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遇事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初,本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花钱雇几名保安人员绑架我丈夫到抚顺洗脑班。当时我又气又恨,完全没有了修炼人的状态。冷静下来之后,深刻反思,向内找。正法已经快到尾声了,邪恶因素也越来越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发生这么大的事?而且这也给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的难度,造成干扰。

同修们切磋:人人都得向内找,不管是整体和个人都有漏,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大家认为环境的宽松,一些同修开始懈怠,学法和发正念都不重视了。认为我们地区这么多年,不管是当局认为的“敏感日”,还是派人跟踪或者所谓严打,当地镇领导从不配合。在邪恶最猖獗时期,市政法委“六一零”准备在我镇大市集中心搭台子搞反面宣传,毒害世人,被当地镇领导拒绝,结果年终评比因为这件事没评上,镇领导说他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他知道真相。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市政法委书记直接点名绑架我地一名同修,他们开警车到当地村委会找书记和村长说明来意,村长马上暗示书记,书记急忙出去给同修的姐姐报信,快通知同修赶快离开,同修这时正好在家,接到电话后马上离开。没想到刚出门不远,正好和警车相对,因车里的警察不认识同修,村长看见同修已出来,也没吱声。警车到同修家时,看见门锁着,没有人,于是就走了。我们村的书记接到过海外同修来的真相电话,心里也知道真相。

在一次镇政府大会上,书记公开担保法轮功学员,所以这次我丈夫被绑架,我们镇领导和当地村委会都不知道。

其实这都是向外看了,把注意安全问题都寄托在常人身上。真正的原因向内去找,觉得本地真相同修们都讲了,忽视了自己作为修炼人的状态,没有按师父法的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无意中生出显示心和欢喜心,沾沾自喜。这些都是没有真正实修向内找,没察觉到,造成隐患。师父一再告诉我们“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负担起洪扬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致印度首届法会》),我们更应该通过学好法,在做好三件事上,归正自己。

事情发生后,有的同修说,明慧网同修多次提醒整体发正念,解体洗脑班,我们都没重视,

这次迫害都到自己的家门口了,再也不能麻木了。同修们主动积极的行动起来,安排好自己发正念的时间,二十四小时接力发,必须做到位,彻底解体洗脑班。在同修整体的配合下,我每天都到“六一零”去要人,找邪党书记、镇长、派出所、村委会,揭露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流氓行为告诉他们谁是真正的骗子。我找到派出所,我问所长:那天市政法委“六一零”的人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非法私闯民宅实施绑架,是不是犯法?所长当时承认是犯法,但是他说不是他们派出所干的。我说不是派出所干的,为什么还有派出所两名干警?所长马上解释说:那是他们找我们带路,我们只能执行。因为我们有条文规定,不管这件事当时对不对,也得执行,后果由上面负责。

我说中国历次运动最后倒霉的不都是执行者吗?他无奈地说那怎么办,只能听“上面”的。我反问,到最后事情结局,上边哪个能给你做主,他一声不吱走了。我告诉“六一零”主任,这次绑架我丈夫,家里造成的一切损失后果,由你们负责。后来他打电话通知当地政府,有什么困难给解决,过几天就让丈夫回来。我们村长也到当地“六一零”要人,镇长都到市政法委协商,让我丈夫快点回来,给我买了柴火送到我家。我不能相信他们的任何承诺,这么多年,我经历太多了,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能走,彻底否定迫害,必须把环境正过来,才能多救人。我时刻不敢懈怠,白天去要人,讲真相,晚上学法,向内找,显示心,妒嫉、争斗、欢喜心全都暴露出来。我心里明白,它不是我,我必须在法中归正、洗净,去掉它。在整个十八天过程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同修整体的配合下,终于走过来。但是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有时人的东西太多。经过十八天,“六一零”把我丈夫送到家。我对“六一零”的人说准备到你家认认门,以前我恨过你,对你有看法,现在我看你挺可怜的,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也许我慈悲心不够,他还不能全听進去。是因为我的心里还是有恨和气,还没真正修出大慈悲心。

通过这件事,认识到旧势力也是针对我这些心来的。我平时看不起丈夫,认为他不争气,不重视学法,发正念,学法、发正念就困,老倒掌,越看越生气。自己认识到这也是情,为什么就放不下。越放不下,就越生气,根本就不可能生出慈悲心来。要想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是唯有学好法,在法中精進。

师父说:“过去我是说过,正法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很短。我多希望你们很快就成熟起来、很快就理智起来,使这件事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来,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现的那么强烈,那这件事情怎么完哪?怎么能说大法弟子修炼好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