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我于九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为何要修炼?人为何要修成佛?经过一段时间,随着学法的深入,集体炼功,我的思想境界不断提高,逐渐明白了这些基本问题,才真正的走入修炼。之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所以我碰到谁都会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对方,也使一些有缘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下面我谈谈一次回乡救人的经历和体会。

亚成的故事

一天早上接到侄子(哥哥的儿子)的电话,要我去省站接他和他舅舅的儿子亚成,亚成要到医院看皮肤病,但不知道怎么走。当我带他们去皮肤科看完病取了药一看,他很沮丧的说:“这病是不会好的了,今天给的这药和我以前用的药是一样的,没啥用。”我奇怪的问:“你患这皮肤病得了有多长时间了?”他心情很沉重的说:“ 三年了!我被这皮肤病搞怕了,一起小点的时候就奇痒难受,坐立不安,睡不好,吃不好,随着发展,三个月下来,就是这个样了。”他一边讲一边把衣服往上拉起来让我看。今年广州的七月份特别热,他还穿着长袖衬衫。看到他从脖子到小腿满身长出象小梅花样式的红肉,微微的还有点血水。可想而知,他有多痛苦。他说:“现在不痒,是疼得难受,以往惯例,一个月左右就结疤,疤皮退掉了,又出小点,周而复始,三年没停过,求医无数,身体搞垮,精神搞垮,经济拖垮,我都服了。”他才二十九岁,被疾病纠缠的无可奈何,对人生好象失去了信心。

我觉得亚成很可怜,很想帮他一把,但又不知从哪帮起,是从经济上帮呢,还是怎么帮呢?平时我有一个习惯,每当遇到难题时,就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我有师父。”念一出,恍然大悟,是啊,这不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面前了嘛!于是,我对他说:“我炼了法轮功十几年了,没看过病,也没吃过药,你想不想炼?”他竟然不假思索,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说:“我炼,姑姑,您教我吧!”

我教会了他五套功法,又送给他一本《中国法轮功》和一套《大圆满法》光碟和炼功音乐让他回去自学。

十天后,我打电话给亚成,问他情况怎样?他说皮肤病好了,我又问他有没有用药?他说:“凡是药都有三分毒,用了三年都不好,没有用。”我又问他是不是比以前好得快,他说:“是,以往要二十几天才结疤。学功后也没痒那么长时间。”当问及炼功情况,他说才学到第三套。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没有电视机和影碟机,只是按《中国法轮功》慢慢学。因为他以前没接触过,也没见过。

师父说:“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 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于是我决定回家乡一趟,也要了却一些心愿。

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把师父的《广州讲法》和五套功法的录音都下载到MP3上,准备了一个小音箱,还备了一些小册子和神韵晚会光盘,就启程回家乡。

到亚成家后,见他五套功法基本都会做了,庆幸我还有一本《中国法轮功》给了他,因为书上有教功图和动作解释。我把MP3接上小音箱,当悦耳的音乐和师父洪亮慈悲的炼功口令播放出来的那一瞬间,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祥和与舒畅,有五个四、五岁的小孩也跟着炼。抱轮时,他们说很累,就坐在我们身边看,当炼第三套、第四套时又跟着炼。师父说很喜欢小孩。真的,他们的思想纯净,特别可爱。这时想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衷心的感谢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

我走时嘱咐亚成,如果不炼了,那些大法书和光盘保管好还给我。他说:“我不管病好不好,我都会修炼下去,按照师父的教的道理去做没错呀!”听他这样一说,我真为他高兴。

固执的堂哥身上显神奇

堂哥在我眼中是一个有文化、有智慧、多才多艺的能人,当过兵,也当过干部。他练的武功很好看,他还懂周易八卦,看相、算命、看风水,择日、改名,用气功看病等等。中年时是得意人物,我们兄妹经常听他讲《三国演义》、《水浒传》、《刘伯温预言》,告诉我们天上那个是文星,那个是武星,他看了很多古书,知道的事很多,特别是古代的故事我听到深夜都不困。众兄妹之中,他是大哥,对我最好,说我又聪明又与世无争。所以我有什么事都跟他讲,记得有一次问他,“我凡事都忍,会不会忍的多了死的快呢?”大哥说:“不会,百忍成金呀!”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他的这句话。也就是这个原因吧,我得法后第一个就是告诉大哥,认为他有文化,又信佛又修道,师父讲的法他肯定领会的好。于是我把大法的书籍都请齐送给他,刚好县城有一个炼功点,他就这样也开始学炼法轮大法了。

