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谁是当今的风流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神在人间》的征稿下发后,开始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突出的神迹,但是,在这邪恶的迫害中,能够坚定的走到今天,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法理的指导,没有自己的正念正行是不可能走过来。所以,我决定把在面对邪恶的迫害时,如何以大法弟子的风范,证实大法这方面的非凡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一、進京证实法,回家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刚下过一场大雪,交通堵塞,大法弟子克服困难陆续進京,证实大法。我心急如焚,不顾家人阻挡,不顾北京的邪恶形势,毅然拿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踏上了北京之路。去之前,发了一念:这次進京一定要做到证实大法,展开横幅后,马上回家,继续向世人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

清晨,我刚踏上天安门广场的边缘,就被警察和便衣围住,纠缠不休。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继续往前走,准备在升旗后展开横幅。一个警察把我拽住,不容分说,硬把我塞進警车。不一会儿,两车大法弟子被送到前门派出所。这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了,大家都在背《洪吟》〈无存〉。听后,受到很大鼓舞。心想,我干什么来了,我拿着大法横幅还没发挥作用呢?于是迅速的从兜子里拿出横幅展开,和各地的同修在走廊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在整个走廊回荡着。警察回头一看,气的发疯,上前把横幅抢走。

到了屋里,警察拿着笔、本装模作样的记录,逼问大法弟子的姓名、地址,有的同修第一次来京,不知所措。于是,我与同修切磋:“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不能任由邪恶摆布,不能报姓名、地址。”师父说:“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同修们互相切磋,谁也不配合。记录的干警说:“你们不是上访来了吗?你们不说地址,怎么反映情况?”我一听,又在耍花招,立即揭露他:“别再欺骗了,信访局早就成了公安局。没等上访,各地警车早已等候了,我们哪有人权自由?”当时我就是神的状态,没有丝毫的怕,很坦然。心中只有一念:针对师父,针对大法,我就站出来。警察一看,谁也不报姓名、地址,没办法,只得作罢。我对一个警察讲真相并要求无条件立即释放大法弟子。当警察问我:把你放回家干啥去?我马上回答:“继续挂条幅、发传单、讲真相”。他看看我乐了。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同修,被打的鼻青脸肿,我走到他跟前,安慰他,并说:“如果邪恶单独非法提审,咱们一起去,谁也动不了。”大家都点点头。

快到中午了,准备把我们送走。我看到门外站满了人。同修们在警察的强迫下慢慢上车。外边围观的人这么多,同修怎么没反映呢?这可是弘法的好机会呀!不能错过。我调整一下心态,走到大门外,向人群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警察一见,恶狠狠的大骂。其中两个警察直奔我来,用拳头猛击我的后背和头部,我不顾这些,继续喊。我后面的同修刚一喊,我们就被推倒,拽到警车上送到北京延庆县看守所。我摸摸头一点也不疼,反倒更清醒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到了看守所,看到满院子大法弟子,被逐个非法审问,逐个检查身体。我是最后被叫到的。当问我来京几次,干什么来时,我毫不隐讳的回答:“来京五次,是来证实大法的,我要向全世界宣告: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天诛地灭!”接着给我检查身体,一个警察告诉我,你血压很高。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的呵护,我要回家了,就这样,当天下午三点多,奇迹般的把我放了。

我悟到,这次進京一切都是坦坦荡荡,没有一点杂念,既证实了大法又顺利的回家,是因为心中装着的是大法,想到的是师父,大法无所不能,我也无所不能,临来时发出的一念,师父帮助兑现了!

