒绝了。

这时我已经明白,是邪恶抓住了我的把柄,企图对我下狠手,毁掉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

当护士把我从重症监护室床上扶起来坐上轮椅去普通病房的时候,身体好沉啊。感觉部份身体不受我支配了。但我不管这些,心里不断的背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这样,一个月以后,我出院了。進医院的时候,我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可出院的时候减到了九十多斤,肋骨突起一根一根的。

三、回家以后

刚刚回到了家里的我,身体仍然非常的虚弱,血色素很低,虽然出了医院,按常人常规医院要我长期服药,而且还有心包积水。但在师尊呵护下我的三项指标(血压、血糖、血脂)已正常。一个月以后,按医生的要求去复查,医生说,还需要住院,但医院现在床位紧张,却依“病”情马上为我腾床位。但我这时知道保持正念了,也有一点主意了,医生见我有点不太在意,就说:你还不重视,你知道吗?差一点你都坐不到这儿跟我说话了。

看来这一跟斗摔的够狠的,掉下去了。我的心里非常沉重、痛苦。我想,我是个修炼的人,修炼是严肃的。我必须要过好这一关。

我决定不能再住院了,便拒绝了医生的劝阻。可我还服着药,算什么呢?自从我修炼十多年来除这次外,就再没有服过一粒药,这次服着药极不情愿,想起就别扭。可一想到什么时候停药,我也有些发愁、紧张、痛苦。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回想魔难来的时候,如果我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我当时的层次对我的要求,我不就不去医院了吗!这一关不就过去了吗!是我的心性不够高所至。一有病了就吃药住院,是常人的精神支柱和依赖 ,而我还有这样的常人心,常人的观念,怎能算师尊的真修弟子呢? 我要去掉这个常人的观念。功友也来帮助我,鼓励我,这给了我信心,但生死大事不能靠别人,只能靠大法、靠师父。

回想这次生死大劫,是什么执著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噢,我细细查找:怕心重,怕吃药,怕打针,怕去医院;病业干扰出现时,主意识不强;还有明显的对亲情的执著等。找出原因后,我就每天增加时间学法,重点系统的学师父在各地讲法。正念一出,师父就帮:这时我特别想学法,拿着书都不愿放下。我加强、坚定自己的正念。由于身体虚弱,炼不了动功,就先炼静功。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和时间,清理邪恶对我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当症状再次出现的时候,医院是绝对不能去了。我不象先前那样用人心无可奈何的等待、煎熬了,而是用正念取代。有时症状出现了,就自己用正念强顶;我有时把门关上,手叉着腰,来回在屋里边走边大声说,邪恶的东西,我不信你这个邪,我就灭你,今天豁出去了!就跟师父走!使自己高大、强健起来压倒它。

慢慢法理清了,正念强了,心稳多了,其实是心性提高了。不象当初那样一想到停药的事就发愁、紧张。随后按自己的计划逐渐减药,几个月以后,把药彻底停了。就这样,我没有再住院、吃药,而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靠正念,靠信师信法,使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现在已经三年了。

写出自己的这段经历,是想与有类似于我的状况的同修交流、切磋,魔难来了一定要重视,正念对待它,即刻清醒认定就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坚决否定、清除掉,才能过好关、特别是生死劫难大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