大法遭迫害后,大哥不炼法轮功了,练其它功去了。每次见到大哥我都讲大法的美好和修炼后的体会,他也很愿意听,也很关心大法的情况,也用真名退出了邪党所有的组织。几年后,他患了糖尿病。我劝他还是修炼法轮功吧,他说炼。但是病情越来越严重,家庭环境很糟,大嫂盘骨要做换钢板手术;儿女没工作没钱给,大哥大嫂的退休金还要养他们和孙子孙女。我看到这一塌糊涂的家,我有点生气的对大哥说:“你没有真炼法轮功,炼法轮功不是这样的,如果说炼,你也只是炼动作,肯定没修心性。修、炼两个字,修在前炼在后。师父《转法轮》里说的很清楚,你没看到吗?”他叹了口气说:“象你那样,这要放下,那要放下,这也不要,那也不要,我是一家之主,怎能做到呀,这个家不要啦?”我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放下,可我什么都不缺呀!”后来大哥承认他并没修大法,还在练其它功。这几年我讲什么大哥都不信,我对他是失望了,心想:“这么好的大法不修,你愿怎么地就怎么地罢。”对他一点慈悲都没有了,放弃他不理了。但是每次回家乡我还是按例去探望我这难忘的大哥。

大哥住在县城,我想先给个电话打声招呼比较好。接电话的是大嫂。我问大哥是不是去打麻将了?大嫂说:“能打麻将就好喽,你大哥住院了,医生说他的糖尿病已到了晚期了。他的一只眼睛流血水,一只耳朵聋了,现在在重症室。”我想:这不会是见他最后一面吧。当这一念出来,马上否定它。大哥是修炼过大法的,师父不会放弃他的,我要去救他。

我先发正念:清除阻碍大哥修炼的一切邪恶因素,求师父救大哥。到医院见了大哥没说什么就把我自己用的MP3耳塞往大哥耳朵塞。大哥说:“我这耳朵听不到的了。”我说:“别管它,照听就是了,或者明天能听到呢。这是法轮大法资料,你静心的听吧。”回到住宿地每次发正念都加上清除大哥空间场干扰他听法的一切不好因素。

第二天中午,我见到大哥,见他气色很好,很兴奋的对我说:“你能量很强,说我耳朵明天能听到,今天早上真的能听到了,一句话就使我耳朵好了。”我也替他高兴,笑着说:“不是我的能量强,一句话使你耳朵好了,是师父慈悲,没有落下你,在等着你跟师父回真正的家呢,你一定要精進呀!”大哥说:“是的,我觉得师父在等我,病了这么长时间还在这里。我要出院修炼,现在我才听到师父讲的是很高很高层次的大法,为什么以前你请回来的大法书我都看过四、五遍了,都没看到这么高深的法理呢?其他气功师根本讲不出来这些法理。我真是走了一个大弯,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这一次我不会放弃了。”

看着大哥很后悔的样子,我告诉他多学法,主意识一定要强,不要受外来干扰,所学的其它东西全部扔掉。”大哥说:“我知道怎么做的了。是了,这机子你能给我吗?里面的歌很好听,当我听到法轮大法好时,我也跟着唱,护士以为我做梦呢。太美好了。”看着大哥兴奋的象个小孩。我马上说MP3可以送给他。现在我大哥情况很好。在此衷心的谢谢师父救了大哥。

三十二年的同事得救了

三十二年前,单位里有一个小伙子小欧比我小两岁,那个时候我有几张黑白照片叫他帮我上颜色,他提出的条件是送给他一张照片,我同意了。后来我结婚随夫调到广州工作。今年五月份,小欧碰到以前的女同事,问她能不能找到我,刚好这位女同事与我一直有联系。小欧得到电话号码立刻给我电话,问我认不认识他,说有一件心事未了愿,收藏的照片几十年了,现在是物归原主时候了,叫我回到家乡时,一定要见面相叙。

回家乡几天要走了,在车站与小欧联系上,他很快来到了。见了面,一边叙旧一边还给我照片,说了些家常话。当我讲自己的近况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小欧惊讶的说:“你中毒那么深呀!”我告诉他,这是强身健体的功法,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了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的贵州奇石,告诉他“天灭中共”是天的旨意。然后告诉他,炼法轮功是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修炼,还叙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事实等等。经过两小时的倾谈,小欧最终明白了,说:“这些人迫害修炼者,是很大的罪呀!”刚讲完好象想起什么似的说:“这些年不知为什么老是想找到你,莫非就是要听你的这番话?”我说:“这些事情是早就安排好的,不信也得信,我和你有缘呀。你是有福份的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预备给他的真相资料。小欧接着说:“我回去好好欣赏欣赏。”这真是师父讲的:“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象常人的事情一样,无足轻重,可是在另外空间里却起着巨大的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与小欧分手后,回顾这几天的经历,感到每件事都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都体现师父对我的呵护与鼓励,一切都是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中。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今后还要努力实修,把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中归正,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