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1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

  •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 辽宁省抚顺市张洪宾曾多次被绑架迫害

  • 两位吉林法轮功学员生前遭受的迫害

  •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遭到了邪党的疯狂迫害。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遭到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的残害,还有经济上的掠夺,基本人权的被践踏。优秀的教师被开除,国家的工作人员被解雇,劳动付出应得的报酬和血汗钱被无理剥夺。下面曝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1)法轮功学员倪廷福, 男, 今年四十四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乡甄马庄村人,原在天津市武清区水泥厂工作,是一名国家正式合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

    二零零零年初,倪廷福被水泥厂单方解除合同(完全是违法的)停止工作,并不给任何经济的报酬。原因只是炼了法轮功,想做一个好人。这恐怕是全天下只有中共邪党才用的最邪恶最荒唐的理由。

    回到老家河北屯乡甄马庄村,倪廷福马上遭到河北屯乡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与派出所的联合迫害。当派出所从家中抓走倪廷福时,是连三岁的孩子一同抓去的。因为倪廷福的妻子,也就是孩子的妈妈,叫王荣萍,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为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上访去了北京,就被抓走并非法枉判了劳教,当时已被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所以家中只有倪廷福和年仅三岁的孩子,恶人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竟连年幼的孩子都不放过。

    在派出所里,和其他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倪廷福遭到的是毒打、电击、及多种多样恶毒的残酷的迫害。大冬天还滴水成冰的日子里,倪廷福身上的棉衣被扒光,只穿一身秋衣秋裤(单衣),用凉水从头上浇下。并用衣服蒙住头多人一起上(为了不被认出打人者,把被害人的头眼用单衣蒙上)轮番的毒打。

    后来当邪恶的六一零和派出所把倪廷福送去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时,把他的小孩送去了孩子的亲戚家。

    在武清区杨村看守所,倪廷福遭到了更加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邪恶的害人招数也更阴毒。在恶警的授意下(告诉其他在押犯:“照顾照顾他”)被其他不明真相的人犯打得昏死了过去。后来多次遭到毒打,身后会突然飞来一脚人就被踹倒,头会重重的撞到暖气管子上。为了抵制迫害,倪廷福在看守所绝食六天后被放回。

    2)法轮功学员甄景峰,男,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乡甄马庄村人。一九八三年参加税务工作(协管人员),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中共邪党以其向单位及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为由,将甄景峰开除,并且不给任何补偿。甄景峰从年轻时起就在税务所工作,工龄达二十七年以上。按中共定的劳动法规定,临时工工作二十一年以上的,辞退时按工龄年限每年补助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多元),应该补助款三万元以上。况且其他人是都给的,为什么不给甄景峰呢?甄景峰多次找到有关人员询问,讲真相。得到的暗示回答是因为你炼了法轮功。


    辽宁省抚顺市张洪宾曾多次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张洪宾,男,四十多岁,辽宁省抚顺市刘山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因为表达“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和劳教。二零零三年,张洪宾在抚顺教养院遭迫害,致肝炎,被院外执行。

    在九九年七二零那天的晚上,抚顺市公安局及各派出所出动许多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关到抚顺市新抚区南阳的一个小学里。张洪宾也是其中的一个法轮功学员。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间,张洪宾同法轮功学员黄刚等人到北京,为了法轮功上访。到北京之后,各地的警察已在信访办那看守。于是,张洪宾等人走上天安门去打横幅,来表达“法轮大法好”的意愿,被北京的天安门前的警察绑架,非法关在北京丰台派出所。后来被抚顺市公安局的警察带回,投入到新屯看守所,近一个月之后,被释放。

    在二零零三年三月间,恶警欲绑架张洪宾,到他家等了一个多小时,张洪宾也没有回家。后来张洪宾知道了此事而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一个多月之后,在南站的一个市场,张洪宾被老虎派出所的张立新等人绑架,后被关到新屯的看守所。十多天后,张洪宾被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在教养院里,有的法轮功学员的两个胳膊被绑起,在屋中吊着。张洪宾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因为肝炎,被院外执行。


    两位吉林法轮功学员生前遭受的迫害

    寇桂华,女,五十五岁,原吉林省白城市洮南市第三毛纺厂下岗职工。她修法轮功后,身体多种病全好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天安门前因喊“法轮大法好 真 善 忍好”被警察按在厚厚的雪地上,成大字型脸朝地,并用电棍电击头部,后来被送回当地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强行干外贸出口活,超负荷的劳动,使其身心备受摧残,导致经常头痛,一只耳朵失去听力。二零零三年回当地后,警察、社区人员还不断去家骚扰,精神上备受压力,二零零五年因脑部出血,含冤离世。

    赵清莲,女,八十二岁,吉林省通榆县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当地公安分局派出所先后无任何手续将其户口本、身份证扣压,限制人身自由。派出所并以看到大法真相资料条幅为名对其住所进行抄家、罚款,并派便衣监控、回访等骚扰手段加重对她的迫害。在中共邪恶长达十一年的迫害当中,老人饱受了扣押人身不让睡觉、威逼、恐吓、惊吓,老人终于在长久的迫害中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带着遗憾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