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在苦中我体验到了无限的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一次上一个很偏远的农村去发真相资料,黑灯瞎火的我迷路了,一个人也没有,我只好求师父。突然在不远处出现了师父的形像,我急忙奔师父走。师父走,我紧跟。经过四十多分钟,师父的形像不见了。我定睛一看,这正是我回家的那条路。

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基本上是白天学法炼功,晚上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天亮前回来,有时几天几夜不睡觉。刚开始时也困,可是一想到救人的事,想到自己的誓约,怎么也舍不得睡,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这些年来,夜间除下大雨和大雪外,我几乎没有几天在家里睡觉的,骑自行车往返一百多里从不间断。严寒酷暑、饥渴,还要躲避邪恶等各种复杂的情况,确实很苦。但是,在苦中我也体验到了无限的乐。

一天夜里我来到了一个只有二十来户的小村子,每户都养着狗。我发正念解体我所到之处的邪恶,求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忙。我是大法弟子,给大家送真相资料来了,你们好好睡觉,狗也别叫。当我推开一家房门,一条大狗摇头摆尾的一声不叫的迎接我。我把《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放到窗台上,当我拉开门要出院时,我看到这只大狗把资料用嘴叼起来,然后用前爪扑开房门给它的主人送去了。我的心里一阵热,眼泪流下来了。它也是宇宙的众生啊,也许哪方面没做好,这世转生了一只狗,也许它在等着这份资料,也许它生生世世等着这一刻,它的做法,也许摆放了它的位置。此时我悟到救度众生的深层涵义。

有一件令我难忘的事,有一位邻居妇女患了乳腺癌,她一生做了很多坏事,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了。弥留之际,我想让她了解真相。但是当面给她讲唯恐她拒绝,于是我用邮寄的办法放在她的院子里。因为收信人是她,她便拆开看,疼的受不了时,她就念,念着念着,就睡着了,醒来时还念。她把三本小册子念完了,后来她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梦中梦见她来了,背着一个大包袱,打开了,露出四个小包袱。她对我说:“这三个是你给我的,你还要吗?”我说:“不要,你带走吧。”于是她高兴的背着这些白色的包袱走了。我悟到,这三个包袱就是那三本小册子,都是好东西。可见让世人了解真相多么重要,看到真相都是他(她)的福份。

看到众生得救,这是大法弟子最高兴的事,最欣慰的事。这些年来,我除了做一些必须的家务外,就是做三件事,我把心都扑在修炼上,学法修心,磨炼自己。所以做大法的事时心中无杂念,心态纯净。我很少睡觉,但是没有疲劳感。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加的能量。过程中得到师父和护法神的呵护。有时清晨回来,休息一下,打个盹时,看到师父慈悲的微笑着看着我,很关爱,很心疼,不忍心叫醒我的样子,我再也舍不得睡了,马上起身投入到三件事之中去。

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老弟子,文化水平低,这里只是写出我修炼的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师徒有缘 得法修炼

儿时经常听老人讲神佛故事,讲苦行僧,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炼。那时我朦胧中经常想,他们不食人间烟火,他们吃什么?我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捡煤拾柴,打打斗斗,争争闹闹,经常气愤委屈,加上体弱多病和父亲的打骂,我常常觉的很苦很累,活得无奈,不如出家当和尚。这个念头一出,一天晚上,我睡梦中看到自己这颗跳动的心挂在天上,闪闪发光。从此以后,我一做梦就有人领着我脚不沾地的在一条大道上飞跑,有时是道人的形像,有时是僧人。

六十年代,我因病去某市找一位尼姑看病,她住在白塔寺附近。(寺院不许居住)我好奇的问老尼:“这寺院这么漂亮,为什么没有人居住呢?”老尼听后便仰天哈哈大笑,目光深沉且刚毅的望着我,手指着寺院大门对我说:“你就是这里的人。”

一九九二年大姐夫得了肠粘连,胃粘连这种病,住院医治不好,已一个星期没吃东西。我二姐是先天性心肌膜脱落,生命危在旦夕,已被医院宣判死刑,拒之门外。两个人生命垂危,怎么办?我着急上火,四处打听。有人告诉大姐,有一位活神仙手到病除。我大姐按照地址找去,说明情况。那人说:好了,你回去吧。我大姐将信将疑,这病人也没来,怎么能好呢?回去一看,果然都好了。真神了!

