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学生家长的忧虑和见解(图)

致泸州小学生家长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

泸州市各小学的各位学生家长:

我也和大家一样,家有小孩正在念小学。从孩子出生、蹒跚学步到进入小学,呵护一个小生命的成长,我们一家几辈人操尽了心,做父母的疼,当爷爷奶奶的爱。

孩子寄托了我们每个家长的希望,也寄托了社会的希望。所以我们不只是给孩子吃饱穿暖,还希望把他培养成身体健康,道德高尚,有学问,有技术,有能力的高素质人才,不仅自食其力,孝顺长辈,还是一名对家庭对社会负责的好公民。

要培养孩子成才,儿童时期的教育不可忽视,它关系到孩子的一生。从古代起中国人就很重视儿童的教育。《弟子规》一书中说:非圣书,屏勿视;敝聪明,坏心志。就是说,不是博通事理的人所写的书,要摒弃它,不可阅读;因为这一类的书说理不清,用理不当,会遮蔽你的耳目,障碍你的智慧,破坏你善良的本性与志节,让你分不清是非曲直。可见在中国古代,对儿童的教育是十分慎重的。为孩子选择读什么读物,吸收什么样的文化,是讲原则的,即重视保护儿童善良的天性与培养后天正确的是非观,不好的东西不滥施与儿童。看看我们今天学校的教育却不是这样。

上学期期末,江阳西路小学给六年级学生出的“《品德与社会》六年级上册自主学习评价”的测试题,我们看到其中有道填空题,是非混淆,善恶颠倒,令人震惊。学校在教给学生什么?学校是在怎样培养孩子?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引起我们对学校的现行教育再度思考。

题中说:“在中国,曾有一个……”人人皆知,在中国确有一门修炼的功法叫做法轮功,但是他是正法。电台、电视台把法轮功扣上×教的帽子漫天谩骂,那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宣传诽谤之辞。宣传机构乱定性、乱扣帽子是违法的,是欺骗民众的行为。它犯下多大的罪,造了多大的孽,将来都得偿还。学校应该对学生的教育负责,怎么可以把中共宣传部门破坏法律的“×教”之说滥施于学生呢?

学校出这道题时,故意把法轮功的“法”写成“发”,学生或许会惊讶,学校出题怎么写出错别字来?家长或许会指责,教育者犯了写别字的大忌。在我们看来,其实这只不过是学校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害怕骗了学生将来脱不了干系,出题时做贼心虚的耍了一个文字花招而已。

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修炼中普遍得到了身体的健康,这是事实。特别是有些人多年的疑难杂症好了,许多绝症患者重获新生,孩子在法轮功中受益的例子也不少。如河北省涞水县有一名叫曲建国的中学生,二零零九年得了骨癌。他去北京大医院做了化疗后,头发全脱光了,病却越来越重,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二零零九年十月,他放弃治疗回到家中。在绝望的时候,他听了两个炼法轮功的亲戚的话,开始修炼法轮功,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是法轮功救了他的命,他通过明慧网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了世人。

在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修炼者多达上亿。国家体总局官员及中央领导乔石在民间广泛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法轮功从没有打过广告,也没有硬拉人来炼,是人们在实践中真切体会到了他的神奇与美好,人传人,心传心传开的。根本不存在这道填空题中说述:“利用人们追求健康的心理”与“引诱人……”,“犯下了……”的问题。题单上的这道题,完全违背了事实的真相。学校公开向学生进行诬陷诽谤法轮功,究竟要想达到什么样的教育、教学效果?学校向学生传播谎言对学生有何益处?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当家长的好好思考。

再看看题单上这道题,学生被反面宣传的谎言蛊惑着,被出题的教师诱导着,在括号里填写出的所谓标准答案—— “残害生命”这几个触目惊心的文字,令人想起了十年前除夕天安门前那桩“自焚”事件,想到“自焚”中的孩子刘思影。

