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纪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

目录

前言

一、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二、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因遭迫害而过早离世的部份案例
三、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四、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部份案例
五、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部份案例
六、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的孩子被迫害的部份案例
七、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部份案例
八、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被德惠市及本地恶警敲诈勒索进行经济迫害的部份案例
九、吉林省德惠市“恶人榜”(部份)
十、吉林省德惠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遭恶报实例(部份)
十一、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和“六一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及个人信息(部份)
十二、劝善之心化飞鸿——致德惠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一封劝善信

结语

前言

吉林省德惠市原本是一个县城,后升级为县级市。自从1992年5月,法轮功由李洪志大师传出后,德惠市的广大民众与全国民众一样也沐浴了浩荡佛恩,聆听到法轮大法的福音。短短几年间,德惠市就有七、八千人相继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他们中有政府官员,有普通百姓;有农民,有工人;有文盲,有教授;有年迈的老人,也有牙牙学语的儿童。因为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所以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普遍告别了疾病和痛苦,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同时他们的思想也得以净化、道德得以回升,他们知道了以后怎样去做一个好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功法,就是这样一群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却历经磨难。自1999年7月以后,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之心、出于一己之私与邪恶中共相互勾结,悍然发动了这场对全国上亿法轮功炼功群众的血腥镇压和疯狂迫害。而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则助纣为虐,不遗余力的大力推行江氏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

十余年来,仅德惠市这个县级市就先后发生了对数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造成了一个个无辜的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致使无数的善良民众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截至目前,德惠市已发生了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或因遭迫害而过早离世的案例,有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一人竟然被非法判了17年重刑,另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也是被非法判了十年以上的重刑。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竟高达数百人次。

德惠市绝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德惠市邪恶之徒不同程度的绑架、关押、骚扰和敲诈勒索,仅仅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骚扰和敲诈勒索的案例就达数百人次,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恶警们敲诈勒索去的钱财竟达二十余万元,而整个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恶警们敲诈勒索的钱财竟然高达数百万元之巨。

德惠市这些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已利欲熏心、人性全无,他们在邪恶中共的保护伞下疯狂敛财、中饱私囊,致使多少原本富裕的家庭经济出现危机,有的孩子上不起学了、有的农民种不起地了,无数家庭被迫债台高筑。

然而,时至今日,德惠市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悲剧仍然在上演,迫害仍然在持续。

本系列纪实,是我们整理的有文字记载的和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由于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存在,加上邪恶中共的信息封锁和疯狂报复,所以我们目前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但是其中涉及的人员之多、范围之广、迫害之残酷都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接受能力。我们将这些了解到的事实记录下来,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邪恶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相,清除邪恶中共为无理迫害制造借口而以谎言和诽谤对世人的毒害。我们坚信,德惠市的法轮功学员们为信仰所承受的无名苦难,以及施暴者的泯灭天良,不会被时间所冲淡,更不会被良心所漠视,无论谁都逃脱不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一、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和因遭迫害而离世的部份案例

1.吕庆华(吕兴华),女,35岁,吉林省德惠市朝阳乡团林子大队妇女主任,市人大代表, 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2000年3月6日,被关进德惠市公安局看守所,3月8日遭野蛮灌食致伤,3月9日上午,因未得到及时抢救而死亡。

1999年7月20日是个暗无天日的日子,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蒙上了千古奇冤,邪恶的江泽民一伙利用手中的权力恶意中伤,为了迫害法轮功采取了最卑鄙的手段栽赃陷害,新闻媒体歪曲事实。为澄清事实,法轮功学员吕庆华与其夫张志春于2000年3月3日依法进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讨回公道。但在江泽民强权专制下,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说真话,上访无路。他们被强行抓回到当地公安局。

当局采取卑劣的手段妄想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放弃修炼,诱骗说只要说“不是去北京上访”,“妇女主任、人大代表、三八红旗手”都保留,否则将撤销其职务并开除党籍。然而法轮功学员吕庆华一身正气,坚持真理,不说谎话,结果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3月8日这天看守所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灌食,由五个男犯人按着从鼻子插管,吕庆华回号说器官插坏了非常难受,随之右肩部位疼痛难忍,并伴有发高烧。

2000年3月9日上午,学员向管教反映情况,管教毫无人性地说:“死了就往出抬!”9日下午五点左右,才有狱医给打上吊针。这时吕庆华全身抽搐,痛苦不堪,体温高烧42度,急忙送往医院,由于狱方有意错过了急救时间,当日下午8点左右这位坚贞不屈的法轮功学员一身正气离开了人世,年仅35岁。

2.王洪田 男,49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德惠市岔路口镇人,王洪田由于受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的疯狂迫害,于2002年9月20日含冤离开人世。

2002年4、5月份,九台市劳教所恶警郭一平指使犯人孙××(外号“大虎”)、孙军,看着法轮功学员王洪田不他让睡觉。

据其弟弟称,王洪田是前一天被从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接回的,当时王洪田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是劳教为了推脱罪责,看人不行了才通知其家属接人的。

知情人透露,王洪田在饮马河劳教所期间曾遭受到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残。劳教所警察以给劳教犯减期为诱饵,教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李成舟对犯人林跃民说:“管法轮功是你的特权。”一天晚上,王洪田和其他两名学员互相之间说了几句话,便遭到林跃民等犯人毒打。警察还指使犯人用超体力劳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王洪田体弱瘦小,几名犯人轮番与他抬土,抬不动就硬往肩头上架。

据说王洪田遭到暴徒和恶警迫害以至虐杀的原因,是因为有恶人诽谤大法,王洪田挺身站出,他的正义凛然、铮铮铁骨令邪恶之徒为之胆寒。

王洪田一家四口,99年7.20以前,他和妻子靠卖磁带维持生计,自大法遭迫害以来,他们一家便不得安宁。王洪田因为不放弃信仰,自99年10月便被非法关押德惠市拘留所三个月后才获得自由。2000年3月,又被德惠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和被劳动教养,被非法关押和迫害达一年半之久。2001年10月因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又被德惠市公安局第二次非法劳教,直至被迫害致死。而此时他的妻子因修炼大法也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当时他的两个孩子一个寄养在奶奶家,一个寄养在姥姥家。双亲不在身边,孩子无依无靠。

对于王洪田的死,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以及所有参与迫害者都罪责难逃。

3.李玉桐,男,50岁左右,吉林省德惠市边岗乡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六日在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的被迫害致死,遗体于十一月七日被火化。

李玉桐因讲法轮功真相,在长春被绑架,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非法教养两年。据消息来源说,李玉桐在劳教所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被狱警折磨至生命垂危。李玉桐的家人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日接到通知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接人时,发现李玉桐已不能认人,嘴里有被强行灌食所造成的淤血。家人送去医院抢救,医生诊断为肾衰竭,经五天抢救无效,于十一月六日十三时三十分含冤离世,十一月七日遗体被火化。

对于李玉桐的死,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以及所有参与迫害者的不法人员罪责难逃。

4.宋昌光,男,26岁,吉林德惠市边岗乡双城子村八社人,一九九七年考入长春邮电学院(后与吉林大学合并)通信工程系,他在高中是就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宋昌光一直是一名好学生,按着法轮大法的要求,努力做一个好人。在校园里、南湖广场、文化广场到处都留下了他洪法的足迹。他学的是非常热门的专业,要找个好的工作非常容易,月收入四、五千块不成问题。可是在找工作的时候,当通信公司问他是否修炼大法时,他都回答是,结果没有公司敢聘用他。

