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一念间 福祸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去年我二姐夫回家途中被卡车撞出去十几米远,从道沟里坐起来啥事没有,回头跟我说起这事,他自己肯定的说:是因为带着法轮大法护身符才没事,随后爽快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还把以前村里发的领袖像挂历和贴了好多年(以前一直不肯毁)的毛魔头像也撕了。

孩子的二姑父相信大法好,也做了三退,今年他也遇到一起车祸,撞他的人他认识,喝了酒了,摩托车开的很快,结果他这个犯过两次心肌梗塞的人皮都没破,撞他的那人却满脸血、一身伤,住了好几天院。今年暑假,孩子一名要好的同学刚刚做三退没多久,被汽车撞了,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没有任何事,他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孩子舅舅有一次突然全身无力,几乎动不了了,家里人赶紧给他护身符带上,让他默念大法好,于是第二天他就恢复了活力。因为他对大法半信半疑,觉得这事是偶然的,所以过后护身符就不戴了,后来他又犯了一次这怪病,意识清楚,全身动不了,怎么治也不好,这下他自己就说把那护身符跟我缝衣服上吧,我可不摘了,结果很快又好了,从此他也相信大法好了。

一位同修前几天到侄女家,侄女说她闺女(三岁半)吃进一枚图钉,去北京两次,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这位同修(孩子的姑姥姥)马上对孩子的妈妈(结婚前炼过法轮功)说:你怎么不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呢?说完就教孩子念起了“法轮大法好”,一会儿,孩子说要喝奶,喝了几口就便出来那枚图钉。知道这事的人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有老两口,都七十多岁了,他们不仅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男同修曾两次出现脑血栓的症状,都在修炼大法中很快恢复健康),还深深感叹:确实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孙子、外甥女等好几个孩子都知道大法好,平时也常念,所以上学期间学习都很好,也告诉同学念大法好成绩就会好。大孙子毕业后找工作老找不到,老两口告诉孩子:你应该把那个什么“优秀团员”的奖状撕了,更不能再拿它复印了做资本,找不到工作都是它闹的。开始孩子不干,后来老两口商量着把那奖状给烧了,孩子也没再填什么优秀团员的简历,结果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好工作。

二孙子自小学法,一九九九年以后虽迫于压力不炼了,但心里知道好,一次还在楼道贴的真相上用英文写上“对”,他在班里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第一。几年来老两口给家里人及亲戚、朋友几乎都做了三退,他们工作、生活都很顺利。家人都受益了,现在老两口每天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去救度更多世人。

这类例子早在二零零五年我区就发生过多例:外地施工队来我区东边某村拆烟囱,租房地一位大法弟子邻居给了他一张护身符,不久他在拆烟囱中突然来了一阵旋风,把他从拴着安全带的烟囱上刮了下来,当时包工头在烟囱下吓坏了,可只见他又忽然飞回了烟囱,便赶快招呼他下来,对他说:你怎么回事儿,赶紧回去买个猪头供供吧,要真出了事我都跟着倒霉,这人马上找到送他护身符的同修,表示感谢,还告诉说以前他什么都信,可别的东西都没起过作用,只有大法这么神奇。

那年,还有一位老同修告诉我们,她讲真相中发生的一件事:他哥哥七十多岁了,得了脑溢血,很重,县医院检查结果是得做手术,否则活不过一星期,可这手术也不能保证治好,手术费贵不说(山里人花不起),年龄大做手术危险,家属还得自己签字负责,于是就回家了。果然几天后人不行了,老同修在哥哥出现回光返照时,问他:我经常跟你讲法轮大法好,你相信吗?哥哥回答:我信,要不然我还能在这儿躺着。妹妹就让哥哥念:“法轮大法好”,下午老人便想吃东西了,几天后好了,认识的人就问他:医院都给你判了死刑了,你怎么又活过来了。他就堂堂正正的说:我妹妹是炼法轮功的,我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村里人无不佩服。

以上仅是善报的其中几个实例,下面是本区近年来迫害法轮功导致恶报的几个例子:

二零零五年刚刚上任不久的王辛庄派出所副所长王某,半夜酒后驾车同他的姘头一同撞树死亡,死状很惨。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他是直接导致刘店镇法轮功学员龚宝华被灌食死亡的真正凶手,一九九九年他在刘店镇派出所期间凶残的打折了龚宝华的鼻梁骨。常言道“善恶有报”,行恶迟早会得到应有的恶报。

早在二零零二年平谷区(胡庄村东)臭名昭著的“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副校长张某穷凶极恶地打法轮功学员,狠狠地用脚踢,还羞辱谩骂。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会遭报的,他也不听,结果几天后他撞折了腿,他老爹也半身不遂了,他半年多上不了班。

刑警支队一支队恶警张大明(国保成员),长期以来非法抓捕、打骂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昧心的获取迫害法轮功而来的奖金,结果招致他同为公安局干警的弟弟去年死亡。

迫害法轮功不仅自己早晚会遭恶报,还会累及家人和亲属,所以法轮功学员一再告诫行恶的中共人员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断送自己和亲人的未来,善待法轮功学员得福报,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定不会有好结果。这里再次奉劝那些行恶者,尽早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否则等待你们的可能是更可怕的结果――上天和人间正义的双重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