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在前进劳教所遭电击、殴打、虐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年仅三十岁左右的左仙凤女士是黑龙江省依兰县三道岗乡中学教师,为人善良。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被绑架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近日,左先凤被迫害,被送入医院,还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境况堪忧(详情待查)。

二零零九年四月初八,依兰县庙会期间,左仙凤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依兰县国保大队绑架,后被投进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在那里,左仙凤因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遭到张艾辉、王敏等恶警管教及其指使的犯人的毒打、电击、罚蹲、长期站立、冷冻、不给饭吃、野蛮灌食等折磨,致使左先凤腿脚肿胀、瘦得皮包骨、行走困难,并且内脏受到严重损伤,喝水都十分困难,曾经昏迷倒地,生命出现危险。劳教所不得不两次将其送进医院。

目前,在前进劳教所同遭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姜树元、张凯、吕树珍、于振英、史树芝、姚锦贤、李杰、韩滨英、郑艳芳、付辉。

一、年轻善良的左仙凤遭非人折磨

二零一零年六月末,左仙凤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她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恶警刘畅将她带上楼,用电棍电她,左仙凤的上半身几乎全部被电成紫黑色。大约两天后,指导员张爱辉又强迫她蹲,蹲了一整天,左仙凤晕倒在地,浑身颤抖,这时,张爱辉还继续耍弄她。

回宿舍休息时,左仙凤住在上铺,她身体虚弱、疼痛,已经上不去了,只好坐在地上。后来,六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把下铺让给左仙凤,而她自己上了上铺。

接着,左仙凤一天比一天瘦,恶警就把她送去市里医院看。不知恶警安的什么心,要给她做手术,左仙凤不同意,又被送回到劳教所。回来后,左仙凤还是一天比一天瘦。

七月份,恶警把左仙凤带到市里医院,住了半个月。回来后,恶警直接把她关到楼上,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见到她。到晚上,去宿舍站队时,其他法轮功学员见到了左仙凤,见她瘦的皮包骨,眼皮都挑不起来了,鼻子上还戴着气袋。那以后,恶警就把左仙凤跟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了。

在左仙凤身体恢复差不多了,回来后,恶警不让家属接见,左仙凤开始绝食,恶警给她野蛮灌食,左仙凤不配合,把帮凶的人身上都喷上血了,灌食的楼上不时传来惨叫声。

十二月十一日,左仙凤不配合恶警的迫害,于是,恶警强迫她在外面站了一下午,看着她的恶警冻得受不了,换班看着她,当时气温在零下三十℃左右。

第二天早上开饭时,恶警队长王敏看左仙凤没戴胸卡,让她站在屋里,不让她出去吃饭,这一站就是十天,从早六点起床开始,站到晚上八点,回宿舍时,才让她回去。

十二月二十二日开始,恶警不让左仙凤洗漱,并打了她一顿。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恶警不让左仙凤吃饭和洗漱,直到一月十七日,才让她洗漱。

一月十九日早上扫雪,扫到一半时,恶警交接班,是王敏的班,她进屋下棋、打扑克,把扫雪这事忘了。到晚上开饭时,王敏想起来了,饭后,还让法轮功学员去扫雪。天已经黑了,王敏把气都撒在左仙凤身上。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进屋了,把左仙凤一个人留在寒冷的外面,站到早上六点三十。

一月二十日,三个队长找左仙凤谈话,晚上所长找左仙凤谈话,不知讲了些什么,从这天起,左仙凤开始绝食。

一月二十一日,恶警许春凤叫她上楼,说队长叫左仙凤谈吃饭的事。三个队长(王敏、张爱辉、刘畅)都在楼上,恶警许春凤、张艳丽都上楼了,这五个人用手铐把她手背到后面,然后吊起来,共同参与迫害。

平时,法轮功学员都是吃白水煮白菜,就那天有点菜,王敏指使恶警让左仙凤在旁边看,不让她吃。吃饭回来站队时,左仙凤在后面站,王敏上去就给她两个大嘴巴。

一月二十二号,王敏看到左仙凤有点瘸,给她个塑料凳,让她坐,然后耍弄她,班长王芳(盗窃犯)也参与迫害。

二、左仙凤遭迫害得到善良人同情

正在左仙凤遭迫害严重时,十八岁的“包夹”小女孩很善良,把自己的小椅垫给左仙凤垫上,给左仙凤好吃的。这一切让恶警发现了,让小女孩上楼,开始打小女孩,只听见楼上发出惨烈的嚎叫声,之后就再也不让小女孩看见左仙凤了。小女孩说:你们修炼的人都是好人,我的叔叔和你们一样,也是修炼人,被判了六年。回去后,我也要和你们一样学法。