二零零零年底,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为了还大法清白,他毅然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流氓用牙刷把插入手指缝,同时捏住他的手,使手指并的紧紧的,再狠命的旋转牙刷把,利用牙刷把的边棱把手指缝间的肌肉挤开,用此酷刑逼他说出住址。之后他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由于朝阳沟劳教所医疗卫生条件极差,人员拥挤,空间狭小,黑暗,终年阴冷不见阳光,空气浑浊潮湿不流通,疥疮在劳教所里疯狂蔓延,很多学员被传染了,痛痒钻心,彻夜不得休息,浑身溃烂,结痂,脓血粘衣,真是千疮百孔,体无完肤,尽管这样,劳教所也没有采取隔离治疗,只是任其传染,视而不见。而且狱霸还用拍疥(用硬方木和塑料抽打疮面)的方式进行迫害,学员被打得脓血飞溅,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到了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很多学员已经被疥疮折磨的骨瘦如柴,甚至奄奄一息。

宋昌光当时就是朝阳沟劳教所被疥疮折磨迫害最严重的一个,全身感染,皮损面积达到60%。一开始全身就长满脓泡,狱霸凶狠的给他拍了几次,造成疮面扩大,加重感染,皮下发生化脓性感染,特别是臀部,表皮溃烂全无,鼓了好几个大脓包,烂穿以后,狱霸又用罐头瓶当火罐拔脓血来取乐。由于长时间感染,皮肤组织变性,汗腺全部萎缩,上半身皮肤干如皱纸,躁痒难堪,炎症的红肿热痛,中毒症状,长时间高热经常使他昏迷不醒,邪恶之徒竟然不管不问,只当睡觉。

由于长时间营养不良,严重贫血,造成免疫功能低下,炎症侵蚀淋巴系统,全身淋巴增生,下颌淋巴化脓肿大如鸭蛋一般,最后溃烂流出绿色稠脓,劳教所用纱布塞进脓口作引流就算处理完了,根本不顾人的死活,尽管这样,邪恶仍然没有放松对他的所谓的攻坚,继续强迫他坐板,劳动,坐板使他的皮肉和衣服粘在了一起,由于脚上,腿上溃烂严重,劳动时经常看到他步履艰难,一瘸一拐的样子,由于双手溃烂不堪,手心结痂后形成的小孔多如筛眼,大拇指指甲几乎烂掉,根本不能沾水,流氓还要强迫他拿着脏抹布擦地。秋天收苞米,邪恶硬是把他拉出去拣苞米。每天早晨,流氓还让他把寝室的床单都铺好,晚上拥挤得睡刀鱼(侧身立着)。

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折磨,原本强壮1米80个头的宋昌光瘦的只剩一副骨架,关节突兀,肉骨嶙峋,整个下半身皮肤全部溃烂,露出紫红色的腐肉,淌着血水,后来因为长时间消耗,严重贫血,面目口唇苍白,疮口就只渗组织液,再也流不出血了。

到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所谓的“攻坚战”开始,已经极度虚弱的他又被朝阳沟四大队恶警带到管教室进行所谓强制转化,大队长恶警付国华主持,副队长范盛禄亲自动手,小脑袋王管教,变态恶魔赵管教等邪恶帮凶,用两根电棍,小的30万伏,大的是脉冲35万伏,还有警棍,恶警用警棍砸他的脚,用电棍电他的面部和颈部。等他回来的时候,脚已经肿得不能走路,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这次严重的迫害使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极度衰微,旧疮未愈又添新痕,他的下肢极度腐烂,6.7公分长,半公分深的大大小小的裂口有几十上百条,象小砝码一样的洞有十几二十个,按上去肌肤生硬,皆为充水肿胀,没过多久,又发生心衰,造成双脚心源性水肿和肺水肿,最后他已经奄奄一息。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恶警付国华一看生命垂危,死在队里不好办,匆忙找到司法局劳教处的张处长,几乎没什么手续,就在劳动教养呈批表上签了个字就急急忙忙把人给放了。

家属曾送宋昌光到九台医院治疗,但为时已晚,宋昌光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并在九台火化。

对于宋昌光的死,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以及所有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罪责难逃。

5.姜春贤,女 ,34岁,吉林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

姜春贤于2004年1月15日被非法判刑8年,在被迫害得身患疾病的情况下,仍被德惠市法院强令长春黑嘴子监狱接收。2月19日晚12点左右,狱方通知被害人家属姜春贤已死亡。姜春贤从来没有心脏病史,而狱方称其死于心脏病,这明显是在伪造病历,捏造事实。当家属检查遗体时,发现其后背部有大片淤血,而且大腿内侧有两个大红点子,这些伤痕足以说明姜春贤死前曾遭受折磨。

姜春贤,家住吉林德惠市大房身镇高台子村五社(老家德惠市五台乡卢家村一社),于2004年1月15日被非法判刑8年,当日下午被送往长春黑嘴子监狱。由于身患结核性腹膜炎,体检不合格,被拒收。但德惠市法院无视其生命安危,又开了强制执行令,于16日将其强行送到黑嘴子监狱。

当得知姜春贤的下落后,1月30日(正月初九)家属急忙赶到监狱探视。当时姜春贤精神状态尚好,但脸无血色,嘴唇发白,经常便血。第二次2月6日(正月十六)家属探视时,身体已显严重病态;由于牵挂其安危,家属又于2月18日第三次探视,这时姜春贤身体病重,是被用轮椅推出来的,说话已有气无力,声音微弱。这时家属强烈向值班的两个男民警要求保外就医,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服刑不到一半刑期不给办理。

然而,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短短不到一天时间,姜春贤就被活活虐杀。2月19日晚12点左右,狱方通知被害人家属姜春贤已死亡,并说姜春贤是19日下午4点左右被送到白求恩医大医院的,半小时后死于心脏猝死。

根据上述,狱方生活卫生科科长宫云侠称姜春贤是19日下午送医院抢救的,但家属看到姜春贤遗体时,遗体却停在监狱内。由此,姜春贤是死在狱中还是死在医院,已漏洞百出,有待查实。

姜春贤从来没有心脏病史,而狱方称其死于心脏病,这明显是在伪造病历,捏造事实,不符实情。

当家属检查遗体时,发现其后背部有大片淤血,而且大腿内侧有两个大红点子,这些伤痕足以说明姜春贤死前曾遭受折磨,甚至电击。

短短半月时间,两次接见姜春贤状态差异巨大,后一次竟是用轮椅推出来的,这段时间内,监狱里是否对其进行身心摧残,是否强制转化,有待调查。

狱方对家属提出的问题,一味地蒙骗、搪塞或回避,同时,在未尸检的情况下,多次强制家属赶快火化。如果没有阴谋,没有鬼,为什么要马上焚尸灭迹,消灭罪证?!

吉林(长春)黑嘴子监狱明知受害人姜春贤身体不合格仍强行收留,尤其是其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还不给保外就医,简直是丧心病狂,难道只有把人活活虐杀,无法医治,才给保外就医吗?!再则,姜春贤遗体上的几处伤痕又做何解释?是否遭受折磨已不言而喻!

