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八日】其实说句实在话,我这个人既没有什么业务专长,在大法中也没承担任何证实法的项目,加上来到美国这个新环境又不会讲英语,就更显得平庸。但是我毕竟是大法弟子,总得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啊。于是我就想,凡是证实大法的事都是我的事,能干点啥就干点啥,碰到什么就做什么。所以发单张、送报纸、写文章、搞采访、拉广告、推广神韵,我样样都沾边,尽量去做。我想我没什么大能耐,做不了大事,就当个小配角,按照师父的要求默默配合。

师父说:“心里装着法,讲真相才能够使人得救,讲出的话才有震撼力。”(《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认为无论是发单张,送报纸,写文章还是搞采访,拉广告,推神韵,都是讲真相。通过在做的过程中,我对师父讲的这段法有了更深的体会,我认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也是正念正行的过程,要用最正最纯的心去讲才能把人救了。

每次讲真相时,我的头脑里几乎没什么杂念,只有“救人”。看到芸芸众生,还有那么多众生未能得救,心里急啊!所以每次我会全神贯注,察言观色,恰到好处的找机会与人攀谈、聊天、或送真相资料、或谈《大纪元》、介绍神韵、这好象已成了一种习惯。

其实我非常明白这一切并不是我有什么本事,而是师父看弟子有救人的心就给加持,师父曾在《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中说:“我有宇宙存在的最本源的因素,但我不在其中。我是构成一切宇宙智慧的源泉,但我什么都不要。”师父是宇宙中智慧的源泉,如果离开师父,没有了法,我什么也不是,我又能做什么呢?所以每当讲真相时,我都会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我要救他!往往一讲就成,有不少人只用三、五分钟,就给他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

记得我曾经遇到一个小伙子,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时,我对他说:看你长像挺有佛缘,你耳朵垂子挺大,将来可能就是我们大法中的一员。他说:去年就有你们的人跟我说过我有佛缘!我说:那你三退了吗?他说:没有。我说:是入过团、队吧?他说:我党团队都还没退。我说:啊,还是党员?太可怕了,快退了吧!你贵姓啊?他说姓王。我说那你就叫王勇,我帮你退了。他说:父母起的名字不能改,我名叫王伟,真名退了!我高兴的说:你真是名符其实,太伟大了,你会有大福报的。我们在相互祝福中分手。我想这个小伙子他是在大陆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基础上,我帮他退了。其实每一次的成功都有同修们的铺路和默默奉献。

在讲真相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记得有一次我把真相资料递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他拿到手中看了一眼,就立即将真相资料朝我扔了过来,并说:你们吃饱了撑的,……!周围的人立即笑了起来。我平静的从地上捡起资料,对着那一帮游客说:骂娘?谁是娘?祖国是我们的母亲,中共决不是我们的娘!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的后代。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正统文化,我们继承的是仁义礼智信做人的基本准则!中共是继承了马克思西来幽灵的魔教,搞的是假恶暴!中国有句老话:看谁笑到最后!

讲到这里,人群中的很多人态度变了,有两个人主动伸出手找我要《九评》,我再发给其他人,他们也开始拿了。那个对我出言不逊的人,无趣的离开了人群。我继续发着真相资料。传了一大圈以后,我看到那群游客排队来看房子里的自由钟,那个人也在里面。我就迎面走过去,边走边讲: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上下左右都要看一看,这里不是中共一党独裁的国家,好不容易来到美国这片民主自由的土地上,让自己真正享受一下民主自由的权利吧!做一回真正自由的人。这时,我直面对那位骂我的游客和善的说:你知道吗?你刚才对我那样,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你是无辜的!你和我一样,都是被中共迫害的,中共迫害我,不让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中共又颠倒黑白用谎言把你给迫害了——这时那位游客用一种歉意的眼神望着我,对我微笑着点点头,我也对他报以微笑。我相信他到下一个景点一定会拿真相,我对他发着正念,愿他早日得救!我的脑海里浮现着师父的洪吟:“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在这段日子里,因为神韵要来了,大家都在全力以赴的做着三件事,我也不能落下,所以我会经常背着双肩包,里面放着各种真相资料,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随机应变去做。常常在去自由钟发单张劝三退后,我会去唐人街或一些联系到的地方去推广神韵,当然主要去文艺团体或学校,尽量找一些文化层次高一些的,接近主流社会的,向他们介绍神韵。

通过讲真相,我体会到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在讲真相中,去除观念,放下自我,扩大心胸,修出包容,跳出私,修出慈悲,这是升华自己提升境界的过程。通过讲真相我更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给弟子加持,我经常在讲真相回来的路上,感到自己轻飘飘的,身上充满了青春活力。

其实,我在做三件事上,比同修们还差的远,尤其那些做大法项目的,做协调工作的,都非常辛苦,还有那些默默奉献不起眼的“小和尚”,我都很敬佩他们。

记得那天下大雪,深夜午时,一位同修还给我打电话,说第二天要去市场推神韵的事,我很感动,当夜我写了一首小诗,在这中国年之际我将他献给同修们:

天寒地冻忙救人

天寒地冻白茫茫
红尘众生向何方
唤醒迷众步不停
口吐莲花散芬芳

法徒慈悲救人忙
寒风更使精神爽
清晨正念踏雪去
归时吟歌笑风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