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

  • 甘肃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灏遭受的迫害

  • 河北东光县法轮功学员代占堂遭迫害经历

  • 我在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和图牧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 河北易县公、检、法沆瀣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

  • 目睹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杨成刚遭迫害经历

  •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张博婧遭受的迫害

  • 甘肃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灏遭受的迫害

    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灏,男,四十七岁,个体户,会宁县柴门乡人。九九年七月后,为法轮功到省政府上访,被会宁县公安局非法拘禁二天、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此期间,会宁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具财带公安干警非法抄了王灏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录像带和放像机、VCD播放机。王灏被劫持到会宁县公安局和会宁县政法委在会师镇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在以后的日子里,当时的会宁县公安局长宋廷淮、国安队长王彦彩经常辱骂王灏。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白银市政法委经常到王灏家威胁、恐吓、辱骂王灏及其家人,因此他的两位老人放弃了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四月,会宁县公安局和会宁县政法委在会宁县电影院组织举行了全县职工大会,捆绑了姜振光、王琴芳等法轮功学员。同时在拘捕大会上,用大卡车将王灏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拉上绕城游行侮辱,并以此恐吓老百姓,将所有法轮功学员从城关派出所排队到电影院(绕会宁城半圈),手段卑鄙、恶劣。二零零一年秋,王彦彩、曹广新将王灏强行拉到公安局,拳打脚踢,折腾一番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七日,会宁县公安局干警何明仁用哄骗的方式将王灏劫持到公安局非法拘留三十天。后被会宁县公安局、政法委改劳教一年。会宁县公安局马副局长、连权珍、符建峰等直接把王灏强行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期间,家中七十五岁的伯父病危,劳教所都不让去看,结果老人在五月去世。王灏在劳教经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超时的苦役。

    二零零二年十月,甘肃省政法委、六一零,白银市政法委、六一零,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先后几次到王灏的小卖部来威胁、恐吓、辱骂王灏及其家人,市政法委、“六一零”一女人恐吓说:再炼就劳教、先交两千元,工商局、乡政府各送一人陪你,工资你发,啥时不炼啥时回家。并说要用扎绳捆、要用铐子铐。会宁县政法委刘汉宝、六一零郭伟、康映祥、石磊,会宁县公安局杨仲科、王世全等都给帮腔。当时,王灏的妻子何素梅说:“是谁在干扰社会秩序,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我们就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我们哪里做错了,你们三天一趟五天一回要干什么?”郭伟气势汹汹地说:“这是市上的领导,你说话要注意点儿。”何素梅又对他们说:“我们老老实实做生意,你们经常来骚扰我们,我要叫周围的人来看看,是谁在干扰社会秩序,你说我们的生意还做不做了。”他们觉得理屈词穷,便灰溜溜地走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法公安人员在王灏的旁边安插了一药房司药员连军等人常年监视王灏一家人的行动,并随时汇报王灏家的来往人,电话常年监听。由于持续迫害,王灏的父母亲便都到乡下去了,不敢到小卖部里来给王灏帮忙。一家人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河北东光县法轮功学员代占堂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东光县东光镇十二里村的法轮功学员代占堂,五十多岁,是乡亲们公认的诚恳老实的庄稼人。夫妻俩除种地外,还经营一个小机磨房,一方面服务乡亲,一方面供养三个孩子上学。

    然而一九九九年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代占堂夫妇遭到当地邪党人员的骚扰、绑架、肉体折磨、勒索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金庄乡(现已划到东光镇)派出所指导员赵兰芬带人闯到代占堂家非法搜查,抢走法轮功书籍,理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联名上书中有他的名。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里村一法轮功学员到看守所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送被子时遭非法拘捕,代占堂也遭政保股警察霍星池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三千元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东光镇政法委书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杨晨光以防止进京上访为由,敲诈代占堂所谓保证金二千元,被迫交纳非法罚金的还有本村法轮功学员代玉池。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代占堂夫妇俩到邻村讲真相,被人构陷,一同被绑架到县看守所。代占堂的妻子被县政保股长宫敬温等人背铐在暖气片上,前半夜暖气烫人,下半夜冻的手麻,后来警察敲诈家人三千元后才放了代占堂的妻子。