图: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图: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打压迫害法轮功后,上访的法轮功群众成千上万,中共极为恐惧,害怕法轮功真相告白于天下,动用了它所能操控的全部力量来阻止法轮功民众维法维权的上访活动。当时,北京城内城外戒备森严,天安门广场上警察、便衣密布,怀疑是上访的都抓,象王进东这样一个外乡人岂敢在天安门广场那块禁地里盘腿打坐,打开塑料瓶,从容不迫的淋汽油、点火?报道说起火仅一分钟火就被扑灭,现场七、八个灭火器一分钟之内哪里来?那扑打火焰的灭火毯刚起火就到位,不也是事先就预备好了的吗?王进东全身烧成重伤,而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却在高温烈焰下完好,这不明摆着就是造假?据有关人士说,王进东那组镜头是多次拍摄合成的。

“重度烧伤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插管后,在病房接受记者(不穿隔离服,不戴口罩)采访,还能唱歌。
“重度烧伤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插管后,在病房接受记者(不穿隔离服,不戴口罩)采访,还能唱歌。

刘思影仅是个上小学的孩子,在失去了母亲,重度烧伤,生命垂危的时候,怎么会表现出超常的冷静,不惊不怕,还有兴致唱歌?气管切开后还能唱出歌来?据积水潭医院的医务人员说,两个月后的一天来了两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到刘思影的病房探视后,刘思影猝死。这不是灭口吗?

编造自焚谎言谋杀无辜的儿童,牺牲母女两条人命,明明是中共犯下“残害生命”的滔天罪行,怎么反倒嫁祸于法轮功呢?看着孩子们顺着中共与学校的意图填写在括号里的错误答案,犹如看着心爱的孩子被坏人强行剖心投毒一般,痛心疾首。

十年过去了,污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一个个被揭穿,诸多真相已全球皆知,江泽民及其同伙因迫害法轮功犯下滔天大罪,已在全球三十个国家被控告。中国大陆明真相的民众对中共宣传机器抹黑法轮功所制作的一桩桩血腥恐怖的欺世伪案感到震惊,感到愤怒,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这场迫害,否定与清除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谎言,从而理智觉醒,找回了正义与良知。教育界是遭受谎言毒害的重灾区,经过大法弟子十年来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明白真相的师生员工越来越多。

就泸州来说,有的老师上课遇到教材有诬陷法轮功的内容时,就不讲,采取回避;二零一零年高考生填志愿,表中有填写家庭成员中是否有人炼法轮功的栏目,有的老师告诉学生,家里有没有人炼都不要填,表明了抵制迫害法轮功的态度……而江阳西路小学至今还在继续向该校学生灌输恶毒的谎言。

该校出的“《品德与社会》六年级上册自主学习评价” 测试题的所谓“自主学习” ,其实不然。关于恶毒攻击法轮功、对法轮功进行反面宣传的内容并不是学生自主要学习的,是设置在教材中强加给学生的,来源于中共宣传的一面之词,信息不真实;答题的对错与否,是由学校监督学生以中共定的调子为标准来回答,并非学生在广泛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基础上作出的自主评判;出题如设陷阱,一步步诱导学生往里跳,并没有体现出给予了学生学习的自主性。

据我们所了解,截至二零一零年止,这类诬陷法轮功、违背事实真相、强行灌输给小学生的谎言如毒奶粉小学教材里有,作业有,六年级的考试几乎年年有。小学生到了六年级要离开小学前,都经历了以考试方式进行谎言洗脑的再次强化。

小学生没有对社会重大问题的是非判断能力,信着学校教的,信着老师说的,凭学校的肯定与否定确立自己的思想,凭老师的肯定与否定建立自己的是非善恶观念。从江阳西路小学六年级《品德与社会》这道测试题看,学生按学校肯定的“标准答案”填写,把“残害生命”栽赃于法轮功,中共的目的达到了,学校满意了,可学生受骗了,中毒了,受害了。由此看来,中共利用学校向学生灌输谎言,煽动学生恨共产党之所恨,把学生的思维引入歧途,让他们形成错误的是非观念,把他们培养成受中共精神控制的“人才”,要实现这样的“教育”目标,学校做起来真是得心应手。正如有人说,孩儿好哄。

