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正念清除邪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其实神通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中都有显现,只是我们过后没有认真思考和总结。其实我修的不是很好,但是当我正念很足的时候,师父就让我去运用神通。

比如在二零零五年我被绑架时,恶警给我使用酷刑,目地是逼迫我出卖同修,把我弄到地下室用冻刑对我迫害。地下室的温度是零度左右,当时我穿的很少,而且还来了例假。而恶警穿毛衣、棉袄、大棉袄。他们是两人一班,一小时一换岗。晚换一分钟他们都会骂对方,而我却被他们绑在离地很高的铁椅子上,双手分别用手铐铐在铁扶手上,脚悬着,一坐就是五至六小时,而且精神上给我施加压力,不让我给他们讲真相。恶警说:“我们宁愿下地狱也得完成我们的工作。我们这个地方死了多少你们这样的人你知道吗?”此人叫王立学已遭恶报(长春六一零)。直到恶警被冻的实在不愿意再下来时,他们才把我送回看守所。可是我坐在那里身体里却有一股股热流从体内循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呢!因为我在被害时心里想的是同修,我绝不会出卖同修,也不允许邪恶再迫害我的同修。

邪恶之徒不甘心,隔几天又把我弄出来搞了个提外审,又把我绑架到地下室。那一天正好是平安夜,这一次我穿的更少,连棉鞋都没穿。他们看我不配合就上到上边去“研究”,临走时说这回可要给你提高提高层次了。我知道这是要给我动刑了,我说不就是一死吗,死我不怕。当时还想马上死去还省得遭罪了。恶人看透了我的想法,就说你想死我还不让你死呢,让你比死还难受。这样他们就去研究怎么对我施暴。

这时我想绝不允许邪恶再迫害我,我运用师父给我的佛法神通把他们的场打乱。师父说:“大家可能听说有这样的功夫,在小说中写到什么金钟罩、铁布衫、百步穿杨。轻功啊,有的人可以高来高去的;有的人甚至可以遁入另外空间。”(《转法轮》)那我就发功把他们的场打乱。不一会他们下来之后问我想好了没有?我说我不会出卖我的同修。他们就开始准备刑具:什么绳子、塑料袋、铁链摆弄了半天,因为那个地方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什么刑具都有。最后什么也没用,恶警王立学和另一个恶警分别把我的双臂从后往前掰。第一次、第二次掰的时候疼痛难忍,但是我就是坚持并喊:“师父救弟子!师父救弟子!”第三次掰的时候我想反正我有师父管我了我不喊了,我开始背《论语》,当我刚背第一句时,恶警王文学说算了不给她上了,明天把她儿子找来,到她儿子学校去,让她儿子辍学,让她丈夫下岗,给她判个十年八年的,不怕她不招。然后就把我送到他们休息的地方,不让我睡觉,轮番的看着我。

第二天,他们真的把我丈夫找来,找我儿子我儿子不来。当时我家全靠我丈夫工资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大学,我丈夫舍不得花钱打车,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来看我。看我冻的全身发冷,心里特别难受。我说如果给我判刑我主动和你离婚绝不影响你。我丈夫说就是判你个十年八年我也等你。恶警一看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只好又把我回拘留所。过了一个月后就把我送往劳教所。一路上我喊着“法轮大法好”:对着机器发正念,并告诉它:“我是大法弟子,不允许参与对我的迫害,给我制造假相。”结果就真的出现了假相,是严重的冠心病。结果劳教所不敢收我。派出所不甘心,还想迫害我,我就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就出现了全身抽搐的现象。这时恶警一看没办法只好让我丈夫打车把我接回家。

因为我修炼有漏,二零零六年又一次被邪恶钻空子再一次被绑架。这一次因为执著心太强,人心太重、正念不强,结果正念不好使还是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修炼对我们的要求也高了,遇到问题我还是不会向内找,师父几次点悟也不注意,被关在看押所里还不向内找,还认为自己做的不错,不会出问题,当时把做事当作是修。结果又一次被非法劳教(因二零零一年我已经被非法劳教过一年)。

虽然在劳教所里我没有配合邪恶,什么也没写过,但是回来后,我基本上就不参与大法弟子的整体活动,认为还是自己单独做三件事比较安全。这已经不在法上了,是一种严重的自我保护心理。结果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一次遭绑架。这一次我被关在拘留所里一次一次的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比如;看大法书发困、自我保护、这是对师、对法的最大不敬,证实自己,看不起不精進的同修,还有妒嫉心等等。

但是,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有漏也不许迫害,我是大法弟子,就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做的不好我会在法上修,谁也不许阻挡我做好三件事,不论是谁,是什么层次我全发正念清除消灭它们。外面的同修二十四个小时不停的发正念,清理我空间场,国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在送我往劳教所的路上,我请师父加持我并把各个空间的佛、道、神都请出来帮我清理,连地上的一草一木,甚至连土地佬我都把它们找来,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不允许参与迫害,不允许劳教所接收我,一定要把我退回来,谁参与谁是有罪的。

虽然我天目一直是关着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我感到师父赋予我的能量特别强。我感到天空有师父的法身,感到有各路佛、道、神都在,能量场特别强。结果邪恶之徒送我三次都没有送進去,而且连字都没签,就让我丈夫接我回家了。

我现在每天也都在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但有的时候旧势力强加我迫害的阴影总是出现,我就用正念清除它,我也不承认它,因为我的使命就是随师助师正法,不是来承受迫害来了。同时我也努力的修好自己,再不是在受迫害时找自己,而是我就是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修好自己,就应该和大家整体配合做好三件事。修出大的慈悲心,真正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做三件事上还有很多奇迹。只是觉得不如同修做的好,所以也就没有写出来,今后我会一定认真学好法,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