一天我去大姐家。晚上,那位活神仙也来到大姐家(事先并不知道),刚一進门,我的目光和他的目光一碰时,我全身一震。顷刻间我感觉那人怎么那么亲,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似曾很久很久的一位亲人。他的形象那么高大,光彩照人,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他就是我们的恩师,是我生生世世要找的人。我们在师父的介绍下参加了学习班,我两次有幸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后来《转法轮》一书出版了,师父亲自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文化水平低,但是我手捧宝书,昼夜不停的读着读着……与恩师的这段缘份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成为我修炼路上勇猛精進的动力。

二、净化身体 大法神奇

修炼之前,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多种疾病缠身:胃病、肾病、气管炎、头疼病等等。那时我骨瘦如柴,肚子很大。有一回,大哥给我买打虫子药,吃后,打下来一团一团的虫子。指望这次能好,可是还有其它的病,折磨得我死去活来。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八里路都走不动,更别说干活了。经过多种治疗,吃过许多偏方都无济于事。

自从走上修炼路,经过师父净化身体,这些顽症不翼而飞。是师父和大法把我从一个羸弱的病人变成一个身强力壮的人。我家的体力活我都乐于去干,这是我以前不敢想的。

一次,我夜里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已经三、四天没睡觉了。早上回来,本想休息一下。可是我老伴说我家的土豆应该起了,我吃点饭就去起土豆。上午十点多钟,我家买的十吨煤泥(黄海车两车)又送来了。我得把十吨煤泥运到煤棚子里去。这样我马不停蹄,一直干到晚上十点。我坐在椅子上一边休息一边想,可别睡着了,晚上还有证实大法的工作。我吃了点饭,简单洗一洗,打了一个小盹儿,十二点之前又出发了。天渐亮时我全部做完了。我往家赶时,自行车就象箭打的一样,轻飘飘的。我浑身轻松,舒服极了。

今非昔比,天上地下,我判若两人。所有熟悉我的人都想象不到,大家看到我的巨大变化,无不竖起大拇指感叹道: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三、恩师点悟 因果轮报

我的父亲与他人相处,性格柔和,有求必应,人缘好。可是让人不解的是对家人,对我们一大帮儿女却非打即骂,不讲道理。无论我们怎么孝顺,给他钱,给他买东西,他却不理不睬,给的再多也嫌少,并且百般挑剔,找茬刁难我们。每逢过年过节全家二、三十口人团聚时,他总是又吵又闹,把桌子掀翻。弄得我们狼狈不堪,家中所有的人都惧怕他。尤其对我比别人更厉害,无论怎么给他干活,送好吃的,转脸还是非打即骂。我都五十多岁了,还象对待年轻人一样不依不饶。我经常面对苍天发出无奈的哀叹:苍天哪,怎么对我这么不公啊?心中积下很多怨恨。

修炼以后,我虽然懂得了业力轮报,前世今生的因缘关系,试图改变这种状态,可效果不大。我心中不免还是时常抱怨。师父见我还是没有彻底改变,就在梦中点悟我。一天我看到自己身穿金色龙袍,外罩盔甲,脚穿高腰皮靴,头戴红缨帽,手中握一个红缨马鞭坐在一个藤椅上,前方有一匹骏马,装备齐全,一位六、七十岁的奴仆两手撑地,后背成平台状,双膝跪地,等候主人上马。我起身傲慢的走过去,踏着这人的后背飞身上马后,他哆嗦着站起来,双手把马缰绳递到我手里,我扬鞭催马,马长叫一声奔跑出去。跑出去十多米远时,我无意中回头一看,那位老奴在寒风中很痛苦,很无奈的在向我招手。我定睛一看,哎呀!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他就是我现在的爹。

我一下惊醒了,回忆着那清楚的梦境,我什么都明白了。这是我以前欠下的债呀。我那一生中给老人造下多少痛苦啊,他可能一生中都在我们家族中承受。难怪这一生对儿女都不好,这就是业力轮报吧。从此以后,我再没有任何抱怨,任爹打骂。师父让我彻底明白了这些道理。我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对待老人,希望在佛恩浩荡下这段恶缘得到善解。

四、向心修炼 处理好家庭关系

修炼前我和老伴经常吵吵闹闹,因为我脾气暴躁,说打就打,老伴和孩子都惧怕我。可是修炼之后,整个都反过来了。老伴经常干扰我,经常给我设障碍。学法时往下抢书,藏起来,经常安排我干很多无关紧要的活,还把自行车锁上,不准我动,把洪法的东西藏起来或给我扔掉,经常咒骂阻挠我。