孩儿好哄也不能哄。“非圣书,屏勿视,”古人尚知不能让孩子接受不好的东西,不能让孩子受到不良信息的污染与侵害,当然教育者就更不应该为了什么目的,甚至为了政治的目的把谎言灌输给孩子。而现在的学校则完全不讲这一套,教育是实现“党”的意志的教育,“党”残害生命搞出 “自焚”“自杀”等等惨案栽赃陷害法轮功,学校就帮助其掩盖罪恶,拿这些血腥残暴的谎言毒害孩子,煽动仇恨,全然不顾儿童仅有的心理承负能力,全然不顾谎言的后果如何“敝聪明,坏心志。” 教育单位,教育工作者为了“党”的需要可以背弃育人的原则,放弃做人的良心。

小学生,如凌风的小苗,心如蓓蕾一般娇嫩,需要我们家长,特别是学校、老师细心呵护;孩子优秀人格的形成,正确人生观的形成,需要我们在家庭、特别是在学校的教育中悉心打造。我们信任学校,我们把孩子交给了学校,看着学校给学生出的诋毁法轮功的测试题,看着孩子们在题中填写的错误答案,我们仰天长叹,欲哭无泪。小学生还是天真烂漫的孩童,纯真的信任着周围的一切,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学校、课堂会有陷阱。

学校不正当的教育如一把毒辣的软刀子,虐杀了孩子们先天的善良与宝贵的纯真。这把不见血的软刀子伤透了我们全家人的心,对这样的学校教育,我们感到的不仅是失望、心寒,而是后怕。

今天孩子们的遭遇我们也曾有过。我们的童年是在五六十年代,生活贫困,可天性仍然善良。当在语文课上学了《白毛女》这类课文后,我们非常同情穷人,非常痛恨欺压穷人的人,对地主、资本家等等所谓阶级敌人产生了刻骨的仇恨。 后来才知道这些故事都是中共蓄意编出来煽动民众,搞阶级斗争用的。

又如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和日本人勾结贩卖鸦片,那二万五千里长征是失败大逃亡,并不是北上抗日。我们竟然相信了谎言,把红军过雪山草地、八路军南泥湾大生产视为英雄壮举,把共产党当成了民族的大救星。

当年我们的学校、老师积极配合中共的谎言教育、培养学生的阶级仇恨、培养学生对共产党的迷信与绝对盲从,呕心沥血帮助中共完成了十来年改造一代人灵魂的教育工程,没想到,文革中校长老师被中共指定为斗争的对象,昔日自己播下的仇恨与对共产党的绝对盲从,如酵母发酵,如火种点燃,学生按老师教导听党话,跟党走,揪斗校长、皮鞭抽打老师,开水烫,剃阴阳头等等,老师、校长对“党”教育事业的忠心与辛勤,换来自食其果的厄运,学生的人生中烙下文革暴徒的耻辱。历史的教训惨痛啊!

我们这一代人曾被学校的教育骗了,酿成历史的悲剧。而今天我们的孙辈又重蹈覆辙,依然接受着谎言欺骗、煽动仇恨的教育。历史在延续错误,我们应该警醒。

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对孩子的教育主要是靠中共教育体制内的学校来完成,从幼儿园到大学,孩子成长过程中绝大部份时间是在学校度过,孩子们立身成人的主要学习由中共教育部统一制定,靠学校系统的教育来完成。对其教程的设置、教材的内容等等,整个重大的树人工程,没有人去怀疑它的正确性,没有人敢质疑它的合理性,学校教什么,孩子就学什么,学校要家长做什么,家长积极配合。现在的中国人把孩子成才的希望几乎全都寄托给了学校,把教育孩子权利几乎全权交给了学校。所以我们当家长的往往在意的是老师的红勾勾,注重的是卷面上分数,而忽略了构建孩子心灵、人格、远大人生最重要的核心部份——是与非的正确评判。