    代占堂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宫敬温等非法刑讯逼供,二个月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恶警为使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先是七天不让代占堂睡觉,强迫背监规,接着是体罚:坐小凳子、不让上厕所、开飞机(弯腰两臂抬向后背或弯腰头顶墙)、殴打(恶人有时将扫帚把都打断),并遭受长时间等酷刑折磨。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报纸等。代占堂被迫写所谓的强行转化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恶警为巩固所谓的“成果”,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天天上洗脑课,限制与亲人的通讯、接见,随时翻查个人物品。代占堂的个人帐户上仅存的一点钱,也被恶警扣去一百元。

    邪党多年的骚扰和迫害,使代家的生活雪上加霜,至今一家人仍挤在还没翻新的简易旧房里。


    我在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和图牧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文/内蒙古法轮功学员

    本文是一位内蒙古法轮功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她曾于二零零五年底在列车上被警察绑架,在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遭迫害,之后被劫持入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两年。

    遭绑架到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号晚九点多钟,我回内蒙,在大连开往海拉尔的列车上,看电子书时,被恶警王宝林、柳涛发现,被绑架到海拉尔铁路公安处。当天,我被送到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

    海拉尔属于大兴安岭高寒七类地区之一,看守所里一点防寒的物品都没有,什么被褥更不用想,白天黑夜就在凉板子上,里面有一好心人看我很冷,我俩合盖一床被子。

    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看守所所长、狱卒都很凶恶,恶党的假、恶、斗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一切不配合,绝食、不穿那里的衣服。后来陆续又来了五名同修,我们集体绝食。同修们都被灌食,有时食物被灌到支气管里,有时,被灌到肺里。由于我身体的关系,医院大夫不给灌,输液维持。我住在大里头,当恶警叫我出来时,从走廊里头往外走时,两边关押的刑事人员,他们都扒在窗上用一种友好和善的目光看着我,握着拳头对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叫我扶着墙走,别摔着。他们都很敬佩法轮功学员。

    柳涛、王宝林是远近闻名的恶徒;曲靖平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此人很邪,他们都在恶人榜上。在翻我兜时,柳涛、王宝林强行抢走我二百多元钱,还我时,只还一百元,另一同修被强行抢走六百多元,还时只给三百元,都减半还给法轮功学员。由于我不配合,柳涛打我一嘴巴子。我看他的眼睛发正念,他马上走了。以后一直没找过我,曲靖平找过我三次,我每次都向他们讲真相。

    牙克石有一法轮功学员孙艳,五十九岁,没结过婚,恶警们对孙艳大打出手,骂的简直就是流氓恶语,与禽兽无二。后来他们也不敢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了,怕发生意外承担责任。把我们六人同时送到医院一个大房间里,警察每班四人并三班轮换,强行输液,我们能拔掉针头的就拔掉,不能拔针头的我们就上厕所,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入厕所里。我们向警察讲真相,大部份认同,而且很同情我们,有的告诉我们怎么说,怎么做。

    有一岁数大些的警察告诉我们: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也有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把手机借给我们打电话等。更有当地人拿着当地法轮功学员散发的材料与标语,去到医院我们住的房间门口,按着材料与标语上的名字喊我们。公安处及看守所领导也改变他们当初的恶态。我们深知是国内外法轮功学员为营救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绝食五十三天,我们六人同时被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两年。

    在图牧吉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一月份下旬,我被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男、女队只一墙之隔,还有一个保安沼监狱。

    女队下设两个中队,一个是“转化”迫害法轮功的组,那时是警察马红云任组长,现任两恶警李爱晔、翟秋华。两个犹大、两个刑事犯。一百多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是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与基督教徒等等。恶警先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把他们那套谎言强加灌输,否则就强迫“转化”。

