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中共虐杀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中共的监狱和劳教所是非常黑暗和恐怖的场所,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为残酷,恶警叫嚣的一句话是:“不转化就火化。”这不是虚声恫吓,而是恶警暴行的真实写照。近日,仅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就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死于血腥的暴力“转化”。

佳木斯监狱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严管队”里迫害,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逼迫写“四书”,即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转化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迫害致死。三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于云刚又被严管队迫害的昏迷不醒,三月五日于云刚死亡后,数十个警察将于云刚所在的病房围住,不准家属靠近,抢走尸体,企图消灭罪证。目前仍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严管队被迫害,而迫害并不局限于严管队,在普通监区,法轮功学员也遭暴力逼迫转化。

中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给监狱和劳教所下达了所谓的“转化率”,并把“转化率”和监狱、劳教所的警察的升迁、奖金挂钩。恶警为追求转化率,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而且还以加减刑期为筹码,威逼利诱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转化。

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好人,而中共贪污腐败、残民以逞,中共却要把这些好人转化成象他们一样的邪恶,法轮功学员当然不会屈从,他们仅仅因为拒绝和中共同流合污,就遭到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的摧残和虐杀。

近年来中共诋毁法轮功的谎言宣传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民众识破,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也被大量曝光并受到广泛的谴责,做贼心虚并极力粉饰自己的中共把对法轮功的迫害转入地下。尽管表面上不再宣传造势,但背地里的迫害依旧凶残。近期发生在佳木斯监狱的迫害仅仅是大陆各地监狱、劳教所等场所的一个缩影,目前仍然有大量身陷冤狱的法轮功学员每日都在承受着巨大的苦难。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关于中共奥运以来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和劳教的调查报告》显示,从二零零八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二月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千三百六十一人,最高刑期为十八年,平均刑期五年一个月。

在二零一零年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五百五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以辽宁和黑龙江最为严重,分别有六十五人和五十一人被诬判。其次,山东、四川和广东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情况也非常严重。以上数字只是根据突破网络封锁传出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是打着法律的幌子陷害无辜。此外,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被中共警察投入劳教所,那里和监狱同样的暗无天日。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近十二年。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已经至少有三千四百一十九人直接死于中共的迫害,其中很多人死于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的暴力转化。这三千四百一十九个案例仅仅是通过网络封锁传出来的案例,实际的数字应远不止此数。

法轮功学员的苦难已经持续了十多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和家人的苦难是与日俱增的。前面提到的被佳木斯监狱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曾于一九九九年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他再次被恶警绑架并遭刑讯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遭受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又被劫持到洗脑班。秦月明的女儿秦荣倩在秦月明于二零零二年被警察绑架时只有十四岁,她也遭到警察的殴打、体罚和逼供。

很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透过网络封锁被明慧网报道,这些案例只是实际发生的迫害事实的冰山一角,但已经令人触目惊心。仅以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明慧发表的报道为例,陕西省安康市女教师罗长云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流离失所的罗长云在广州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五年。湖南省邵东县水东江镇牛山村的法轮功学员曾志远,十年来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黑龙江省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史晓春,曾五次被非法劳教,经受了残酷折磨。

这种长期的、反复的迫害一直都在中国大陆上演,这场历时十多年的对好人的迫害和残杀是对所有中国人的道德良知的侮辱,中共对这些好人的迫害也是对中国社会道德的毒化,把整个中国拖入深渊。我们不能坐视中共暴行的延续,我们应立即制止中共对善良民众的残害和虐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