当时我想,这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可能我哪生哪世欠下的。所以我尽量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心里还是很气愤,很无奈。这样过了很久,情况并没有大的改变。后来学习师父讲法,我悟到,她可能也是被旧势力操控的生命,做干扰我的事情。必须把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清理干净,人什么也不是,不能这样被动的承受,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炼。

我决心改变这种状态,同时也避免她对大法犯罪。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她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许干扰我修炼,使她明白的一面发挥作用。同时我也向内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有时我也没有从她的角度考虑,觉得我的事是第一位的,一切都得给我让路。不管人家的感受,而且对她态度非常冷淡,除了修炼,几乎没有常人话了。让她感觉很冷漠,没有了温暖。

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我改变了对她的态度,逐渐的修去了那颗为私为气的人心。经过一段时间,她真的改变了。我发正念时,她给我看点,有时我忘了她提醒我,社区有人来看着我时,她巧妙的把她们引开,不准邪恶干扰我。每当我出门时总是关照我注意安全,早点回来。总是告诉我小心点提防点。我家里的气氛得到改善。我体会到,有正念才能正行,向内找是法宝。

五、兑现誓约 救度世人

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自己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讲清真相是我们的史前大愿。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呢? 开始时手中什么资料也没有。有一天看到墙上手写的大法标语受到启发。我何不把字刻到胶皮上再印到墙上呢?想到这里,我翻身下床就做。后来我加以改進,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刻到胶皮或泡沫上,再印到建筑物上效果非常好。

后来有了小册子,传单,《九评共产党》等,我就去发资料。我的怕心就是在发资料中修去的。第一次出去,我刚把资料放到一家门口,就觉得撞上了一个警察,而且前边有两个,后边有两个,离我只有两步远。我没有退却,心里发正念解体邪恶,既然撞上了我也不怕你。我把心一放,定神一看,什么也没有。原来这是干扰我。这种状态经过四天,以后再也没有了。我的怕心就是这样去掉的。

刚开始我徒步行走,主要去边远农村。一次我背了一大包资料,走了十一个半小时,经过整整一夜。两个脚后跟磨起了大血泡,离家还有五里路时,我想坐车,平时总有,可偏巧那天就没有,干脆不坐了。这时我耳边有人问我:苦不苦,累不累,值不值得?当时我一震,马上回答:不苦,不累,助师正法很值得。我刚到家躺下就睡着了。不到五分钟,朦胧中就看到我们伟大的师父面目祥和,身体金光闪闪。我一下惊醒了,我感到身体无比的轻松,一身疲劳全消,我开始炼功,真是“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啊。

在发资料中我经常看到有些房子抹得很平很光,何不写上大法标语,让大家都知道大法的美好。于是我买来毛刷和铅油,在光滑的房头或墙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效果很好。 后来我想,把字放大不是更好吗?那么写的时候必须要快,用板刷写很慢,怎么办?有一次,我理发时受到启发,何不用喷涂的办法呢。于是我买来小喷壶一试,发现喷出的墨水一堆一堆的,很不好看。后来我又想到了用打气式的喷壶,经过反复试验,真的成功了。

我用打气式喷壶做起来了。首先把我住的小城每个楼头都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我边发正念边喷,巧妙的躲过警察的视线。有时刚喷完走开,警察就过来了。面对摄像头,怎么办?很多地方是在摄像头范围之内做。我请师父和护法神加持,发正念让摄像头不起作用。有时,警车就在我身边嚎叫着飞驰而过,可他们就是看不见。我体会到当我们正念正行时,师父和护法神无时无刻不在保护自己。

后来我看到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很多,通往四面八方,马路两边有很多墙壁,建筑物,大石头等。如果让驾驶员和行人看到,那么对他生命的永远都是一件大好事。因此我又把字放大到一米多高,有条件的地方放到一人多高,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这样在方圆百里之内,几乎能利用的建筑物都喷到了。我愿所有经过这里的人,都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刻在自己的脑海中,刻在自己的元神上。