姜春贤自2002年11月7日被绑架后,历经十五个月的牢狱之苦,历经四百多个日日夜夜的身心摧残,遭受上大挂、野蛮灌食、多种毒打、电棍电击等多种酷刑后,又被黑嘴子监狱在短短一个月活活害死,就这样含冤而逝了。寒风瑟瑟,满目凄凉。现在,她的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多病的婆婆和靠种地为生的老公公。噩耗传来,双方父母无法接受这惨痛的现实,悲痛欲绝。

吉林(长春)黑嘴子监狱是害死法轮功学员姜春贤的直接元凶,监狱长徐广生、高明雅、王杰和生活卫生科科长宫云侠及姜春贤所在教育队的负责人就是害死姜春贤的杀人凶手。而德惠市公检法及德惠市六一零则是害死法轮功学员姜春贤的帮凶,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庆春及国保大队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都罪责难逃。

二、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因遭迫害而离世的部份案例

1.董德军,男,61岁,家住吉林省德惠市五台乡治田村西北天屯。

2002年3月因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真相,江氏集团开始在全省大搜捕。农历二月初三,董德军正在家中劳动,五台乡派出所所长牟晓军、恶警郭凤军、李秀有伙同德惠市公安局恶警突然闯了进来,将他强行劫持到派出所。因董德军坚持信仰,被非法拘留;之后董德军又被非法劳教,于2002年3月27日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董德军被分到教育队的第二天,目击者称,几名犯人打手把董德军拽到二舍对门的厕所,丧心病狂的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将其打倒后,又用皮鞋踢他的头部。董德军当时就被踢得昏迷不醒,不会动了,据说是踢在太阳穴上。

管教和恶徒一看人不行了,慌忙将董德军用车拉到九台市医院抢救,医院治不了。随后又将董德军拉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经专家大夫检查,也说好不了。董德军又被送回劳教所。劳教所为了推脱罪责,劳教所(恶所长孟祥林)通知他的家人将其接回。

在家人的精心救治下,董德军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由于大脑和神经受损,他已是神志不清,左侧身体被打瘫致残,左腿、左胳膊不好使。被打坏至今两年来,他长期躺在炕上,生活不能自理。他与自己83岁的老父亲住在一起,相依为命,起居饮食等靠他的外甥女专门照料。

2004年6月份,董德军在历经800个日日夜夜的伤痛折磨,身体日渐虚弱,于6月27日救治无效,含冤而逝。

对于董德军的死,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以及所有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罪责难逃。

2.刘志臣,男,32岁,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刘志臣于2002年被劫持进九台饮马河劳教所,2003年正月初六被放回,由于遭劳教所迫害,回家后一直身体不好,同时还遭受当地恶警骚扰。后病情加剧,于2003年九月十二在德惠市市医院,救治无效,含冤而死。

刘志臣,家住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西北天村一社,2002年二月初八,被大房身镇派出所的恶警于传强、张帅伙同德惠市公安局的几个不法之徒强行从家中绑架。在当地派出所他遭到了恶警的野蛮毒打,并被非法拘留。在德惠市拘留所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他也遭到摧残和迫害,而且染上了严重的疥疮。2003年正月初六才被放回,由于身心的双重迫害,回家后一直身体不好。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大房身派出所的恶警还多次到家骚扰、非法搜查,全家人都不得安宁。于2003年九月十二在德惠市市医院救治无效而死,死时年仅32岁。

3.陈家梅,女,49岁,家住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洋草村二社。在得法前体弱多病,1996年得法后,通过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1999年7月20日后,去北京上访,想用自己的亲身体会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不想却被德惠市“六一零”不法人员堵回、非法关押半个月、并勒索500元钱。回家后,又经常遭到本地派出所恶警及德惠市“六一零”不法人员到家骚扰,长期生活在惊吓、恐怖之中,于2003年2月含冤离世。

4.金顺爱,女,78岁,德惠市人,96年喜得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功,她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治自好,身体一身轻。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金顺爱的儿子、女儿在恶党压力下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德惠市公安局及德惠市“六一零”不法人员不断迫害,被绑架、关押、劳教。这使做母亲的她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2002年,德惠市恶警还是时常来家中骚扰,儿子、儿媳被迫离家出走,德惠市恶警仍然不分黑天、白日经常骚扰老人的生活,使老人一直生活在惊吓恐怖之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生活也只能靠变卖家中日常的生活用品来勉强维持。由于身心遭受伤害过度,于2006年4月25日含冤离世。

5.邱云芝,女,52岁,家住吉林省德惠市五台乡卢家村六社。1998年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大法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各种顽疾不治而愈,身体康健。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为了讨回公道,为了说句真话,她于2000年3月依法进京上访,中途被不法人员遣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德惠市拘留所16天,被非法敲诈勒索2700元。之后,当地派出所高某、郭某、李某等人和德惠市610不法人员多次到家骚扰、恐吓、非法抄家;在迫害的多方压力下精神失常。5年来,时好时坏,终于2006年3月21日在家中离世。

6.王秀华,女,31岁,家住吉林省德惠市岔路口镇桥头村后平屯。修炼前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轻体健,疾病全无。2001年4月24日左右,她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德惠市市委党校统一举办的所谓转化班,由于她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于4月29日被无条件释放。后来,德惠市岔路口派出所恶警又多次到她家骚扰、恐吓,预谋再一次绑架她,致使她有家不能回,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在长期的颠沛流离中于2004年6月含冤离世。

7.宋廷孝,男,48岁,德惠市大房身镇(原杨树镇)洋草村人,1996年全家喜得大法,在得法前,他身患严重肾病,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非浅,多病的身体得到康复,心灵得到升华,为了让更多的人都能从大法中受益,为了让迷中世人能够明白大法真相,他积极的参加洪法和证实大法的各种活动,他曾经为让德惠市恶警胆寒的杨树镇百人法会提供场地。2002年3月8日,宋廷孝在当日被非法抓捕入狱,于2002年4月17日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至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进行迫害,在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疯狂的高压迫害下,致使他全身浮肿,心脏、肾脏都出现了严重问题。最后严重到都排不出尿了,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怕出现问题,为了逃避责任才将他放回家。回到家中后,他仍然经常遭到本地恶警及“六一零”人员的骚扰,导致其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在高压、恐怖的气氛下,他的身体时好时坏,最终于2005年农历六月初一含冤离世,年仅48岁。

8.王守奇(王守琦),男,49岁,吉林省德惠市菜园子镇人,2000年12月6日--19日与法轮功学员两次进京证实大法。2000年12月21日在北京被绑架,送回本地后,被德惠市邪恶的公检法和“六一零”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因坚信大法不决裂,受尽各种迫害和超强体力奴役,肺部病变异常并吐血。于2001年5月14日被保外释放回家。2003年3月11日,德惠市恶警在进行的又一次大搜捕中,王守奇在家中被非法强行绑架。因王守奇不写保证书被非法拘留15天,原本就被迫害的极其虚弱的身体又一次遭受到非常严重的摧残,他在回家后不久,便于2003年6月19日含冤离世。

9.崔建波,男,德惠市朝阳镇半拉山村三社人。从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严重的肺结核病不治而愈。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崔建波因坚修大法和讲真相屡次被关押、折磨,两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几经生死。

1999年中秋节那天,崔建波正在家中割地,被当地的朝阳镇派出所恶警以谈话为由骗到派出所。一直非法关押了长达103天。

2000年元旦崔建波依法上访,踏上了进京的旅程。在天安门广场他被恶警非法抓捕,为了抵制无理迫害,他拒报姓名地址,并因此遭到恶警的酷刑折磨,被电棍电击和野蛮毒打。他被关押迫害十多天后,正念闯出。

2001年农历四月十七,因他向民众讲大法真相,在舒兰市白旗镇被恶警绑架,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在那里,他遭到了恶警的非人折磨。面对暴徒的恶行和非法关押,崔建波绝食抗议,直到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担责任,16天后通知家人将其接回。

2002年农历二月初一,德惠市公安局伙同朝阳镇派出所非法抄家,并将崔建波和他的妻子绑架。在德惠市拘留所里,崔建波绝食抗议,十余日后,他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经医院检查人已经不行了,这样才放人。

