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和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关于手机安全问题,很多同修对此做过交流。但我发现周围有些在证实法中担任重要项目的同修,对此并不重视,走哪儿手机带哪儿,包括学法点在内。所以我想和这类同修交流一下,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通过接触,我发现这类同修往往怕心少、或观念少,在证实法中事干的多。几年来比较平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所以,你一和他们谈到手机问题,有的就说:没事儿,几年了都是如此。有的说:你胆子真小。有的说:不带着手机怕影响大法的事儿。有的说:我的手机不是以我的名儿买的卡。还有的说:听公安内部的人说了,咱们这小地方没有人监控手机……

在此我先说一下我的经历。几年前有一段时间我没上班,那时同修A经常用她家电话给我打,而且有时她还用我家的电话给同修B打,恰好此时同修B由于工作上的事也时常往我家打电话。这样,邪恶就不止一次的骚扰我。等我上班后,从单位领导的口气中,似乎认为公安知道我在做证实法的事,其实当时我什么也没做。后来我考虑到:可能邪恶就是凭同修间电话的往来,认为我在做什么什么。

近几年来,我的手机每隔一段时间,特别是到所谓的敏感日,就出现很大的回音,当然没有回音也不能断定没有被监控。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夕,和我时常用手机联系的亲属几乎都接到了“所谓市场调查”的电话,当时明慧网发表的手机安全的小册子说,这类“市场调查”的电话就是用声音来识别大法弟子的。也许同修认为我是邪恶眼中的什么重要人物,其实不是这样,我很普通,和大多数同修几乎没有联系。

我说这些的目地就是想告诉同修:对手机安全问题我们不能用主观揣摩、掉以轻心。从表面看,似乎是公安人员实施的手机监控,实质上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利用不明真相的公安人员,对大法弟子实施的一种迫害。从师尊讲法中我悟到:邪恶的本性不会改变。因为“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所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来也没有放松过。从这一点来讲,我们对邪恶怎么能掉以轻心呢?

有的同修可能认为:我经常换手机卡就行了。这种做法也不行,因为每一个手机都有一个串号,类似人的身份证,不管你卡怎么换,如果串号不改变,仍然能够判断出手机的主人是谁。

至于有的同修稀里糊涂的轻信公安人员的话,就更不可理解了,作为大法弟子,只能以法为师,怎么能相信常人的话呢?即使他是你的亲属也不行啊!况且常人被邪恶干扰和操控时他自己都不理智,怎么能够相信他们的话呢?

有的同修认为,多年了都是这样,也没出过事儿。这种想法本身,潜意识中是否有等出事儿了再注意安全的观念呢?如果有,这背后就隐藏着不为别人着想的心、不负责任的心、侥幸心理等人心。作为修炼人来讲,一切都应该用法来衡量,难道非得出事儿了才注意安全吗?假使真出事儿了,你再注意,造成的损失谁能承担啊?

修炼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而且在我们不注意手机安全的情况下,平稳走过来的这几年中,有多少魔难是师尊给我们化解的?我们不能老是依赖师父啊。况且手机安全问题我们很容易就能做到,为什么抱着侥幸心理不愿改变,给师尊正法造成额外的负担呢?

有的同修可能认为“正念强,就没事儿”。假使真的是“正念强,就没事儿”,你也得为“正念不强”的同修着想啊,因为你带着手机几个学法点都去,现在手机定位技术又相当发达,从你的手机移动线路中,就能够判断出哪些是学法点,长此下去,从某种程度上说严重点,这是给邪恶主动提供线索。当然我们的同修可能没有从法理上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多么希望在这一问题上,我的同修都能够成熟起来,理智、清醒的对待手机安全问题,平稳的走好最后的证实法的路。这也许是我们修炼中需要归正的一方面吧!最后,恳请这类同修仔细阅读关于手机安全的明慧小册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