一月份时,有一个未修炼的善良人,偷着给左仙凤送水,送吃的,恶警看见了,说她和炼功人是一伙的,队长刘畅就找茬在楼上打她,里外大嘴巴,打得这位善良人的脸都变形了,眼圈都是紫黑色。

三。在前进劳教所遭受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

1.韩滨英, 四十三岁, 哈尔滨市 。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韩滨英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王敏用电棍电她的腿,腿上留有一块紫黑。因为韩滨英不配合恶警迫害,又被恶警罚站了几次,十一月初,恶警又电她一次。在操场上,韩滨英不配合恶警王敏的要求,王敏把她拖出二米多远,这时王敏害怕别人看见,把韩滨英拽回屋里。有一次,韩滨英抄写法轮大法经文,被恶人王芳举报,王敏当着很多法轮功学员的面打韩滨英的耳光。

2. 姚锦贤,三十八岁。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姚锦贤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因不配合恶警,姚锦贤遭刘畅电击,张艳丽打她耳光,把她打得眼前发黑,恶人陈义华也参与迫害。十一月初,恶警让姚锦贤做操,她不配合,恶警就让她站着。十一月七日,姚锦贤被迫害的心脏病突发,惊叫一声晕倒在地,恶人逼着她吃救心丸。第二天,张艳丽问她什么原因犯的心脏病,她就把被迫害的经过说了,这时张艳丽知道她不配合迫害,把姚锦贤骂了一顿。

3.吕树珍,六十二岁,哈尔滨市。

二零一零年七月,吕树珍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医生给她检查说是肺病,送哪哪不收。吕树珍不配合恶警,站累了,就坐地上。

4.史树芝,六十五岁。

二零一零年八月,史树芝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与姚锦贤同时被抓,到了那里,老人受到惊吓。有一次,恶警副队长刘畅让她搬很重的花盆(一百斤左右),老人不配合,说腰疼,刘畅逼着她抬。第二天,又让她把更重的桌子抬楼上。这时老人把腿扭了,腿很痛。恶警又让做操,老人腿疼做不了,恶警张爱辉恐吓她延期。

接二连三的迫害,导致有一次史树芝去食堂吃饭时,说头晕,用人扶着下楼。走到一楼时,老人已走不了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队长刘畅让扶着她的人到大排,找人拿担架。班长王芳有意让两只手直颤的人去抬,有一个善良的小管教说,她的手抬不了,之后,才另找别人去抬。抬担架时,刘畅又喊:快点跑,人快不行了。吓得她脸色苍白,把史树芝抬到卫生所抢救。没过二天扫雪,史树芝被恶警强迫到外面去,即使不能扫雪,也要站到外面。史树芝被冻得浑身发抖。

5.姜树元,六十岁,通河。

二零一零年五月,姜树元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姜树元不配合迫害,恶警王敏拽着她就上楼,连踢带打,姜树元长的瘦小,王敏把她拎起来就往地上摔,当时王敏就起不来了,一连几天,姜树元没能起来。

6.杜秀英,四十八岁。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杜秀英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杜秀英的丈夫于怀才也是修炼人,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于怀才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自从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后,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导致双手发颤。这样她不能干活,恶警张艳丽逼着她干活。

丈夫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后,杜秀英和父母还有十多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她父母已经八十多岁了,俩人拄着拐杖去劳教所看她,对她说“闺女,你得回来,我等着你。”女儿也告诉她,妈妈你得回来。因为杜秀英的身体不好,恶人送哪,哪都不收她,恶警用钱收买了前进劳教所负责人,才把她收下。她也受到严重迫害,恶警用电棍电击她。

7.郑艳芳,五十三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郑艳芳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因她不配合恶警,恶警强迫她蹲,她蹲不住了,恶警就用电棍电她。

现在,劳教所已改成戒毒所。

主要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一队队长王敏 警号:2343072 电话:0451-86953257 手机:13945190070
一队教导员(恶警)张艾辉 警号:2343046 女,40岁左右,
一队副队长刘畅 警号:2343105 电话:0451-86953257
前进劳教所王所长男、警号:2343001
前进劳教所所长叶云 警号:2343006 手机:13945666688 13936139139(所长)

叶云
叶云
张艳丽
张艳丽
杨国红
杨国红
孙晓辉
孙晓辉
陈丽华
陈丽华
于芳莉
于芳莉
常淑梅
常淑梅

警员张艳丽,女,警号:2343093 手机:15946091925
警员杨国红,警号:2343031  13948190154 13945190154
恶警科长孙晓辉,警号:2343027 (此人邪恶)43226340
科长(恶警):陈丽华13945666688
张波13946166178
许春凤13936464159
周丽凡13946069188
陈丽华13945666688
前进劳教所电话:0451-84115086 卫生科电话:0451-86991418
前进劳教所地址:机场路前进村附近(水田农场) 邮编:150078
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于芳莉、常淑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中学教师在前进劳教所遭电击、殴打、虐待-237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