回来后,他身体虽有所恢复,但变得极度虚弱,时好时坏。同时,他的妻子也因坚持炼功,被非法劳教,这给他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和打击。在2003年下半年,他两次被送往九台结核病医院,经检查医生说肺已经烂没了。回来后,崔建波又经过了6个月的病痛折磨,于2004年2月14日含冤而逝,年仅41岁。

三、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1.于千,男,30多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德惠市公检法和德惠市六一零非法迫害,于2004年7月2日被这些恶徒们非法判重刑17年。

在吉林监狱残酷、刑讯逼供下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老弱病残区,十一监区;2004年9月份,吉林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于千绝食抵制迫害,监狱的恶徒采用野蛮灌食来迫害他,并停止家属接见。后来,于千被关进严管小号加重迫害。

2.孙迁(孙谦),男 ,36岁,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好结交社会朋友、打抱不平。修炼后,“浪子回头金不换”,由社会的闲散人员彻底变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大法资料点,蹲坑绑架了孙迁等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孙迁被超期羁押十五个多月,受尽种种酷刑迫害,最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孙迁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们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德惠市公检法对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1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由于长期绝食抗议并遭受迫害,孙迁已无辩护能力,他是被抬进法庭的。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孙迁在吉林省德惠市看守所对已绝食一个月、无法行走,当天早晨九点钟左右,由杜姓、潘姓两名恶警每人各持一把手铐,分别铐住了孙迁的双手,将其从二楼医务室一直拖至一楼106监室,导致他腰部、左肩肌腱拉伤,左肩关节拉伤。当孙迁被拖经楼梯时,两名服刑犯人曾将其双脚抬离地面以减轻磕碰,却被两恶警严厉的制止。

到了106监室后,两恶警又将他的双手分别铐在铺板上的半圆形钢筋环上,两脚戴上了脚镣,再用绳子紧紧的系在铺板下面的条形钢筋棍上,整个身体呈“大”字形固定,一动也不能动,孙迁被体罚、虐待了四十八小时。孙迁因绝食抗议监狱不让其亲人探视而被吊在小号“V”字刑具上大挂,野蛮灌食,被折磨的满脸青黑,全身痉挛。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早,孙迁被迫进食,刑具被撤掉。二十日下午,孙迁抗议对其迫害,又被使用先前同样的方式固定在铺板上,同时插上了鼻饲的胶管。三天后,固定脚镣的绳子才被松开;二十天后,固定双手的手铐才被撤去,在此期间,劳教所不给松开手铐,孙迁大小便都是躺在床上;三十天后脚镣被撤掉,这时孙迁腰部以下的肌肉已萎缩得暂时性失去了功能。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孙迁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的情况下,被德惠市法院两个恶人拖着上法庭,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关押期间逼迫孙迁放弃修炼法轮功,由于孙迁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在吉林第二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被酷刑“抻床”抻断脚筋致残,后被转至老残监区。

孙迁的妻子马春丽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德惠市610伙同国保大队绑架迫害,非法判刑六年,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3.马春丽,女,35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是德惠市水利局的职工。法轮功学员孙迁的妻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五次被绑架,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后绝食闯出;二零零二年六月在公主岭市被蹲坑的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绝食后因生命有危险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马春丽被德惠市国保支队葛旭全、张庆春等不法警察拦路绑架,遭酷刑逼供──塑料袋套头、坐老虎凳、背铐殴打等。她高喊:“警察打人啦!”恶警堵住她的嘴,用绳子把她捆起,绑在沙发上,继续殴打。每当她被打的昏迷过去,恶警就用凉水泼醒她,继续迫害。

当天下午,她被刑警队绑到拘留所食堂进行刑讯逼供。恶警给她上绳、手铐,将铁桶扣在头上敲击、拳打脚踢,对她进行变态的侮辱和折磨。她不承认强加的罪名,恶徒们将她非法关入德惠市看守所。

为了抵制迫害,她开始绝食抗议。看守所的邪恶之徒使用暴力手段迫害她:强制上抻床、吊铐、上绳、殴打、野蛮灌食、用开口器强行撬牙等。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体重只剩下五十多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德惠市公安局、德惠市检察院、德惠市法院互相勾结、罗织罪名,捏造事实,将她非法判六年徒刑。由于生命垂危,监狱拒收,省公安医院认为没有治疗价值拒绝收留,德惠市邪党不法人员继续把她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

她被非法判刑后,按法律规定应让家属接见。可是,看守所不让家属接见,说这是上级的决定。德惠市法院无视人的生命安危,下达了所谓的“不予监外执行通知”,公然践踏人权、践踏法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在德惠市看守所,恶警杜剑锋强制她坐板,教唆犯人迫害她。她不配合,恶警杜剑锋就赤膊上阵打她耳光,踹马春丽的膝盖、踢大腿,接着又将她捆上死人床,抻上。她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辛可贵用花扳子将她的嘴撬得鲜血直流。她被抻在铺板上一个多月,直到出现生命危险,才住手。

在抻床期间恶徒给马春丽下鼻管灌食,灌完后管子插在胃里不拔出来,令她极其痛苦。下抻床后,恶人又给她背铐子。在生命出现危险时才打开背铐却使用针管往嘴里哧的方式继续灌食。

由于德惠市恶警们的残酷迫害和野蛮灌食,马春丽多次出现生命危险,监狱拒收,省公安医院不治。但恶人仍没有停止迫害,当马春丽出现生命危险时,为了逃避责任,德惠市看守所多次送马春丽到德惠市人民医院抢救。

一次,马春丽又因生命危险被送到德惠市人民医院抢救,由四名警察看着,禁止与外界接触。据目击者说,她穿的衣服都已破烂不堪,而且臭气难闻。在人命关天的重大问题上,德惠市法院妄图赶尽杀绝,非法下达“不予监外执行通知书”。这是一封欲置人于死地的通知书。

二零零五年二月,她的儿子孙明远,因父母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小明远与姥姥相依为命,得知母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五岁的孩子拿着写着心声的纸板一道与姥姥去要人。

但是法轮功学员马春丽还是在被德惠市看守所非法羁押一年多后于2005年8月16日被非法判刑六年,非法关押于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

她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孙迁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现非法关押于吉林省吉林监狱。

而他们的独生爱子孙明远当时只有六岁,他在父母相继被非法判刑后,先是由姨姥照顾,后来姨姥回了老家,小明远孤苦伶仃、无人照顾,万般无奈,只得被人带走他乡,真是可怜至极呀!