    还有一个所谓的“教转中心”。在大队不“转化”的都送到“教转中心”。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劳教所的副所长(现已撤掉),教育科的科长宋靖、科长张某、科长朱某、劳教女队副大队长邸风荣、王桂荣、警察包某某。

    “教转中心”设在医院二楼大东头的最里头,一个大铁门与外隔开,中间是走廊,右侧是一个较大的办公室,墙上挂满邪党的宣传与造假血淋淋的图片,一台电视,一个恶警的休息室。另一侧是恶警的寝室,在最里头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墙壁还有新、旧不同的血迹,只要踏入此屋半步,就听“当啷”一声大铁栓把大铁门锁上。阴沉沉、黑暗暗。做什么,哪怕上厕所,都有人看着,没有一点自由,不许与任何人说话。警察睡在床上,铺两个毡子、两个褥子,很厚的被子,还吵吵冷的不行。

    我住在地下,只有一个能容下我的小木板子,一个褥子,门缝有一尺多高,呼呼的风往里灌。除吃饭、上厕所外,全天全宿站着,戴上手铐,固定在铁架子上。这里连推带搡、连喊带骂、脏话满天,“包夹”我的四个人都受不了,同时给我跪下,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姨,你就说句不炼吧!咱回家再炼,我们都受不了了。恶警在迫害我的同时,也同时在给她们施加压力,四个“包夹”三个明白真相的,两个退出团、队。

    一年以后,我被安排下到中队,进到车间进行奴役劳动。我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遭迫害两年后才被释放。


    河北易县公、检、法沆瀣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由原河北易县公安局长张五进、副局长张建华为首的中共党徒,在易县组织了专案组,由张建华任组长,对涞水、易县、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数天之内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

    张建华、张五进对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刑法之残酷让人难以想象:对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连夜施以老虎凳、铁椅子、电棍、毒打、几天不许睡觉等酷刑审讯,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酷刑折磨下昏死多次。他们还威逼法轮功学员带领恶警去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不去就往死里打,抓不到也往死里打。

    当时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有:易县的王新丽、王亚琴、张茂安、岳吉庆、鞠志恭、马秀琴、胡胜华、李桂敏等;涞水的张东生、张长生、闫和泉、石文水、曹小刚、刘玉敏、曾淑芬、王玉玲,曾建忠等;北京市房山区的张文心、张福祥等。

    这些法轮功学员中被非法判刑的有十一名,最高刑期为十五年,其中李桂敏被判十三年,在易县看守所就被迫害致死。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张建华、张五进勒索现金五千至几万元不等。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还有:
    易县原县委书记刘金庸;
    易县县委副书记610头子张树林、宋海振、
    政法委书记于连友;
    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田国军、许淑珍、张海燕;
    易县刑警大队警察多名;
    易县法院、检察院、保定中级法院参与非法审判、起诉法轮功学员。

    易县法院判决书为:(2002)易刑初字第68号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情况如下:

    张东生,涞水县栗村人,原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被非法判刑15年,现被关在石家庄监狱遭迫害;
    张长生,原涞水县农业银行工作人员,被非法判刑10年;现被关在在石家庄监狱受迫害;
    曹小刚,涞水县东关人,被非法判刑13年,曾在保定监狱被迫害(已回家);
    闫和泉,涞水县北龙泉人,被非法判刑11年。曾在保定监狱被迫害(已回家);
    石文水,被非法判刑9年,涞水县祖各庄村人,原工作单位铁路(现已回家);
    马秀芹(女),家住易县迎宾路6号,被非法判刑9年,关押在河北太行监狱,后被转到石家庄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鞠志恭,易县凌云珊乡南韩村人,被非法判刑7年,在唐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得半身不遂;
    李桂敏(女),家住易县迎宾路长兴胡同34号,被非法判刑13年,在易县看守所上诉期间被迫害致死;
    胡胜华,女,家住易县东关家属院,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河北太行监狱,后被转到石家庄女子监狱遭迫害;
    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张文心、张福祥被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于该项非法判决有关的信息:

    一、判决书时间:2002年11月26日
    审判长:贾振起
    审判员:姚士春
    审判员:张伟
    书记员:牛凤英(女)

