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

  • 黑龙江肇东市张维友依法上访遭绑架勒索

  •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刘艳飞二零零四年遭绑架、勒索

  • 湖北安陆乡村兽医自述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肇东市张维友依法上访遭绑架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九九七年春,黑龙江肇东市张维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为了澄清法轮大法好的事实,张维友去省政府、北京上访,遭非法关押、殴打,被恶警高额勒索。

    一、到省政府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维友到省政府上访时,门口已经戒严,有武警不让人靠近。当时来自全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已有很多,都静静的站在人行道的两边,人行道也让出一半方便行人通过。中共邪党说法轮功学员上访阻碍交通,根本就是造假。

    后来邪党官员调来一辆辆大巴车,把张维友等法轮功学员一车车往哈尔滨外县拉。当时每辆车上都挤得满满的,车上只有两个武警,一开始武警有些紧张,他们是两个人看守八十到九十位法轮功学员。后来看到法轮功学员一个个都是非常和平、理性的,没有过激的语言与行为,也就放松了。

    张维友等法轮功学员被拉到双城的一所小学已是下午。后半夜,肇东公安局去车把张维友他们绑架到肇东市公安局(当时在旧址),开车的警察一路骂了他们很多难听的话。在肇东公安局二楼,不知道是不是会议厅,屋子很大,张维友等法轮功学员被困了两天一宿,不允许出公安局大门,不允许出去买吃的。他们只好都喝自来水。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又把张维友等坚持不放弃修炼的学员送到了肇东西头拘留所。(现已搬迁到肇东北),在那里张维友被非法关押七天。

    二、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三,张维友又上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学员们没有放弃修炼,是中央不了解真相。腊月二十五一早,张维友等一行六人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开始炼第二套功法的“头前抱轮” ,这是非常合法的和平抗议,即使在中国也是合法的。可是警车却开过来,把张维友他们带到天安门派出所。

    当时那里还关着来自全国各地证实大法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警察开始用手打张维友的耳光,打得手疼了,就用一顶里面带有硬衬的棉帽猛力抽打张维友的脸。张维友的脸当时就被打出血了,肿起来了,当时张维友穿的皮衣服袖子被扯开一个很大的口子。后来警察用手抓住张维友的头发,用力向水泥墙上磕,一边磕一边骂,张维友的额头被撞起一个大包。警察还用手掐张维友的脖子,张维友简直都要窒息了。警察殴打张维友时,不知哪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喊了一句“不许打人”,被另一个警察拉出来打了两耳光。打完后张维友被非法关在先关在那里的学员中。不知哪位法轮功学员拿出手帕给张维友擦血。

    下午,张维友又被绑架到肇东驻北京办事处。当时黎明派出所所长辛永芳坐飞机去的北京,辛永芳回去的火车票都是张维友等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凑钱买的。张维友回来才知道,辛永芳去北京之前,已在张维友家人那勒索了4800元,说是接张维友他们的路费。

    在回来的路上,辛永芳骗张维友他们说:回家就放你们,和家人团团圆圆过年。等火车到了哈尔滨站,当地派出所已去了两辆车,直接把张维友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了肇东市公安局。张维友又被绑架到肇东市四道街南头的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百九十天。

    刚进看守所时,张维友被关到第三监室,一进室,那里姓齐的牢头就问他:“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说:“看守所。”牢头说:“这里是人间地狱,今天就扒你的皮。”有个姓石的坐班的警察就过去打张维友,问他还炼不炼,说炼就打。后来,他们看张维友不屈服,就采取另一种方式迫害,让张维友把腿双盘起来,前边紧贴着前一个犯人的身体,后边一个犯人用脚蹬着张维友的腰,把张维友紧紧夹在中间。张维友刚开始不觉什么,时间长了,双腿和胯骨钻心的疼,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监室的牢头制定出一套规矩。一天只许大便一次,在规定的时间内,时间不能长,小便必须蹲下。家里亲人给存的钱,牢头让你买啥,你就得买啥,牢头想给你吃一点,就给你吃,不给你也不能吱声,要不就揍你。

    当张维友被家人从看守所接回时,赵仁武(现仍在政保科)勒索了五百元的所谓保释金。十多年来,赵仁武始终在“610”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维友回家后得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长辛永芳又到张维友父亲家,骗说拿三千元钱就能把张维友保出来,老人没钱,没给拿。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三,为了避开当地警察的骚扰、迫害,张维友一家人流离失所到外地,半年多才回家。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刘艳飞二零零四年遭绑架、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刘艳飞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艳飞为了让人们明白法轮功真相,在大道边的电线杆上贴条幅。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遭桃山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和勒索。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晚上,刘艳飞和一同修写了一些条幅,内容都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功祛病健身等,往大道边的电线杆上贴着。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打电话构陷,桃山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开着车,把刘艳飞带到桃山派出所关了一夜。

    第二天早,刘艳飞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又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接着又送到桃山公安分局。

    桃山公安分局又去刘艳飞家把孩子玩的电脑,刘艳飞的私人物品抢到分局,三个警察轮番逼问刘艳飞的大法书的来源和贴标语的事。第四天,又把刘艳飞送回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又非法提审过两次,一是问刘艳飞家里还有什么书,二是让刘艳飞签劳教书,三是让刘艳飞按手印写“保证书”。

    直到九月十四号下午,由于家属和刘艳飞单位出面和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桃山公安分局交涉,被勒索一万元钱所谓“赞助费”,放刘艳飞。最后家属被迫借了一万元钱。单位书记担保,才让刘艳飞回家。回家之前在看守所,由桃山分局付循环等人逼迫刘艳飞写了“三书”。后来,桃山分局付循环和挑山派出所片警的人又去家骚扰。


    湖北安陆乡村兽医自述遭迫害经历

    六十多岁的刘国朝老人,原是安陆市一名乡村兽医,慈眉善目,满面红光,精神抖擞。看到他的人都想象不到,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他却是面黄肌瘦、精神萎靡、满脸胡须,人称“刘胡子”。修炼法轮功给刘国朝老人带来新生,老人变得健康、乐观、善良、豁达、忍让。

    刘国朝老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讲述修炼法轮功的美好,然而在二零零四年遭到中共当局安陆不法人员的迫害。下面是老人自述当年遭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乘坐公汽时,和乘客聊了几句学法轮功的好处:法轮功的特点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使身体变好,人变好人。结果被当时尚未明真相的世人恶告,遭到安陆市国保大队、烟店镇派出所等警察非法绑架至安陆烟店派出所。

    在烟店派出所里,一个胖胖的副所长对法轮功师父不停地指名谩骂,不准我做好人,并说:对其他犯人我们还要客气点,罚几个钱就地放回,对你们法轮功就是要严。警察不许我喝水,把水从我手中抢走。国保大队陈新运对我这个老人大打出手,对我打嘴巴,两个巴掌一起打。他不听我的善言相告,几次企图用我的皮带抽打我。

    之后他们把我投进安陆市四里拘留所里。一次吃饭时,有个管教大骂我,还几次要打我。他们公开叫嚣:知道你们是好人,但就是不准你们做好人。

    天底下哪有不准人做好人的警察啊?除了中共胁迫下的警察外,全世界哪国都找不到啊。谁正谁邪,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我今天写这些不是怪你们,更不是恨你们,只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真相,分清善恶,不再迫害好人,对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