4.张文峰(张文丰),男 ,三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原杨树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法轮功资料点,蹲坑绑架了张文峰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疯狂迫害,张文锋被非法判重刑10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起,张文锋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们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张文锋曾被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监狱。

二零零五年七月,他因拒绝“转化”被吉林监狱严管迫害。他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被送去“严管”一个多月。

张文峰被关进“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九十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

向这样的严管迫害,张文峰在吉林监狱不知经历了多少次。

同时,监狱里的恶人们多次给张文峰下迷药,在其被迷昏后实施性侵犯,当张文峰发现此事向管教柴洪军反映后,恶警柴洪军却助纣为虐,一次次的将张文丰强行关押严管。

张文丰被关押严管期间,管理严管的犯人范铁军在狱警孙凤军的指使下把张文丰强行拖进小号,上了大挂。双手被挂铐,两脚尖刚能着地。被大挂抻挂约半个小时,张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管理严管的犯人把张挂铐打开,并恐吓说:“吃不吃饭?”张说:“不吃!”他们把张全身用胶带绑紧穿上紧身衣(刑具),穿上后整个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像僵尸一样,扔在地上躺了一天一宿,他们手脚并用对张进行毒打,张呼吸困难,生命危在旦夕,才同意吃饭。

张文丰被无辜关押严管近三个月,张的颈椎疼痛难忍,每天都挣扎在死亡的边缘上。胸闷,头胀,多次昏迷……张要求到医院检查,狱内大夫说:“这种毛病没有什么特效药,到监外医院检查确诊才能对症医治。”至今张的颈椎疼痛难忍,身心遭到严重迫害,并强烈要求得到监外医院检查确诊,及时得到公正处理。

二零零九年,监狱将张文丰转到九监区三小队迫害,指使犯人徐波、黄滨、杜伟、杨长顺、谭长信等多次用高效麻药或使人短时间完全失去知觉的药物将张文丰迷昏,施以性暴力,实施无耻迫害。他们还用此手段,纵容拉拢其它罪犯对张文丰用同样方式迫害,并从中收取钱、物。

罪犯徐波住张文丰邻铺时,他们阴毒地使张文丰染上性病。因为张文丰发现自己的生殖器红肿脱皮,是性病症状。同监舍的朝鲜族罪犯李元虎是同性恋者,患有性病。罪犯们造谣说张文丰搞同性恋,染上了性病。

上述罪犯长期在张文丰饮食中下不明药物,疑似摇头丸之类的毒品,导致张文丰饮食后感觉脖颈发紧、头发胀、扁桃体疼痛,同时伴有性兴奋的异常反应。

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文丰的主要犯罪嫌疑责任人为监狱长王坤,以及前任“改造”政委刘伟,以及主要相关恶警及具体参与的犯人徐波、黄滨、杜伟、杨长顺、谭长信、李元虎等。

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张文丰因阅读法轮功经文,被吉林监狱邪恶警察强行关严管小号遭受折磨迫害。

吉林监狱恶警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张文丰下迷药、性迫害的恶行曝光后,非常恐惧,却又不思悔改,狱警唆使着罪犯仍然继续迫害张文丰,言行威胁恐吓,说要让他死都不知咋死的。犯人曾说:“怎么对你都是监狱领导的意思。”是否属实虽未确定,但监狱狱警绝脱不了干系。

张文丰目前身体很虚弱,经常感到头晕、发闷,走路时身体时不时的会往一侧倾斜。现在家人要起诉,表示要走法律程序追究严惩相关犯罪人员。监狱方面恶人感到恐惧,恐吓张文丰说,“花钱(疏通)都要整他,说让他死都不知咋死的。”

吉林监狱对张文丰的迫害多次被曝光后,张文丰家人悲愤难当,他弟弟从大连急赴吉林监狱看望,询问证实。在张文丰弟弟来看他之前,经常有人在他的饮食中下迷药。犯人在张文丰昏迷时,在后脊椎处注射了不明药物,几天后注射处红肿发炎,直到弟弟来时还没有好。犯人暗示说给他注射的是艾滋病毒,还有的说乘他病发时,要他的命。

张文丰家人希望张文丰能被保外就医,他们担心如果他在监狱医院治疗,恐遭杀人灭口。吉林监狱恶警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张文丰进行长达一年多的下迷药、性迫害。

时至今日,张文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

5.朱国友,男 ,年龄未知,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朱国友和其他学员在德惠市铁南被绑架到德惠市610,在当场他被打得口吐鲜血,恶警用自来水冲洗血迹,毁灭罪证,继续迫害。

朱国友被绑架后遭到恶警的酷刑逼供,在拘留所被几次非法提审,并遭到恶警的毒打。朱国友被打得眼睛青肿,手腕被手铐勒伤,他后来又由德惠市拘留所转到德惠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关押三百一十多天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被吉林省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处六年徒刑。当时被送往四平石岭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此事件之前,朱国友和妻子于淑华就曾在东立交桥附近的临时住处被非法劫持过。那次,德惠市多名恶警将其住处包围后,破门而入,数名恶警对两人疯狂施暴,之后把他们拉到德惠市公安局,然后又劫持到民政宾馆这个黑窝。他被打昏后,被恶警用水泼醒、再打。当时610办公室恶徒李玉柯指着头部套着塑料袋的他,又指了指身旁不法警察腰中的枪,邪恶的说:“对他,可以用这个”。

法轮功学员朱国友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子监狱十四监区也叫教育监区迫害。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强制坐小塑料板凳,早八点至十点半,下午:一点半至三点半,晚:六点至八点(这个时间看电视坐板),不能自由行动,由刑事犯人包夹看着,互相不能说话,不能随意动,去厕所都得由包夹犯人看着,互相不能说话,不能随意动,去厕所都得由包夹犯人看着。

6.张学东,男 ,38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德惠市哈拉哈粮库职工。

2001年12月29日上午9时,德惠市哈拉哈乡派出所副所长李某某带领三名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张学东家中,强行非法搜查。非法抄走大法资料3000多张,并将来此办事的苑学凤带走(现已放回)。张学东和妻子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2003年12月18日,德惠法院非法审判孙迁等13名法轮功学员,张学东于当天在路上被德惠市恶警绑架。

2004年7月2日,吉林省德惠市法院对张学东非法开庭审理。在开庭的前一天,法院进行了严密部署,在法院周围放哨、监控、警车巡逻。这次开庭他们严密封锁消息,掩盖事实真相,连家属都没有通知,张学东被非法判刑6年。当时被送往四平石岭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而他的妻子栾淑杰于2003年8月14日在德惠市大华厂发真相资料时,也被绑架,不久便被非法劳教两年。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就这样被德惠市的那些恶徒们给无情的拆散了,扔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像断了线儿的风筝,不知飘落何方。每个稍稍有点良知的人看到此情此景都会黯然泪下的。

7.刘凤云,女 ,53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德惠市东一道街附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学员刘凤云一家遭到恶党的无休止的迫害。丈夫被多次劳教;刘凤云被多次关押后,又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并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送进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丈夫只拒绝写所谓不修炼的“保证”在单位被绑架并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二零零一年十月,丈夫再一次被邪恶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就在这期间,恶警还把刘凤云绑架到派出所,后来还是在亲属交了一千元的保证金后,振兴派出所才把她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站前和平派出所、德惠市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等)等二十多个恶警光天化日之下,撬门破锁,强行闯入一家三口在铁南铁路家属楼临时租住的家中,不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非法抄家并打人,当时一帮恶警围住白瑞松疯狂施暴,白瑞松的眼睛被打青了,恶警还将屋内值钱的物品全部抢走,包括四个手机、一千五百多元现金、电话等。把11岁的小女孩吓得大哭。之后恶人将一家三口劫持到公安局两天一夜不给吃一口东西,可怜十岁的孩子,恐惧和伤痛笼罩着幼小的心灵。德惠市恶警将刘凤云及女儿关押一天一夜才放回来,而对刘凤云的丈夫又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九日上午,德惠市国保大队伙同长春公安一处恶警包围刘凤云和女儿白鹤在东五道街永青新村的住处,并破窗而入,再一次对母女绑架。恶警对她们一直非法审问到后半夜。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初,德惠市法院不通知任何家属,秘密对刘凤云进行非法开庭(不通知家属的理由竟是“法轮功特殊”)。德惠市法院和检察院对刘凤云非法判刑三年半并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将她送到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直到她被送走以后的第二天才通知家属。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三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刘凤云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和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同时恶警抢走电脑一台,又抢走《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刘凤云曾被非法判刑,刚从长春黑嘴子监狱出狱才几个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毫无人性的恶警就又一次将她绑架。