    二、易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易检刑诉字(2002)第49号。
    起诉科科长:高建胜
    检察员(即公诉人):倪建萍(女,涞水县义安镇人)
    起诉书时间:2002年6月12日

    三、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03年保刑字第2015 字。
    裁定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田文江
    审判员:王和平
    审判员:李环
    裁定时间:

    参与迫害责任人电话、住址
    张五进:
    办公室电话:0312-3052855
    手机:13903126436
    住址:保定市中华小区

    易县迫害相关单位及相关责任人:电话区号0312,邮编:074200:
    易县看守所电话:4700162,4700161
    易县拘留所所长:刘所长、张所长、陈所长
    易县公安局电话:8225111
    易县公安局局长:翟国辉
    易县公安局副局长:石庆河
    值班电话:8212110
    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8225111
    大队长:田国军,手机:13832205568;办:0312-821-2918
    副大队长:张海燕、许秀珍
    易县公安局 值班电话:8212110
    指挥中心:8221110
    国保大队办公室:8212918
    易县法院刑事一庭庭长杜启国:小灵通区号:0312-8533192
    易县法院刑事一庭办公室8211321
    易县检察院办公室:8211221
    易县检察院起诉科办公室:8218033
    易县检察院起诉科:(办)8218033
    易县检察院起诉科:科长高建胜1390891670


    目睹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法轮功学员李玲就是被该监狱的恶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的。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不止李玲一人,据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史迎春、王淑霞、张桂芝、刘丽华、王秀霞、石胜英、房玉琴、孙玉华都是被该监狱迫害致死。

    一位曾遭该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无法用语言形容辽宁省女子监狱有多么的邪恶。以下是该法轮功学员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事实。

    我是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的。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逼我说报告词、认罪、转化。我不配合,果海燕、安蕊等恶警威胁、恐吓我,我就是不吱声,他们逼我在办公室站里很长时间,后来让小队长把我带到生产车间干活,找一个杀人犯和一个吸毒犯俩人二十四小时包夹我,不许我和任何人说话 ,连半夜去厕所都得两人同时跟着,因我不“转化”(放弃信仰)、不认罪,就不让我往家写信、不让我见家人,没有一分钱,没有被褥和生活用品。监狱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长时间的体力奴役,有时加班到半夜或一夜;伙食非常差,经常吃不饱;经常听到或看到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的事,在这邪恶的环境中,我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处于严重贫血状态。

    每天生活在红色恐怖中,经常看到、听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事情,可以说无法用语言形容辽宁省女子监狱有多么的邪恶。

    约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三监区的李玲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绝食,恶警指使犯人用被子捂上打,李玲被打死。大连法轮功学员赵爱丽被关在监控室和库房里,恶犯人时修丽、刘岩等人把她吊起来打,赵爱丽被打得昏死过去,牙被打掉四颗,胳膊失去知觉;胡艳波被迫害得精神一度失常。有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在库房里强制转化,去厕所时碰到看见她们身上都是伤,折磨得不象样子。

    那时,每天出工收工时 ,都能看到监区长徐中华指使犯人王茵等将一位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一小队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后该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是人间的地狱。我每天都耳闻目睹恶警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参与迫害的人员:

    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时,当时的监狱长姓黄,政委姓戴。三、四监区是服装厂,三监区区长即宏大服装厂厂长,姓孙 ,后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得癌症死了。科长是果海燕,干事是安蕊。

    二零零四年,辽宁女子监狱由沈阳市内搬到现在的地址后,狱长黄某被调走,李森调来当狱长,政委还是戴某;调来三、四监区即宏大服装厂厂长李宏卫;果海燕调到狱里当科长,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监区科长是郭乃娟、安蕊、张秀丽,干事陈杰,队长是白晖、徐曼、于立杰、王宏云、赵淑梅、李春芳等;四监区区长徐中华等,他们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杨成刚遭迫害经历

    杨成刚是贵阳市白云区法轮功学员,在炼法轮功前身体有病、炼功后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为国家节省了医药费。可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中共构陷、迫害。

