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化解了一场风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晚上十点半,丈夫的手机震动了两次。我正在上网,电话就在我旁边充电,第二次震动时我把手机拿给了在客厅看电视的丈夫,丈夫接过电话看了一下没有接听,表情有些不自然,说是牌友打来的,应付性的给牌友打了个电话:你们玩吧我在家看电视。半小时后突然有人敲门,这么晚了谁会来?开门一看是个女人,抱着两岁左右的孩子,一会儿这个女人的妹妹也跟来了。

几年前,丈夫在舞厅里有了外遇。这女人到家里来过,丈夫不在家。那时也是很突然,很意外。她来就是想让我知道丈夫和她的关系,说完就要走,我拉也拉不住。丈夫回来后很害怕,我当时很生丈夫的气,我一直认为和丈夫俩人很恩爱,从来没有为家务事争吵过,在亲戚邻居中我们俩人是模范夫妻。没想到他会干出这种事,我很伤心,很委屈。一晚上几乎没有睡,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打开《转法轮》看,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师父的话点醒了我,使我慢慢冷静下来,原谅了他。我告诉丈夫:“我是学法轮大法了,不然我是不会这样对待的。”丈夫当时很感动,说:“我算服法轮功了,你炼吧,以后我再也不反对你炼功了。”并且表示和那女人断绝关系,再也不来往了。我很相信丈夫的话。

我自从走入炼法轮后,身体变好了,十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脾气也变好了,人变的祥和,亲戚朋友听我说话心里感觉很舒服,心胸也开阔了,什么事也不计较了,比如:以前丈夫给他大哥二百块钱,我心里都很不平衡。现在他无论给谁钱,给多少,我从不计较,有时甚至还很支持,主动化解矛盾,跟两个嫂子妯娌之间和睦相处,待公公婆婆象亲生父母,公公去世后,我主动把婆婆接到我家里来,一住就是几个月,精心侍候。特别是今年,身体健康的婆婆突然摔倒,得了偏瘫,住医院治疗期间,我尽心尽力的照顾,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同病房的病人及家属都夸我婆婆有福气,娶了个好媳妇,丈夫也很感激。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不敢相信。五年来他们不但没有断绝关系,居然又有了小孩。我想自己是炼功人,要守住心性,她们到家来就是缘份,不管是善缘还是怨缘,我要慈悲善待,大法都能够善解。我说:你们骂也骂了,闹也闹了,我没有骂你们一句,也没有还你们一句。为啥你们知道吗?因为我炼法轮功。我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我做到了,法轮功就是教人学做好人的。你们来了就是缘份正好告诉你们,不要受电视谎言欺骗,你们这事我不感兴趣,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法轮功是啥,告诉你们福音,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

我就打开电视给她们放神韵艺术团演出的《2010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接下来又放了《风雨天地行》天安门自焚真相。一晚上大家都没有睡觉。同时也给她们讲了善恶有报,这时天也亮了,她妹妹催她走,她说她不走了,表示要跟我学炼法轮功。我说:你真想学,你就先听听师父的讲法,然后再学炼功动作。她同意了,我就给她放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到下午九讲全部听完,接下来我又给她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当学到第三套功法冲灌时,她说她受不了了,往沙发上一歪不学了。

第三天她说肚子疼,样子很难受。我跟她说:你要真心相信大法,你就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真管用。我同时想启发她的善念,坐在她旁边给她说:我知道你很痛苦,其实当人就是苦,人人都苦,所以人不能干坏事,干了坏事要偿还,就更痛苦。你的心底还是善良的,你也不想做坏事。现在改还来得及,走好以后的路……。她听后流泪了,她知道我是为她好。

第四天,丈夫也在家,我想正好放“四•二五”真相给他们听。这女人突然冲着我说:“别给我再说你那个大法了,我不听,我不会象你一样的学。”我想到师父讲过世上的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是师父的亲人我也要象亲人一样的善待她们。我更不能糊涂也跟丈夫闹,我应该宽容自己的丈夫。我和他们说:我和丈夫是二十年的夫妻了,我们结婚是拜过天地,拜过父母的,是天经地义的合法夫妻,婚姻是很神圣的,也是有誓约的。你们在一起胡作非为是违法的,也是犯罪。如果是谁把别人的家庭拆散了、破坏了是要遭报应的,当然不是说你。我丈夫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但是我不能因此把他推到火坑里。我也不想把你往火坑里推。