现在刘凤云已回到家中。

8.王兴香,女 ,五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

2004年3月25日,法轮功学员王国华、王兴香、朱红在德惠市郭家镇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郭家镇派出所恶警毕国权等人绑架,遭刑讯逼供。王兴香被恶警毕国权等人将胳膊扭断。

2004年9月14日,德惠市法院对三人非法判刑,王国华被判刑8年,王兴香9年,朱红7年,当时是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黑嘴子监狱)非法关押。

9.朱红,女,六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单位在德惠市化肥厂,居住地德惠市区。

2004年3月25日,法轮功学员王国华、王兴香、朱红在德惠市郭家镇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郭家镇派出所恶警毕国权等人绑架,遭刑讯逼供。王兴香被恶警毕国权等人将胳膊扭断。王国华和朱红也先后从德惠市拘留所转到德惠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用欺骗手段诱骗家属签捕票。

2004年9月14日,德惠市法院对三人非法判刑,王国华被判刑8年,王兴香9年,朱红7年,当时是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黑嘴子监狱)非法关押。

10.胡杰,女,35岁,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

由于德惠市恶警的疯狂迫害,该镇共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恶警们经常深更半夜闯进法轮功学员胡杰、邹继斌等人的家中,明目张胆地进行公开骚扰,连他们的家人也不得安宁,派出所的警车一来,就如当年的日本鬼子进村,东找西翻、强行砸门。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胡杰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自2002年10月份相继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胡杰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们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胡杰就曾在此受到过这种非人的迫害。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胡杰被非法判刑八年。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胡杰现已出狱。

11.杨君,女,吉林德惠市升阳乡法轮功学员。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张文锋、孙迁、卫广学、蒋文彬、邹继彬、贾云侠、姜春贤、刘殿玲、胡杰、杨君、刘佰军、林鸿飞、张小燕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们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法轮功学员杨君、林洪飞、谭忠秀、胡杰、贾云侠、张晓燕等曾在此受到过同种方式不同程度的非人迫害。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杨君被非法判刑八年。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女子。

12.贾云侠(贾云霞),女,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青嘴镇。单位:德惠市农委。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贾云侠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贾云侠、曾在此受到过这种残酷的非人迫害。

2003年11月14日,德惠市公检法对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1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由于长期绝食抗议并遭受迫害,贾云霞已无辩护能力,她是被抬进法庭的。贾云霞已被非法超期羁押达一年之久,德惠市执法机关不但不立即放人,在法轮功学员失去辩护能力的情况下,仍强行开庭。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贾云侠曾被多次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当时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据悉,贾云霞现已出狱。

13.张晓燕(张小燕),女 ,37岁,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德惠市佐竹公司职员。

法轮功学员张小燕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六年。张小燕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德惠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成森的策划下实施的绑架。

2002年10月份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张小燕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相继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法轮功学员张晓燕就曾在此受到过非人迫害。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张小燕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们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张小燕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现已出狱。

14.刘佰军,男,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原职业是蹬三轮车的。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佰军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自2002年10月份相继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后,于2002年11月,非法判刑三年。送往吉林省监狱继续迫害。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刘佰军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刘佰军现已出狱。

15.卫广学,男,41,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木匠。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卫广学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自2002年10月份相继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后,卫广学被非法判刑六年。

2003年10月15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卫广学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卫广学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监狱。现已出狱。

16.邹继彬(继斌),男,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大法资料点,蹲坑绑架了邹继斌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疯狂迫害,使邹继彬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数人被非法劳教。邹继彬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当时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监狱。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邹继彬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致使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17.刘殿玲,女,31岁,吉林德惠市朝阳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法轮功资料点,蹲坑绑架刘殿玲等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疯狂迫害,使刘殿玲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数人被非法劳教。刘殿玲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之久。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刘殿玲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德惠市公检法对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由于长期绝食抗议并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殿玲已处于昏迷状态,孙迁、贾云霞已无辩护能力,他(她)们是被抬进法庭的。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刘殿玲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当时被非法押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刘殿玲现已出狱。

18.蒋文彬,男,35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德惠市第五粮库职工。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大法资料点,蹲坑绑架了蒋文斌等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疯狂迫害,使蒋文斌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数人被非法劳教。蒋文彬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之久,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起,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蒋文彬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们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蒋文斌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监狱。现已出狱。

19.孙震,男,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毕业于北京中国政法大学。

二零零二年七月,孙震在北京昌平被怀柔公安局国保支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被劫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进行强制洗脑,被非法判刑八年。当时家人多次往怀柔打电话,恶警们互相推脱,今天说送市局,明天说送昌平国保支队,后天就又送到检察院、国保总队等等,隐瞒情况。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孙震及一名延吉法轮功学员在被警察从北京劫持到吉林,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五大队。他曾经被关入严管小号,遭受酷刑“死人床”迫害,被迫害致身体非常虚弱。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恶警为掩人耳目,使他住进公主岭监狱医院,至今已三个多月,可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且已结核开放,生命垂危。狱方和“六一零”人员相互推诿,仍不放他回家。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孙震被非法判刑八年已到期,但公主岭监狱以各种理由拒绝释放,并非法加期三个月继续迫害,出现肺结核,骨瘦如柴,意识已经不太清楚。

如今,孙震在法轮功学员们的正念加持下已闯出魔窟,顺利回到家中。

20.高辉,女,41岁,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德惠市东十道街(原籍五台镇),原系德惠市植物油厂职工。

19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当时高辉被非法劳教,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9个月后获释。

2008年3月6日,高辉在德惠市工人文化宫附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并劫持到德惠市光明派出所。在那里德惠市不法恶警对她大打出手。随后,该派出所七八个人到高辉家抄家,他们像土匪一样,撬门别锁,强行入室,非法翻抄,抢走大量私人财物,连家人用的手电筒和剪刀都拿走了。高辉也被他们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高辉被绑架后,家中只剩下七十五岁的老母亲一人在家;因为女儿被迫害,老人承受不住精神和生活上的打击,病倒了一个多月,身体刚好转,就到德惠市看守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德惠市光明派出所要人,要求释放自己的亲人,但德惠警察互相推诿,图谋进一步迫害。至2008年10月,高辉已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7个多月了,家中的老母孤苦伶仃,老人连取暖费都交不上,又思念惦记自己的女儿,真是雪上加霜。

2008年10月23日上午八点30分,邪党吉林省德惠市法院在后楼开庭,非法审判多名法轮功学员。高辉等在被非法押送到法院下车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在法庭上,对于法官的提问,高辉据理驳斥,向在场的人讲大法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因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在法庭的庭辩过程中,突然浑身发抖,手脚痉挛,出现心脏病症状,不省人事。高辉七十多岁的老母在情急之下昏了过去,邪党法院被迫停止审判。邪党法院不但不给救治,又将高辉关押回看守所。

最后,高辉还是被非法判重刑,并非法送往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21.陈孝东,男,四十多岁,德惠市岔路口镇法轮功学员,德惠市第八中学优秀教师。

他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久治不愈的胃炎、胃溃疡全好了,简直象换了个人似的,精神面貌、身体状况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在家中,他对父母是孝顺的儿子,对妻子是体贴的丈夫,对女儿是慈爱的父亲;在学校,处处事事都为学生、同事着想,从不多收学生一分钱,受到学生、家长、同事、领导的一致好评,是人们公认的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教师,却多次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

2000年无故被绑架,被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到电棍击、皮带抽等酷刑迫害,恶警逼迫他放弃信仰“真、善、忍”。当时陈孝东被迫害的身体疼痛的不敢移动,还被强迫奴役劳动。

