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从揭帽子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前段时间的一天,我戴着一顶帽子去与同修交流。在这期间,一位同修有意无意冲我来了一句:“该揭帽子了。”当时我没有往心里去;但回家后又想起此事,向内找为什么曾经两次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迫害

零五年的时候,一次同修与我谈起某地一位同修被当地国安特务绑架。“六一零”指使法院非法判这位同修十年重刑。“六一零”人员公开讲她是一名副部级法轮功,当时我听得一头雾水。

同年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与另五名同修在一起的时候,被当地国安特务绑架,恶警查身份时,一名当头的警察在会议室大声嚷嚷:“我们今天抓了两名部级法轮功。”当时我听到后觉得不可思议。最后我被公安分局的国保支队恶警非法判一年劳教,其他(她)同修有的被判四年重刑。

一年后我从邪恶劳教所回到家,没有真正去悟,去向内找被邪恶迫害的原因。在家修了不到一年时间,又被同一公安分局的国保特务非法绑架,这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中队,特别是在严管分队的最后时间里,我悟到了被邪恶绑架的主要原因——名利之心没有修去,说白了主要是干事心(曾经在二零零二年那么一段时间是什么召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暗暗下决心修去此心。

回家后,抓紧时间学法,在近一年的实修时间里,此心也修的差不多了;但我回头看一看其他(她)这个召集、那个召集的同修,这个干事心也够大的。同修呀!我们是修、佛、道、神的,宇宙中没有召集这个名号,此心不去能圆满吗?有此心的同修如长期不悟,不修去或根本上没有意识到,说不一定哪天邪恶就会干扰你甚至可能会绑架你,到那时才悟到有此心要修去,想揭掉邪恶给你戴的“官帽子”,对修炼人以及整体损失也太大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