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我在大法中锤炼成长已十二年了,大法已深深根植于我生命的深处,“真、善、忍”也深埋我心中。

回想我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反迫害的十一年来,在邪恶的环境中,跌跌撞撞,每当正念战胜人心的最艰难时刻,都是在师父的苦心呵护与点悟下、靠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信念走过来的。“信师信法”来自于一个修炼者对法理的正悟与实修,也是对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

师父处处都在呵护真修弟子

记得零三年,刚被非法两年劳教回家四个月的五月十四日,又遭恶人构陷绑架到县看守所及“610”近四十天,这期间丈夫(同修)带着上中学的儿子被逼迫搬家两次,生活的困苦可想而知。那时,我想找份工作都很困难,不是这原因,就是那情况,最后都黄了,只靠丈夫(多年前已下岗)干装卸工,每月六百元钱养家糊口。到冬天,该生炉子了,可我们家烧炉的煤都买不起,只能少买一点,再到山上割些野草来烧土炕,带煮饭,勉强过冬。我当时悟不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生活再苦,我都能忍受。只是不知自己误在哪里,让周围人不理解,给大法抹黑。”我修大法心定了!什么也干扰不了我,无论怎样,就听师父的话,助师正法。

于是,我从家中仅剩的一点钱里拿出几十多元,买来各种颜色的吹塑纸,剪裁成圆的、方的和心形的,再粘上用白色吹塑纸剪好的精美小莲花和绿叶,然后写上“真善忍”三个美丽的大字,背面写有“护身符”字样,最后用透明胶带封好,简单而美丽的护身符就这样做成了。同修们知道后,纷纷来领取,有的来帮忙。当时正好母亲也在我这里,她看到了可亲可敬的同修们,也走進大法修炼。那会儿,到我家里的人都觉得很冷,我以前也是最怕冷的,可当时每天做到深夜再炼功,一点不觉得冷,心里总是热乎乎的。

刚進入零四年,同修就帮我找到一份时间充裕的工作,不久我们又意想不到的拥有了足够买房子的钱款。父母姊妹都催促赶快买房。心想:买新房要搬家、更换家什,还要装修,得耽误多少学法炼功讲真相的时间和精力啊!就迟迟没决定。然而到了秋天,我们竟顺利的搬進了已装修完好且明亮幽静又适合同修学法交流的新房,煤气、供暖齐全,房价也不高,只买了些必需家具,过程中没有费时费力。亲戚朋友称奇,同修更是为我高兴:师父处处都在呵护真修弟子。

零六年秋天,整个胶东地区大法弟子遭邪恶大绑架。十月十五日,一夜之间,我身边同修被绑架八、九位,这突然而降的大面积迫害,让人不知所措。那时我刚学会电脑打印真相资料,同修们都再三劝我把设备藏起来,过一段时间再做。我清楚: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就躲起来了,这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师父要的。可心里老不稳,坐下来学法,一翻书,师父的一段法出现眼前:“大法弟子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顿时心里豁然透亮,坚如磐石,一切照常,心中有法,关难时刻做了一个真修弟子应该做的。

摆正修炼基点,什么都顺利

我丈夫下岗以来,近十年一直干着又苦又累的装卸工作,亲友们经常说:“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老干那么重的体力活能行吗?想想办法干点别的吧。”我们不动心:大法弟子干点活,算啥?每天炼完功一身轻松,有使不完的劲。把做好“三件事”摆在第一位,一切有师父安排。

去年十月,装卸老板突然找到我丈夫,要把店面让给我们,说儿子有婚纱店需帮忙,还要照顾孙子忙不过来。同意的话,下个月就交接。这样,我们只付了两千多元的现有工具钱和房租,就在同行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接下这份地角不错的生意。当时有许多同行和员工背地想出高价买下,老板坚定的说:“我看中的是他的人品(指丈夫,大法修炼者),他不会把我辛苦建起的店搞的七零八落。”

是这样的,我们很明白很珍惜师父给予这个救度众生的机缘,首先把店改名,再以我们的一切来证实大法。一次一位开天目的同修找我,远远他就看见门头上的商店名字两个大字放着耀眼的金光,连常人都知道这是我们修大法的福份。

这里每天来往的人很多,有外地来找活的、有学生放假做短工的,走一批来一批,还有来雇佣员工的老板,几乎都为他们做“三退”。我们对待员工象亲人一样,体谅他们的难处,关心他们的生活,处处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他们。因此别处的装卸工也奔我们这里,不到一年时间,由原来的七八名员工增加到现在的二十多名,邻居们都夸奖就我们的生意最红火。摆正修炼基点,什么都顺利。

对师父对大法真信、真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去年下半年,我看到明慧网上很多关于拨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的体会文章,受到启发,在我们地区还是空白,主管技术的同修在天津帮妹妹养肉食鸡。于是我找主要协调人商量,我建议:语音电话、调试亚太新唐人电视(因欧卫事件停播一年)年底一定想办法搞定。没想到,话说不长时间,协调人的妻子出意外,把腿摔伤,需长时间照顾。这期间,我又阅读了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交流文章,一篇题为《用语音电话讲真相救众生》更是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如果我们用心去做,把此项目在同修中扩展开来,就会达到师父期望的“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救度众生效果。我心里着急:“师父啊,别的地区同修做的那样好,我们也不能落下。这里还有很多乡镇世人没听到大法福音得救,我们需要语音项目,请师父帮助我们!”

没想不几天后,技术同修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咳嗽的很厉害对我说:“我悟到不应该在那里养鸡了,鸡一批一批的死,症状和我一样,咳嗽、喘不过气来,到时候还得宰鸡杀生。”我一听,乐坏了:“我就盼着你赶快回来!”于是我把做语音项目的想法告诉他,他说有位农村同修这方面有经验。第二天两位来我家一起商量,我首先读了一篇《明慧周刊》文章,题目是《打语音电话讲真相好处多》,当读到大意是:听到海外同修那带有大法慈悲能量的真相语音时的感受,我们三位都流下了眼泪。

接下来,他俩上网查资料,本地没有到外地购买,第一批买来分发给同修,我先从法理上与大家切磋,然后他俩教技术。不到半年时间,一百多部语音手机(这数量远远不够,只是目前不易购买)迅速在同修间发挥起作用来。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技术同修就是那种“纯朴的、脚踏实地的”,几年来,为本地技术、耗材、各类大法项目风雨无阻,默默的做了很多。

目前,整个语音真相项目做的井然有序,正在挨个乡镇、企业、政府部门拨打,十天时间为一个乡镇,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福音送到哪里,集体正念就发到那里加持众生得救,效果很好,同修们都感到了“佛法无边”的威力。只要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真信、真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而师父却把建立的威德给予了弟子。

明慧网选登了电子书《密勒日巴修炼故事》,刚得法时看过,当时为密勒日巴修炼所吃的苦我哭的不行。今天,再次阅读这个修炼故事,我同样是眼泪哗哗的淌,但是今天的我悟到的不同了:我想起了师父,为解救宇宙众生还在承受着无法想象的苦难;想起了《师徒恩》(《洪吟二》);想起了十几年来修炼路上备受师父苦心呵护的一幕幕………,我面对师父法像,双手合十:“无量慈悲伟大的师尊啊!我要完完全全、百分之百的将自己的供献给救度众生!”永远的信师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