2008年3月5日上午,当地派出所不法恶警林英起等,带领长春国保及德惠国保不法恶警,闯入德惠八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说明理由,强行把陈孝东从课堂上绑架,严重的破坏了学校的正常秩序。后来这些不法恶警又把陈孝东家的房门撬开,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不给留下任何清单。

陈孝东被绑架遭到酷刑迫害后,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并且不让家属接见。

家中剩下妻子和女儿,女儿正面临高考升学,家中亲人们也都在承受着中共邪党的非法迫害。

后来,他被非法判刑3年,并非法送往四平市石岭监狱关押迫害。

陈孝东已于今年出狱。

22.李振杰,女,吉林省德惠市边岗乡法轮功学员。

2005年3月8日下午5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孙淑英租住的房门被警察用钥匙打开。闯进来五六个恶警,当时在场的有李振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恶警闯入后开始乱翻东西,非法强行搜身,还对几位法轮功学员强行录像照像,被非法抄走的有:现金一万元,手机至少4部,MP3两个,计算机两台(一台式,一笔记本),还有好几台刻录机和一些其它物品。

恶警把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其住所前面的锦程分局地下室非法审问,并对几人分别动了刑。恶警给李振杰的家属下了批捕通知书。绿园区法院于2005年9月中旬,在未通知家人、没有任何亲人在场、没有任何旁听听众的情况下,对李振杰非法开庭。李振杰不回答他们的任何提问,义正辞严的讲真相,审判草草收场。

李振杰被非法判刑8年,非法关押于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

23.张春启,男,34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吉林省德惠市杨树乡夏家村八社。

张春启结婚后,身患类风湿病,两腿僵直疼痛,走路困难,每天痛苦不堪。家人为治好他的病,四处求医问药,花了许多钱,仍没见效。张春启学炼法轮功后,奇迹出现,他扔掉了药篓子,身体康健,所有的病痛顽疾一扫而光。从他身上,亲属、屯邻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张春启不但有了好的身体,得法修炼后,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升华,时时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平时孝敬父母,比以前还能吃苦耐劳,家中两垧多地全靠他和妻子侍弄,邻居有个大小事情,他都积极帮助,是屯中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嫉妒和一己之私,对上亿法轮功炼功群众,疯狂镇压与迫害。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张春启为了说句公道话,依法进京上访,后被遣回当地,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出来后,当地派出所还几次到家进行骚扰。

二零零一年,中共恶徒绑架了张春起,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其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凌晨五点多钟,当地公安不法人员再一次将其绑架。家人刚起来给上学的孩子做饭一帮人从院墙翻墙而入,强行入室。进屋后,不由分说就将张春启强行按住,实施绑架。当时去了三、四台车,进屋的有十多个人,其中有杨树乡派出所的警察张也弟、唐真春,其它的是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刑警队的恶警,对于他们的不法行径,家人不让他们非法抓人,反抗他们的暴行。他们对家属疯狂施暴,将家人的头发拽掉了许多。三个小孩(一个十一岁,一个八岁,一个七岁)惊吓的不知所措,哭成一团。张春启六十多岁的母亲,当时吓得晕了过去。恶人将张春启绑架劫持到警车上后,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开始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财物,包括大法书、炼功带、师父法像等。当时翻的满地东西,衣服被子扔了一地;连他父母的住屋也没放过,甚至连外面的仓房和土豆窖都翻了个遍。他们不顾家中三个幼小孩子哇哇大哭的可怜情形,又预谋绑架张的妻子,在家人和邻居的强烈反抗和抵制下,才没能得手。

张春启被绑架后,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家人牵挂他的安危,担心当地的恶警对他刑讯逼供、野蛮迫害,要求接见张春启,但公安局和看守所拒不让见。

张春启被非法关押后,不但他自己遭受无端的非人迫害,他的老父老母、所有的亲属也备受煎熬,度日如年。他的老母亲几乎每天以泪洗面,长夜难眠,惦念身陷囹圄的无辜善良的好儿子,哭的眼睛都有些不太好使;几个纯真的孩子也失去了往日的欢笑,幼小的心灵也蒙上了厚厚的阴影,承受着这无名的苦难;他的妻子及亲属也每天为他牵肠挂肚,家中失去了昔日的平静与祥和。

张春启被非法判刑3年,送往四平石岭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张春启现已出狱。

24.武鑫宁(大军),男,35岁,原吉林省延吉市汪清县法轮功学员(后流离失所到德惠市),1997年毕业于长春大学,毕业后在延吉市冰川啤酒厂数控车间当技术员

2000年进京上访,曾被非法关押,大军绝食反迫害,后被释放。2001年又被非法送入延边州所办的洗脑班,大军走脱,自此流离失所。

2002年11月大军又被长春市绿园区恶警在德惠市绑架,绑架后直接送到长春酷刑迫害,在从长春回德惠指认地点时,在离德惠不远的高速公路上跳车,摔至重伤,恶警当时把他拉到德惠市医院进行简单缝合,当时恶警示意大夫,不打麻药,直接缝合,看看他是不是装的,然后又从德惠市医院直接拉回长春,当时恶警看他情况很严重,就又把他送到长春市省医院,由于当时是晚上后半夜,恶警着急回家,两个恶警都急忙去办手续,只把他一个人留在屋里,大军当时走脱。

2008年2月27日晚九点,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和红旗派出所部份恶警非法闯入大军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和绑架,非法抢走家中物品和现金。当晚大军、妻子王长英和一个二岁多的孩子都被绑架。大军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不久,大军就被非法判重刑 10年,并送往四平石岭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大军现在仍然在四平石岭监狱被关押迫害。

25.王国华,女,40多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德惠市区。

2004年3月25日,法轮功学员王国华、王兴香、朱红在德惠市郭家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郭家镇派出所恶警毕国权等人绑架,遭刑讯逼供。王兴香被恶警毕国权等人将胳膊扭断。

2004年3月29日,王国华被送到长春公安一处,遭该处恶警罚坐老虎凳,用4-5层塑料袋套头,用毛巾堵口,用电棍电等酷刑。关押德惠市看守所期间,其家属亦遭威胁、恐吓,恶警用欺骗手段诱骗家属签捕票。

2004年9月14日,德惠市法院对其非法判刑,王国华被判刑8年,并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黑嘴子监狱)非法关押。

2006年6月,通过其他接见的家属得知:王国华现已被黑嘴子监狱迫害的精神失常。

26.林洪飞(林鸿飞),男,29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在德惠市地税局工作。

2002年5月,法轮功学员林鸿飞曾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押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2002年年底,绝食后走脱。2003年2月在外地被绑架,转回当地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已出狱。

2003年2月21日,林鸿飞在哈尔滨被恶警绑架,并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3月16日,德惠市看守所通知其家属送行李,才得知林鸿飞已被转回当地。

2003年10月15日起,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的林鸿飞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即将开始的非法审判。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看守所的所长丁日超、刘玉湖、刘超和狱医李亚洲竟残暴地给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野蛮灌食,胃管插进去来回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法轮功学员林洪飞等就曾在此遭受到惨无人道的非人迫害。

2004年1月15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在德惠市法院对超期非法羁押的13名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非法进行宣判。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在德惠市看守所106、107两个监室内的铺板上都焊有圆形钢筋环,专门用来采取固定方式来体罚在押人员,每个监室至少可以同时固定三人。法轮功学员林洪飞、谭忠秀、胡杰、杨君、贾云侠、张晓燕等曾在此受到过同种方式不同程度的非人迫害。

