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讲真相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八日】我是九八年八月在大学期间得遇法轮大法的。从得法直到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前,早晨到户外炼动功,晚上在同修家炼静功,几乎没间断过。九九年邪党迫害时,我正读大三,那年七月十九日晚上,辅导员就被带走了,当时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第二天早上正常去炼功,但很多人都不见了,感到气氛很紧张也不知为什么。当天下午两点多系里大小领导都到齐了,把我和另一同学叫到办公室,让我们看当时的邪党媒体报道,邪党造谣的媒体把“不”剪切掉,污蔑师父说99年大爆炸是存在的,当时我就说:就凭这一句我坚修到底了,因为我们师父说了所谓的99年大爆炸是不存在的,电视一定是污蔑。学校领导让写“读后认识”,我在很大一张纸上写了三个字:继续炼!

二零零零年毕业后,到现在所在的学校工作,当时听说学校有同修,但也不敢问谁是,因为不知同修当时啥状态,就默默观察。在一次信件中同修告诉我说,一夜之间他们所在的城市大街小巷撒满了大法真相传单。我着急了,在心里说:师父啊,同修们都在做证实法的事,而我现在还没联系到当地的同修啊!当时心里真难受。第二天有人就告诉我谁是同修了。于是就利用晚上没课和同修们出去发传单、小册子、贴不干胶,有时也挂条幅等。经常是只要出去就十一、二点回来,学校進不去就在同修家住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知当时是怎么做到的。

零二年三月刚开学,突然有一天中午,我刚到寝室(家不在当地,在学校住校)教学校长就派人找我,我一到教学楼在一楼门厅,教学校长说:你赶紧让别人回去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我说我的东西别人不知道放哪。“那你赶紧上去吧,他们都在等你。”一边走一边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刚到三楼总校长把我迎到别的办公室说:有学生家长把你告了,现在上边来人了,问你,就说不炼了。我说我不能说假话。“你要说炼就不让你上课了”“他们说了不算,”校长说:“我说了也不算。”我回答说:“对,你们谁说了也不算”,校长很生气的说:“那谁说了算哪?”我笑了,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校长说: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用你上课,你不听我的,我白用你了,你去吧!我就跟校长進了校长办公室。

進去一看七八个人坐在那,有男也有女,当时不知是哪的(后来听说是教委的,也有人说还有610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的)一人问:你还炼法轮功吗?当然炼啊!你炼功有什么好处啊?“炼功可以净化人的思想,处处考虑别人,能使人心情愉悦,身体健康。”他们说:“不学也能做好人哪,你像某某。”我说:“我不能保证别人怎么想或有所求,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学法,我做不到发自内心的、不求回报的、真的为别人好,虽然也能对别人好,但是是有所求的,希望别人记住我的好,对我有所回报。”当时几个人同时问:“那你怎么在课堂上跟学生说人是神造的?”我说:“教材说生命的起源有两种假说:一种是進化论,另一种学说是神造人。教材怎么写的我就怎么讲的。而现在很多考古学家发现的恰恰能推翻進化论;轮回转世反而证明了神造人。你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的态度很坚决,不炼是不可能的。至于怎么决定那是你们的事。”校长说那你先回去吧!我边走边想你们谁说的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后来校长传出话来:当时要停我的课,但校长说:‘高三没人能教,就得她教’,那些人说回去再研究。后来不了了之了。我继续上我的课,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掌控。

不知是零三年末还是零四年初了,政教校长让我去他办公室,我知道是与信仰有关,边走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到办公室一看有两个片警在。一个是我高中同学。校长说他们要了解点情况,请配合。心中马上想到: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和指使。另一人问:你多高?我说:刚才進来你不看到了吗,就那么高。“你再站起让我看看”,我说没那必要。“你多重?”“没称过。”“穿多大号鞋?”“不知道,我买鞋用脚试,不同厂家号还不同呢,哪双合适买哪双。”“有照片吗?”“没有。”“怎么可能没照片?”“就是没有。”“那你签个字吧,我们好交代。”“我不能签字”,“否则我没法交代啊。”他拿起那张纸边走边说,找领导吧,没办法了。我心说你不要回来了。在这期间我们校长出去了。同学告诉我说:你被某地的同修出卖了,省厅直接下文来调查。好你就自己炼,别和其他人联系,你能保证自己不出事,但你不能保证别人不出事,这不,刮住你了吧!(这番话后来校长经常和我说)当时他们的领导也来了在我们总校长办公室。他和我说完先出去的那个人把他叫走了,校长也让我回去上课了。(后来听说市局在我们学校附近蹲坑二十多天,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每天正常做我该做的事情。当时也不知不配合迫害还有更深的内涵,现在提起真是觉得惭愧。)

零五年初由于在班级给学生讲真相,被家长构陷被停课,当时也是自己求来的。当天晚上意识到走旧势力路了,第二天马上找校长谈,校长说是教委的决定,于是几次去教委,和正副所有的局长及书记均讲了自焚真相,大法在国际上的洪传。由于当时还是有强烈的想上课的执著,讲真相的目地是为了寻求帮助,所以当年没有恢复上课。后来我请假出去一年多。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每次和校长及教委人员的谈话都是正和邪的较量,在师父赐予的智慧下每一次都是他们哑口无言(出去一年多,赚五万元为现在的房子打基础了。后来自己买了房子,把母亲接来一起住,母亲也得法了并且家里还成立了学法小组)。

两年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学校又邀我回来继续上课,这回不逼迫写“不炼功保证”了,而是说:“好,自己在家炼,说话应该委婉些,应讲艺术。”当时我理解是师父点悟我要智慧讲真相。现在在班级我通常是以渗透法理为主,告诉他们为人真诚、善良和宽容的好处,有时间讲一些神话故事,打破他们的无神论。当讲到一节课时,很自然的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活体摘器官并且有一个班当堂给学生们放了活摘器官当事者的录音,学生们当时很震惊,也讲了当前大法在国际上的弘扬形势,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唯独起源地镇压,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学生自己就能得出答案。告诉他们如果有人让你们退什么能躲过灾难时一定要相信啊,宁可信其有啊!这个班我是从高一带的,现在高二,已经有一年多的铺垫了,所以当堂放录音时机也成熟了。别的班级都是高三教一年,因为高三学习很紧张,而且单独接触时间也短,所以平时上课时通常将法理渗透其中,时机成熟了就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活体摘器官,不在课堂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课后个别遇到劝,有退有不退的。不注重结果是否退,我觉得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同于过往行人,不能急。没退的我就当我是前期铺垫的。高考前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后期同修劝退打基础。因为高三年年假期都很短,有时间白天也和同修出去当面送神韵光盘和小册子。

和其他同修比远远不足,和师父与法的要求比差的更是天壤之别。但我有正念:我做的会越来越好,早日达到法要求的标准,和师父回家!

初次投稿,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