第五天,我照例是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放《普度》音乐给他们听,接下来放大法真相。丈夫,她妹妹都在,心想机会难得,让他们多了解一些真相,不再受谎言欺骗,做个好人。大约十点钟左右,这时,对我的心性考验又来了,这女人居然疯狂的把胸罩脱下来扔在客厅的地上,她妹妹在旁边喊:“脱!脱!再脱!全脱了!”当着我的面在我丈夫面前脱衣服,显然是冲我来的。一边脱一边说:“炼成神仙了还会生气?神仙就不会生气!”我起身离开了客厅。

下午,她接着又开始和我丈夫闹,跳楼自杀的,逼丈夫说离婚。丈夫说了句刺激我的话,拿着包开门出去了。这对我来说真是一关接一关的。丈夫出去后,我先把自己的心稳下来,然后又平和的给她们讲了我修炼法轮功后自己身心受益的体会,讲了“三退”保平安。她们明白后,我用化名给她们姐妹两人作了“三退”。

我同时向内找自己,找到了色欲心,疑心,执着自我的私心,爱面子心,不让人说,别人一说就炸,只看别人的不足不修自己,学法不入心思想溜号,发正念手倒等等,一找到这些自己猛然醒悟。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什么都知道。

第六天,端午节丈夫放假在家,我又放法轮功真相给他们看。丈夫在家时她又凶了起来,又冲着我来了。我很伤心,感觉身体发胀,胸口憋闷,吃不下饭,很难受。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怎么会这样呢?就在我最难以承受的时候,想起师父的法。当我把心摆正了,身体一瞬间轻飘飘的,容量也加大了,天清体透的,心态又祥和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也感到她很可悲,真不知说啥是好。真正体会到救人难。

我劝她走她不走,我想可能是她明白的一面还想要了真相,我还是想救她,无论她接受多少对她都是有益的。于是接下来:

第七天,第八天,连续两天我放《九评共产党》光碟给她看。

第九天,接着放《我们告诉未来》,《预言与人生》等等。并告诉她:希望她珍惜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那段时间,我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休息,早晨三点半起床炼功,炼完功,发六点正念,然后下楼去买菜。我在家一日三餐给她们做饭并端到桌上,她们吃完我再收拾盘碗洗刷。丈夫除放假三天在家外,其余是每天早上八点钟以前离开家,直到深夜两、三点钟才回来。回来睡在客厅沙发上,也不与我说话,打招呼。那女人一见到我丈夫回来也到客厅,睡在另一个沙发上,或者就睡在沙发上等我丈夫回来,他们有时说话有时吵闹。我白天给她讲真相时,她很平静,晚上我丈夫回来她就变样了。看到这些,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感觉空气象凝固了一样,让人窒息,一小时象几年一样漫长,身卧牢笼的感觉,剜心透骨。师父说:“大家看到了,非夫妻之间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是人类的罪恶,破坏着家庭,败坏着人伦。”“不正当的两性关系在人这也是犯罪,神不会干这些肮脏的事”(《曼哈顿讲法》)。

女儿上高中正赶上考试,家里突然弄来了一帮人,在家吃、住、闹,还来个小孩与我女儿争爹。女儿压力太大了,一下子承受不了,哭了几个晚上。女儿很伤心,几乎不在家吃饭,都是在外边随便吃一点,无名火也往我身上发。

我跟女儿说:“妈妈做好人没有错,妈是炼功人,听师父的话善待她们,我们的家是师父说了算,谁也破坏不了,咱要信师信法,要精進。”女儿很听话,学了师父的《曼哈顿讲法》讲法“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啊,大家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受到损失的时候修炼人都付之一笑”。女儿说:妈,我也应该“付之一笑”。女儿的心性也提高了,对待那小孩也和善了。女儿对我说:妈妈其实对别人好了,自己也舒服了。我知道是女儿同化了法轮大法,同化了真、善、忍宇宙特性才舒服的。

我每天下午学一讲《转法轮》,四个整点发正念,下午又长时间针对自己自身空间场发正念。清除破坏大法弟子家庭的一切邪恶生命,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做饭时,我就背师父的讲法,背《洪吟》。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大法弟子,是在人间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的一切只有我师父说了算,请求师父为我作主。