就江阳西路小学出的这类题,如果在考试的试卷上往往是分数少之又少的填空题、选择题等,可这不起眼的一分两分却涉及重大是非,与儿童内心世界的构造问题。法轮功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在孩子们的学习中,我们不能回避,应该弄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学校为什么要教唆我们的孩子仇视法轮功?这样教育的后果又是什么?只有了解真相,才能正确判断是非,才能教给孩子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们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是真正对孩子负责。

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正法,是能使修炼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佛法。法轮功已传遍了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书籍已译成了几十种语言文字,法轮功及传法的大师得到世界各国政府及民间团体各类褒奖三千多项,修者没有国界,不分民族,不分老少,遍及全世界。如果法轮功不好,能受到世界人民的欢迎吗?台湾、印度,许多学校的学生在老师带领下学习法轮功;美国、加拿大等国家还创办有引导孩子修炼的明慧学校。孩子们修炼后身体健康,学习长足的进步,思想道德很快提高,孩子愉快家长满意。我们泸州出境观光的不少人看到外面到处都有法轮功学员自由修炼的身影,颇有感慨:原来只有中国中共才不准炼法轮功啊!原来“自焚”是假的呀!

目前,就法轮功这一重大问题上,可怜的孩子们听信了谎言,善良被利用,是非迷失,我们怎不唤醒孩子?

如果一个人没有对美好事物的赞美与崇尚,就没有追求美好事物的高尚心灵,内心将如一片阴暗的荒漠,没有生命的欢乐;一个人分不清正邪善恶,就将失去理智,以致错误的选择仇恨真理、践踏善良,而错误的行为会毁掉他美好的人生。法轮大法光明美好,是人类久远的期盼与希望,中国的学校却偏偏要教唆我们的孩子去仇恨、去反对!我们的孩子不能这样被学校用狼性教育来造就,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中共 搞“假、恶、暴”几十年,诚信坍塌,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现在我们正在承受各行各业造假带来的无穷祸患。一旦这一茬茬的孩子们明白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被最信任的学校欺骗,被当作楷模的老师那红勾勾欺骗,多失落,多怨恨,该有多伤心?如果他们放弃了对人生、对社会正的信念,随着道德下滑的社会随波逐流,也效仿着用谎言骗人,骗社会,那我们的民族就彻底完了。这不是我们所希望,我们不愿看见这样的悲剧发生。目前,就法轮功这一重大问题上,我们的孩子已经被谎言所欺骗、所毒害,在此向各位家长呼吁:多多了解法轮功真相,认清是非,坦诚告诉孩子们法轮功真相,为孩子的心灵奠定宝贵的正信,找回孩子的纯真,保护好孩子不被谎言毒害。

诸多预言都谈到,到了末劫时期,人心失控,道德衰败,灾多难大,人类社会将面临宇宙的淘汰,只有下世的觉者能救众生。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神佛下世传法度人,法轮大法传出“真善忍”宇宙真理,启悟着人修心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正引领着人回归正道。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相信“真善忍好”,远离与法轮功为敌的中共,就会得到神佛的保佑,平安度过劫难。

学校教唆孩子们敌视法轮功,把我们孩子推向大法的对立面,不就要了我们孩子的命,断送了孩子的未来吗?在此向大家紧急呼吁:还我孩子的前途与未来!快快了解法轮功真相,救救孩子!

孩子是我们心中的挚爱,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爱护好孩子,教育好孩子是我们每个家长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目前的社会现状下,我们做不到“孟母三迁”,选择不到一个没有党文化、承传中华传统教育的学校,可是我们可以了解真相,告诉孩子真相,让孩子明辨是非,分清善恶,理智清醒;也可以告诉学校、老师认真了解真相,坚守教育者的良知,不要以“党性”毁了学生。

最后,再次向大家呼吁,抵制谎言,保护好孩子健康成长。愿你家的宝贝聪明、美丽、成才。

一位小学学生的家长

二零一一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