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正念一出 恶警改口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十三年的修炼中,在魔难过关心性的提高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正念正行中,大法的威力显现在我的面前。下面和大家分享两次闯出魔窟的经历。

正念一出 恶警立即改口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下午,我被公安局政保股警察绑架,他们逼问法轮功真相资料来源和几个人称我给他们资料的事。当时我是传递资料的,但我没有和任何人谈论过资料之事,所以警察所问,我一概回答不知道。政保股长气急败坏的说:“把他铐到对面房间里,拘留三天再说!”

当时我有一念:今天晚上我们全地区都去贴关于控告江××的不干胶和别的真相资料,而关键的资料还没有传出去,如果我回不去,那么这次行动就得告吹。因此,我想我必须回去。只是这样一想,也就是三、两分钟的时间,政保股长改口说:“你出去吧,在楼道等着。”我就出了他的屋,径直走下楼,骑上摩托车走了。我取上一千份不干胶和一千份真相资料,分发给各片的协调同修,当晚全区统一行动使真相资料遍地开花,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神奇翻越二、三米高的围墙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的心声,被恶警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下午转到昌平看守所,一月二日又转到丰台看守所,最后我被关在和义派出所。警察把我们不同省份的十名同修关在铁笼子里,坐在地上,互相不准靠近,不准说话。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非法审问我,告诉我只要说出籍贯和姓名就可以让我回家。我识破他们的骗局,心如止水,对他们的咆哮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概不予回答,就是在心里背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

一月二日,恶警们见我不配合,四个恶警给我戴上了背铐对我拳打脚踢,灌食灌水,见我仍不说话,他们就把我拽到院里的汽车库里,脱掉我的衣服,当时北京的气温在零下十几度,他们用脸盆弄来自来水从我脖子上往下浇;恶警们还用铁锤在我的身上乱打。当时我什么也不想,就是心里默默的背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的身体并没有觉的冷,也没有觉得疼,可恶人、恶警却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

就这样恶警连续折磨了我几个小时,大约到了夜里十二点了,他们也都精疲力竭,看我也不动了,以为我不行了,就都去休息了。我马上发出一念:我不能倒下,必须出去救度众生。就是这坚定正信的一念,奇迹发生了,我忍痛穿上湿透的棉衣,走到屋外,把住一楼的护网,那二、三米高的围墙,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人就到了另外的一个院子里,再翻过另一围墙跳下去,什么感觉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感恩的泪水扑簌簌流了下来。

数九寒天的北京夜晚,我只身一人走在街上,棉衣冻成了冰疙瘩。心里想着《转法轮》中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走到一拐弯的地方,遇到了三盆火,我把棉衣、棉裤烤了个半干。这时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陆续有了行人,我上了一辆出租车,安全的到了车站,返回家乡,投入正法洪流中。

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北京邪恶的派出所。此刻,我真正的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大法威力真实的显现在我的面前,泪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

写出此文意在证实我们师父的慈悲与伟大,证实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修炼的超常,证实神迹在人间的显现。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