每天晚上上明慧网,正好就有和我当天情况类似的交流文章,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每天都能找出自己的不足,几乎天天如此,正念也越来越强。还有身边同修的关心和无私的帮助,在法理上切磋,帮我明悟法理,点悟我:“这事拖这么长时间,已经影响到你做‘三件事’了,也影响了你们的正常生活。你一味善待她,慈悲她,是不是你的善让她了钻空子。师父讲过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你也应该在这件事情上体现出大法威严的一面。”我听了觉得很在理。当天上明慧网也看到要揭露邪恶,曝光邪恶。我一下明白了,我以前没有悟到这层法理:曝光邪恶也是救度众生。悟到应该曝光它,因为它是邪的,阴性的,是怕见阳光的。

当我决定要曝光时,也就是她到我们家的第十九天,我的亲戚从外地赶来,分别从五家来了五个人,这五个人全是先后明白大法真相,走入法轮大法的人,知道我这里发生的事,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要来看看。当天,在大家正念场的作用下,邪恶自败。那女人跟我丈夫说自己快要崩溃了,我知道是她背后的邪恶生命受不了了,同意要走。送她走的时候,她两次对我说:谢谢!是她明白的一面很感激。有三位亲戚当天没有回去住在了我家里,同时我也很意外,因为我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同一天会来这么多亲戚。突然一下子悟到了,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是师父在帮我,看来是曝光邪恶做对了。又一次见证“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第二天,送走了几位亲戚回家打开明慧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感慨》,我泪流满面。

从这件事的发生到结束,我始终要求自己要听师父的话,做到大善大忍,我做好了,是在证实大法,心想你们不看真相,那我就实实在在的做给你们看,我做到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真诚,宽容和忍让,做事先考虑别人,无私无我。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和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生活在大陆的社会环境中人人感到恐惧,人人都是受害者,因为都知道中共的残暴。我得法时又是迫害的高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得法),从我走入法轮功后,虽然没有经历九九年“七•二零”,也没有遭受到任何个人的迫害,可是外部环境的影响,使我的丈夫,女儿和我的父母(后来明真相也走入法轮功)也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就象明慧网上的一位同修说:“另一层迫害是对法轮功家属的无形的迫害,比如家里电话被监听,跟踪,随时被抄家。家里来个人,居委会都要斜着看几眼甚至登记。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上学,评所谓的三好生没有你孩子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迫害,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迫害。只要他家里有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让他们签字啊,对法轮功表态啊。在压力下,甚至整个家庭动摇你,劝说你,跪倒一片求你放弃。所以这不是只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整个对社会中尚存的正信和良知的迫害。中共是这种邪恶。所以这种迫害不是只在劳教所监狱,而是渗透到社会每一个细胞,每分钟都在進行着。因为你每分钟都在精神上感情上承受着这种压力。”

师父说:“迫害者为了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真善忍’的这群善良民众,不惜毁掉人类的道德,宣扬假、恶、暴、色情那些人类社会最坏的东西来对抗法轮功。”(《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所以,从另一方面说每个家庭都受到冲击,我丈夫也是其中受害者,只是轻重和表现形式不同。我对丈夫以善报怨,生活上关心他,精神上安慰他,不给他压力。相信他能吸取教训,分清善恶,堂堂正正的做个好人,为自己生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事后丈夫由衷的对我说:“这次你太聪明了,不然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我说:“你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师父吧,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是师父给了我们的家。我学‘真善忍’没有错,我做好人没有错。”我知道是法轮大法的威力,是“真善忍”的力量,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同时,让丈夫家里的亲人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与众不同,别家遇到这事时,都是妻子跟丈夫闹的不可开交或互相伤害。我不但没有闹,没有伤害别人,还善待所有人。丈夫的大哥大嫂原来是拒绝听真相的,这次竟然主动提到想要了解法轮功,明白了真相。

我当时就想把我每天的体会写出来,一直没有写。现在认识到是干扰。昨天丈夫回来后,我告诉他,我把这事要写出来。他高兴的说:“写出来吧,写出来好让人帮帮我,等回来我自己也得写一个”。也愿与我有相似经历的人看到后能够从中受益,用善来化解夫妻恩怨,使家庭和睦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