    2000年10月26日,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在白云区公安分局、龚家寨派出所的配合下非法抄了杨成刚的家,同时将他绑架到云岩区公安分局被铐在暖气管上一整夜。27日被押到贵阳百花山拘留所拘押20天后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四大队,被非法判了3年劳教。

    因杨成刚不配合所谓“转化”而被关小号迫害,房间又小有冷,便桶就在床头边,臭气呛人。40天后被转到专管队迫害,监管人员强迫他看污蔑大法师父的电视、资料。杨成刚不配合,于2001年7月16日被转六大队四中队迫害。这期间又被非法关押,警备大队恶警们用诱骗、伪善、审问,用亲情等手段就是“转化”不了他,又于2003年元月转到新收五大队迫害。晚上轮流审问不准睡觉。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张博婧遭受的迫害

    张博婧(女,三十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成为李老师的一位弟子。学法不久,身体发生奇迹般的变化,折磨她多年的心肌炎、哮喘性支气管炎在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的情况下完全康复了。

    通过学法,张博婧深知这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一部伟大佛法,可是就是这么一部高德大法,在九九年七月却被诬陷,被打压。张博婧为大法师父鸣冤,先后三次去北京请愿。

    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的七月。张博婧和同修顺利地来到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旗杆附近他们炼起了第二套功法,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冲上来三四个警察,他们连拽带拖,把他们几个往警车里推,警车里已经坐满了一车的法轮功学员,然后警察让每个法轮功学员报出自己的姓名、家庭住址。车上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穿着便衣的警察就用塑料管抽打张博婧的脸逼报姓名,脸立刻又红又肿。随后被拉到门前派出所,到了晚上用客车拉到平谷派出所,于是第二天早上,被送到了黑龙江驻京办事处,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大约两、三天的时间。阿城和平派出所的包片民警姜成彦和一不知名的警察,把张博婧绑架回了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姜成彦勒索了她家两千元钱,又勒索张博婧所在的职业高中两千元钱,把其放回了家。

    张博婧的学校因为她进京上访而受到牵连,学校所有的文明单位的称号、教师的奖金,都被阿城“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取消。开学张博婧交完四百元的学费后,学校让她交派出所勒索学校的两千元钱,张博婧没交,就被迫辍学了,实质上就是被学校变相开除了。现在姜成彦被调到阿城区“六一零”,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两个月后张博婧和妈妈第二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大法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天安门广场到处是警车,马上就有警察过来,把她们推进了警车,带到门前派出所。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张博婧始终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和住址,门前派出所的恶警用胶皮条抽打张博婧的臀部,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一个多月不敢坐),他们拿她没办法,天黑之前就把她放了。

    同年的十二月,张博婧第三次上北京证实大法,再次上天安门打出大法的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警绑架到了门前派出所,恶警利用欺骗的手法让张博婧报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说报完就放回家,因为看到天色已晚,张博婧就相信的恶警的谎言,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和住址。结果他们不但没放,还把她送到房山派出所,两天后被绑架到黑龙江驻京办事处,然后阿城“六一零”的警察把她绑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然后被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因为劳教所环境恶劣,她身上长满了疥疮,痛苦难忍。张博婧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放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和平派出所的一名恶警给张博婧家打电话,问是否在家,不一会闯进张博婧家三名恶警对其家非法抄家,还问张博婧爸爸和她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说炼,他们就把父女俩带到了和平派出所,当天下午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送到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在万家集训队,邪恶之徒逼迫张博婧放弃修炼,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就一天一天的罚坐小板凳;罚蹲着,最长达一上午;有时候不让睡觉,到半夜十二点。强迫看诬陷大法、谤师谤法的录像,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他们对张博婧一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下,张博婧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然后被安排到了第七大队,在那里被强迫做奴工,强迫做非人的超体力劳动,修布、编汽车座垫、粘假睫毛等等,一天被强迫至少做九个小时的劳动,有时候活着急了要加班到半夜十一点、十二点。二零零四年八月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