我除了发资料,喷涂外,遇到机会就面对面讲真相,亲友聚会更是好机会。一次,亲属家办大事,有一个屋子里坐满了人,我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怎么开口呢?这个念头一出,师父就加持。一个人看我站在门口,就说:“他大姑夫到屋里来呀,听说你炼法轮功,给我们讲讲吧。”我一听话题来了,于是我便开口讲大法真相,全屋鸦雀无声。我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讲大法洪传全世界,讲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讲国际对迫害法轮功的追查,使全屋的人明白了真相。外面的棚子里坐满了人,我想让他们也明白真相。这时有人说:“走,我领你到外面棚子里坐坐。”于是我又开始讲。第二天,有人指着我说:“你胆子真大,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就是××监管大队的大队长,有几个人想动你,被这个人按住了”。我说:“他也是被救度的生命,人明白真相后,就不会做恶事了。”

六、正念正行 化险为夷

有一次,我去一个村子发资料,看到六、七个人在路边吃烧烤。我想他们肯定不是这里的人,这么晚了,农民是不会这样的。我没有理会他们,也没有注意否定他们。回来时,一只猫头鹰在我头上盘旋了三圈。我一惊。这时,有一个人一伸手抓住我兜子,他叫来几个人,把我带到派出所,上下翻了一遍,一无所获。他们问我到哪去,我说到亲属家去。他们对我说:“这村里有认识人吗?他们保你,你就走”。我一听,这是圈套,我说:“没有认识人”。心里发正念,解体这种迫害方式。我拒不配合他们。于是他说:“你回家吧,一直往家走。”我知道这也是圈套,出了门,并没有快走,我如果快走,他们的摩托车马上就能追上我。我缓慢的走出五百米时,后面没人看见,我迅速躲進了玉米地。同时我听到后边摩托车的发动声,转眼间就从我这里过去了。我没动,大约半小时,两人骂骂咧咧的回来了:“大瞪两眼把人放跑了。”他们回去后,我坦坦荡荡的回家了。我总结教训,因为我没有发正念否定邪恶,而让它们钻了空子,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一次,我到村子里贴粘贴,发现有人跟踪,还有几个人奔我来了,我无处藏身,见旁边有一矮墙,我便蹲在那里。明月之下,怎能挡住我呢?我心生一念,请师父和护法神蒙住他们的眼睛。他们从我身边过去,走到头,发现是个死胡同,于是又折回来,我没动,回来时他们的身体碰到了我的衣服,仍然没发现我。我往家走,当将走到正路时,发现有两名警察在路上守着。于是我又绕道走,边走边贴,心中发正念。走到离家不远的交通路口时,发现有警车,两个警察在车下蹲着,在堵截我呢。听他们说:这人肯定是个头,蹲到天亮咱们也等。于是我又绕道回家。心说:你们等吧,我回家睡觉去。我和邪恶周旋了一夜,是师父和护法神保护了我。

一次我准备去一个村子,刚要走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人说了一句:“危险”。但是我没有悟,心想:去,有什么事也要闯过去。加上做事心和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发着发着,狗叫了。前边有人躺在榆树墙下,我走近他时已来不及了,他和后边跟来的一个人抓住了我,把我送到派出所。我立即发正念,解体清除他们身后的邪恶因素,不准邪恶迫害,我有漏有师父和大法归正我。

他们把我扣到暖气管子上审问我资料的来源,不说就拿皮带抽我。有一个警察看我带去的《九评共产党》,我心里发正念让他明白真相。他看了很长时间,说:“共产党真不是东西”。这时進来一个女的为我说情: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放了他吧。我知道这人是看了法轮功资料、明白了大法真相,能做到这一点,她的未来多么美好啊。我们做的真是救人的事,是无比神圣的事。于是我信心更足了,一定要回去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人。

这时我向内找,发现自己除了做事心,显示心还有一颗很强的争斗心,跟警察说话也不善,还顶撞他们。之后我马上归正自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其余的什么都不配合。有一天来了一个警察,看了我半天,然后告诉其余的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让他说出点东西是不可能的,打死也不会说。拘留我十五天,放我回家了。这件事让我悟到,修炼人的哪一颗人心都可能被邪恶钻空子,必须一思一念归正自己,完全在法上,才能做好大法的事。

修炼中,我经历的很多,遇到的惊险很多,吃的苦很多,神奇的故事很多,我的乐趣也很多。多年来,我想写出来,可是苦于文化低,写不好。主要目地是和同修交流,共同精進。让我们牢记师父教诲,兑现史前大愿,慈悲救度世人,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