他后来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监狱。2004年2月份家属曾见到他一次,但从那以后狱方又以各种理由停止接见。2004年6月家人再一次来到吉林监狱,林洪飞所在监区本来同意接见,但接见室的恶警却以林洪飞是教育科“划圈”(林洪飞因坚定修炼被严管)为借口停止接见。

林洪飞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因其被非法判刑后,妻子迫于压力不愿到监狱来看望他,年幼的孩子也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亲的照顾。可见这场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造成了多少家庭的悲剧。

2004年8月因反迫害绝食被送到严管迫害,后因身体不行才被放出。

27.田淑琴,女,五十多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

2002年中秋节,田淑琴被当地恶警绑架,并被当地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非法关押期间,在严酷迫害下,田淑琴被所谓的转化,走向反面,共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两年多。已出狱。

四、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部份案例

1.曲荣瑛(曲英子)女,三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法轮功学员。

曲荣英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于2001年9月在九台市被当地恶警绑架,并遭九台市政保科科长等恶警的疯狂毒打,遭受了上大挂等酷刑,身体被恶警迫害的承受不住,被迫跳楼后致残,现在用双拐走路。此前,法轮功学员曲荣英就曾遭到恶警们的多次绑架和关押。

她的父亲曲忠和只因不放弃信仰就遭到德惠市恶警的多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次。

她的妹妹曲荣彬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恶警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

她的母亲董本芹因修炼法轮功被德惠市及本地恶警绑架多次。

曲荣瑛被德惠市恶警们迫害致残后,德惠市及本地派出所的邪恶之徒们仍然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对她以及她的家人多次进行骚扰迫害。

2.孙迁(孙谦),男,36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

2001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好结交社会朋友、打抱不平。修炼后,“浪子回头金不换”,由社会的闲散人员彻底变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张庆春任德惠市政保科副科长期间,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分局恶警破坏大法资料点,蹲坑绑架了孙迁等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刑讯逼供,孙迁被超期羁押十五个多月,受尽种种酷刑迫害,最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并被非法押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继续非法迫害。

因孙迁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在吉林第二监狱遭到邪恶狱警们的多种酷刑折磨,最后被酷刑“抻床”抻断脚筋致残,后被转至老残监区,继续遭受非法迫害。

五、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部份案例

1.孟令顺,男,家住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高台子村五社。

孟令顺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后,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开始,孟令顺于2002年春被德惠市恶警绑架后遭迫害致使精神失常,并于2003年秋失踪。

1999年7.20以后,德惠市公安局恶警以及德惠市各级610的恶人经常到孟令顺的家中骚扰迫害。2002年正月二十九,德惠市大房身镇派出所恶警伙同德惠市公安局恶警到孟令顺的家中将其强行绑架,然后被非法送到德惠市看守所进行进一步迫害。之后,恶警又把他妻子也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经家属代写“保证书”又敲诈勒索1500元后,才把他妻子放回家。孟令顺在德惠市公安局被非法提审后,家属到德惠市看守所看望孟令顺,才被告知孟令顺已精神失常。当地派出所要家属交1000元鉴定费,到长春鉴定是“压抑性精神失常”后才把人给放了。

孟令顺回来后,家人发现他的膝盖处有一很深的伤,象是电棍电的,问他他不说,而且非常害怕。此时孟令顺的精神时好时坏,可是当地派出所恶警仍然不断的来骚扰,有一天半夜,当地派出所恶警闯入家中又一次欲强行绑架孟令顺,吓得他不断的喊救命,他的喊叫声将邻居们都惊醒了,众人和派出所恶警理论,不准他们迫害孟令顺。派出所的恶警竟叫嚣:“谁敢阻挠,就使电棍电。”就这样孟令顺又被绑架到大房身镇派出所,派出所恶警扬言要劳教他。家属要求放人,派出所恶警说孟令顺是装疯,后经德惠市看守所鉴定是真的精神失常后才放了孟令顺。可是此事还没完,派出所恶警又要求他家包赔绑架时撕破的一名叫张帅的恶警的衣服,就这样他家又被勒索去200元钱,并请这帮恶警在饭店吃了一顿。

可是,这群披着人皮的狼还是不断的到孟令顺家来骚扰迫害。

2003年农历九月十四日清早,家人发现孟令顺因精神失常而失踪了 。

2.王国华,女,40多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德惠市区。

王国华于2004年3月25日在德惠市郭家镇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德惠市郭家镇派出所恶警毕国权等人绑架,遭刑讯逼供。同行的王兴香被恶警毕国权等人将胳膊扭断,王国华被送到长春公安一处酷刑折磨。王国华在长春公安一处,遭该处恶警罚坐老虎凳,用4 -5层塑料袋套头,用毛巾堵口,用电棍电等酷刑。

王国华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期间,其家属亦遭威胁、恐吓,恶警用欺骗手段诱骗家属签捕票。

2004年9月14日,德惠市法院对三人非法判刑,其中王国华被判刑八年,被非法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关押(即黑嘴子监狱)。2006年6月,通过其他接见的家属得知:王国华已被黑嘴子监狱迫害的精神失常。

3.邱云芝,女,52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五台镇卢家村六社人。

邱云芝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在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各种顽疾不治而愈,身体康健。

2000年3月她依法进京上访,中途被德惠市不法人员非法遣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拘留所16天,同时被非法敲诈勒索去2700元。之后,当地派出所高某、郭某、李某等恶警和德惠市610不法人员多次到她家骚扰、恐吓并且非法抄家;在德惠市恶警的长期残酷迫害下,致使其思想压力达到极限,最后导致其精神失常。

五年来,她的病情时好时坏,最后于2006年3月21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4.刘秀娟,女,五十多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秀娟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在那里是被迫害的比较严重的一个。

她在劳教所的七个多月里,因为炼功,身上的伤从来就没有断过。大号、小号、死人床、重铐、吊起来毒打。管理科的连科长、廖科长、徐干事、五大队的王立梅〔大队长〕、王管教都使尽了浑身解数来折磨她。

有一次,因刘秀娟炼功被关在小号用手和脚在一起的重铐,手背在后面和脚连在一起,站不能站,坐不能坐,非常痛苦的姿势折磨。在这种情况下,邪恶的管教还去用高压电棍电她各敏感部位。吸毒的护廊用棍子、竹板去狠狠的打她,整个走廊都能听到这毒打的声音,这种折磨持续了一个多月,直至本人精神分裂。

还有一次管理科的连科长以及五大队的王立梅在五大队给刘秀娟上刑(在走廊的最里头),也不知道折磨多了长时间,就发现刘秀娟疯疯癫癫的跑了出来,从那时起她就疯了。和她同屋的法轮功学员去收拾那间小号时,王立梅看见有人进来就对护廊破口大骂:“你怎么能让她进来。”因为此法轮功学员看见了屋子里地上有很多头发和新鲜的血迹。王立梅把此法轮功学员赶了出来。回到监舍法轮功学员在给刘秀娟擦身时发现她被折磨得已经没有人样了,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前胸、后背、脖子都是紫黑紫黑的;腿到脚面象洗衣板似的,一个棱的一个棱的;头肿的老大,胳膊、大腿都肿的老粗;手指尖都被电的焦糊。同屋法轮功学员的手碰到她身体的哪个部位,她都疼得直哆嗦、直打颤。太残酷了,太惨不忍睹了!同屋功友一直流着眼泪给她擦身,全监舍的人都哭了。因为大家从未见过或听说过人会被摧残到这种程度,闻所未闻呀!“白公馆、渣滓洞”恐怕也达不到这么残忍至极。

刘秀娟的伤两个月后还在淌着脓水,痛苦万分。她疯疯癫癫,一见到穿警服的就往人身后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