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讲真相 乐在其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个人修炼时期很精進。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坚修大法心不动。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迫害,遭非法劳教,在邪恶的黑窝里被邪恶欺骗,听信了魔鬼的谎言,上了圈套,摔了跟头。回来后,师父还在管我,同修送来师父后期讲法给我看,与我在法理上交流,我很快醒悟了,觉的自己走偏了,郑重的写了严正声明,归正了自己,今后要紧跟师父走,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晚上梦到自己身上流了一满池子黑水,那么多罪业,如果不是师父救我,那深重的罪业我是永远也还不清的。自此我振作起来,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上。

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的世人,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大法弟子面向世人讲清真相,就是在救人,我按师父讲的去做:“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每天上班是步行上班,在路上遇到人,不管是熟人、生人都一样,三步两步追上去讲。 一次,告诉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那人一听步子更快了,并说:“我们怕”。我讲那么大的火,头发眉毛都没有烧,你说是不是造假?他一听脚步停了,他震惊了,我继续讲完自焚真相,他彻底明白了。

那几年是月月、天天这样去面对面的讲,为后来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刚开始讲真相,有一次讲着讲着那人突然走开了。我一下呆在那儿,头脑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办,突然脑子里冒出“清除毒害法无边”(《洪吟二》〈大法徒〉),那人立即站住了。我赶紧过去向他讲完真相,直到他彻底明白。我知道是师父把法往我脑子里打。从那以后,我一直在讲真相时边讲边发正念。

为了更好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把《九评》看了几遍,每天大量学法,做到有时间每个整点都发正念(这时我已内退,有时间),晚上学法,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上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出门前发正念,或者边讲边发正念,一般情况别人都会答应退。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要劝退一万个人。现在早就超过一万人了。刚达到一万人时,我心中产生了欢喜心,认为自己救了这么多人,通过学法后认识到,因为有的同修发资料,有的做资料,还有海外同修的电话,新唐人、希望之声、还有其他同修讲过真相打下了基础,而我只是去把那些人劝退了。更重要的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动动脚、动动口,最后把那人救了。不断学法,心性提高了,我现在不执著救了多少人的数字,但救人的紧迫感没有放松,每天出去讲真相,劝退十多人。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有顺利的,也有不顺利的。例如;一位村干部,对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大喊大叫,因为在菜市场,人又多,我只好一边发正念一边静静的走开。第二次碰到他,我先发正念,然后对他讲真相,他勉强听了一点,但还是强调邪党那一套。我觉的他没完全拒绝听真相,还有救。平时发正念把他带着发。后来又见面了,我首先对他说:“哎呀,上几次都怪我没对你讲清楚。他一看是我,说:“身边有人。”我发一念让那人走开,那人真的走开了,并清除村干部的怕心,接着我又对他讲真相,他不出声,默默的听,后来听的眉开眼笑,我马上起个化名让他三退,他爽快答应了。还叮嘱我注意点(关心的话)象这样的事碰到很多很多。

这些年来,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有时间我也用多种方式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打电话,发光盘,用真相币。被救的世人,见到我就笑,打招呼,发自内心的感激。

我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是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的修炼形式,在发正念中显出他的优势,我只能利用这一优势,去更好的发正念,除尽邪恶,救度众生。弟子会按师父的要求继续做好三件事,救更多的人,不留遗憾的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