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保持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六十六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十三年来靠师尊的慈悲呵护,用正念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走到了今天。

一、正念伴我走在神的路上

二零零零年,看师尊的一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迷茫中知道了去天安门前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就准备去北京。给家人写好了一封正念很足的信,告诉家人:今天大法的状况不是人与人的争斗,是魔对神的干扰,眼前的一切全是江××一手搞的诽谤谎言,我要去证实大法的清白。(我走后,才叫家人发现信)

就在我决定去北京的前两、三个小时,收到了同修送来的《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看着手中的几份新讲法,我发了一念,我要快去快回,再给同修送新讲法。

正是这两次的正念正行,使得我在天安门前证实了大法后,没给邪恶可乘之机,当即旧势力借着警察的嘴,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哪来的,回哪去。”当天晚上我还在师尊的安排下,给当地的政保科长写了一封我早就想在外地邮给他的信。两天后,同修们得到了我送给她们的新讲法《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靠正念,我否定了正法初期时邪恶对我的构陷:零零年,零一年,零二年的三年中,几个同修告诉我,警察们知道了我,要找我,我每次都是正念对待,当师父教了我们发正念后,我每次都用发正念清除邪恶,邪恶你進不到我家,来了就是你给了我消除你的机会,被邪恶因素操纵的恶人就真的没敢進我家。

靠正念,以真善忍为准则,我平安、顺利的送终两位八、九十岁的老人,母亲与婆母。丈夫原本对我母亲很好,可是我学法后,他却异常的不好了。每当我心里放不下,忿忿不平时,每当午夜母亲给我带来麻烦时,我却不敢大声说话,委屈、苦闷涌来。当坐下来炼静功时,多次流着泪,心里对恩师说:我怎么就放不下这不平的心哪!悔恨自己做不好,慢慢的师尊为我改变了修炼环境。我的修炼使二老受益了,为此,我得到亲朋好友的赞赏,也改变了婆婆家里的几个人对法轮功的不正确的看法。

靠正念,在冰天雪地与风雨交加中,我骑在自行车上,象有人在后面推我似的,去十多里远的同修家中。连我家的邻居都羡慕我身体好。

二、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是嘴说的,是在实修中做到的

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每当我出事或做了不称心的事时,确实都是我没有了正念或没发正念出现的。师尊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邪恶的生命就专门找你执著的思想去加强它、达到能被其控制的目地,”由于自己学法不好,理解不透,长期以来一直执著对大法的迫害马上就结束,走了弯路,也使自己受到了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了两年多,并做了永远都不能抹掉的污秽。但是我不能趴在错误中不起来。

回家后,因为邪恶的间隔(警察告诉家人,是同修出卖了我),家人极力的反对我与同修接触,我体谅到家人为我的承受,但是我又不能不做我应该做的证实大法的事。我真诚实意的关心家人,并与丈夫商量,为了减少给他(她)们带来麻烦,我要带着九十二岁不能自理的婆婆出去租房子住。他还发动我自己的亲人来围攻我,几经周折,他们都没动摇我证实法的决心,丈夫只好顺从我了。

现在我出入自由,几次警察来我家时,都赶上我不在家,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都是丈夫理智的应付了他们,并对我没有任何怨言。

三、救度更多的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师尊在《再精進》中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叫更多的同修都走出来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是当务之急。

从修炼的开始,我一直在做着联络同修的事。我认为那些身边修的比较精進的,我们相互交流、借鉴,主动按法的要求做好。而那些条件、环境差的,偏远周边和后走到大法中来的新学员是需要接触、交流、传给他们资料,看网上文章,才能提高,跟上正法進程是很重要的。

有一位零六年得法的A学员与她的妹妹(零五年得法)以及她的弟妹(早期得法,但与当地没有联系),在我与她们三人接触之前,她们很少能看到网上文章和真相资料,经文得到外地去取,靠电话联络。我不怕路途遥远与分散,主动找到她们,为她们传送资料。由于她们得法晚,个人修炼与正法是同时進行的,旧势力给她们之间制造间隔干扰,对法理与修炼有障碍,产生矛盾时,我分别的找她们交流,切磋,让她们向内找,多学法,指出不足,有时虽然当时不理解,过后也能从法中认识。

前段时间,A同修离异三十多年的丈夫(据说是一位坑蒙拐骗的人)晚年无处可去,回到A同修的家,A同修为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让他看大法书和资料;宽容与忍让,使他象变了个人似的。A同修深有体会的与同修们说:真是我的心不动,忍让的找自己,他什么风浪都经不起了,他还能帮我做家务了。他真变了,大法真是神奇呀!

同修B是后迁入我们地区的老学员,她和善慈祥,同修都愿接近她,状态不好的同修坐在她附近,身体会感到很舒服。在她孙子感冒发烧时,她叫儿媳给念“法轮大法好”,后来没吃药,真好了。为此,儿媳也开始学法看书了。

同修C家是我们的学法点,她的丈夫在这之前摔断了腿,他通过看大法资料和学了大法书,否定了医生的“三个月下地,半年行走”的断言,三个月就外出挣钱去了。他自己发自肺腑的说:“我真是在大法中受益了”。

同修D,在我不在家的那段时间,她功也不炼,很少学法,我接触她后,及时的送《明慧周刊》和大法资料,使她又恢复往日的精進。原来她曾经一夜之间挂出了二、三百条大法条幅,二次做真相被跟踪,都顺利的解脱了。

现在我经常接触的同修中,我们按居住地点(很分散),成立了四个学法小组,都在各自成度不同的做着救度众生,与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在法中提高,形成了大整体中的小集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