二、谁是当今风流主

二零零一年四月上旬,教养院通知,允许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人每月集中探视一次。当时我女儿正在这里被非法关押。这一天亲人们都来了,教养院门前,大道两边、中间都站满了人,大约有几百人。可到接见时又变卦了,声称上级有指示,没转化的不让看。亲人们一听,心凉了半截。有的灰心丧气,有的愤愤不平。我也有些失望。心想:难道就这样让同修的亲人扑个空吗?难道就这样任由邪恶摆布吗?我是干什么的?谁是当今的风流主?是大法弟子,我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大法,我今天遇到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关键时刻要站出来,揭露它们,震慑邪恶。于是我找到教育科的干警,我说:“你们要分清正邪,善待大法弟子,说话要算数。法轮功学员没有罪,是被迫害的,不让接见,就是侵犯人权,知法犯法。”当干警强词夺理时,我转过身来,面对来接见的亲人曝光他们:“你们院长在电视上不是说:教养院的干警对法轮功学员象父母,象老师,象医生吗?那不是骗人吗?你们是怎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难道你们不清楚吗?”然后我大声说:“亲人们,你们看看,共产党上边欺骗,下边也在欺骗,不叫接见就是对人权的践踏。到底谁邪?教养院想把我们不贪、不占、不偷、不抢的好人‘转化’成坏人。我们绝不答应。善恶有报是天理。亲人们,学大法的都是好人,要支持家人学大法,历史会见证的。”我站在教养院的门前,象在讲台上给众生演讲一样,无所顾忌。整个场上鸦雀无声,大家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教养院的干警听到声音,早已出来了。都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呆呆的站在那里。我讲完后,坐在地上盯着干警不停的念:“窒息邪恶、铲除邪恶”(那时还没有正法口诀)。我曝光了邪恶的谎言,戳穿了它们的本质。过了一会儿,大家好象都苏醒过来,干警们凑在一起,觉得理亏,无地自容。来接见的人也议论起来。有的人伸出大拇指为我叫好。“说的真解渴呀!不愧是学大法的。”“你真敢说,给我们出了气!”也有的人为我捏了一把汗,不知后果如何。但我心里明白:我是主角,是宇宙的保卫者。有师父在我身边,有护法神在我身边,谁也动不了。我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赢得了亲人接见的权利。当天下午教养院都允许接见了。

这件事使我悟到,时刻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无私坦荡,就会一正压百邪。邪恶就会在你强大的正念场中化掉。

三、大姐,请你喝杯水吧!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市公安局政保科以欺骗手段说我女儿在教养院出点事,叫我们去解决。当时就看出他们的意图。老伴同修为了搪塞说他去。其实他们早就布下了埋伏。老伴跟着刚走,我马上离开家,没想到时间不长,我又被绑架。我挣脱着,几个干警硬把我抬上警车。

在市局里,干警把我的左手铐在暖气管子上,轮流非法审讯。我分别给他们讲真相。有一个干警说:“还有一个,你给他讲讲吧,看他咋样。”言外之意,这个干警很邪恶,不好对付。果然他一進来,张嘴就骂大法、骂老师。还拿一张师父与弟子的合影,叫我看,侮辱师父。面对恶警的无知言行,真是忍无可忍。心想,你邪魔烂鬼没有什么可怕的,世间也不是你们行恶的地方。大法是神圣的,大法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于是我大声斥道:“不许诽谤大法,不许侮辱我师父!”说时迟,那时快。我猛的用右手把师父的相片抢在手中。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恶警一惊,我们双目对视。我心中默念刚下达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其他干警闻声赶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看他,又看看我。都静静的站着。过了一会,这个恶警说:“得了,我怕你了。大姐,你喝杯水吧!”随即倒上一杯热水放在我桌子上。

到了晚上,这个干警向我要师尊的照片,我拒绝了。并正告他:“我们师父是伟大、慈悲的,是度人的。你对我们师父不敬,天地不容,你不配拿。记住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要好自为之。”这个干警脸红红的,一声不吭。

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从我口中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只得把我放回家。回家后听说政保科敲诈我家几千元钱,还没开收据,我就和老伴去公安局五、六次,向干警讲真相,他们不得不开收据。并要回师尊的照片。(進看守所,暂时叫保管的。)还在干警的跟前拿到一本他们非法搜来的《转法轮》揣在怀里。

这件事使我悟到:在邪恶面前,敬师敬法就会产生无穷的神力,说出的话就象炸雷,震慑邪恶,恶人身上的黑手烂鬼就会立即解体,因为此时自己已经与法溶合在一起。

四、不许跟着,甩掉“它”

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我和一位同修约定一同去一个被“转化”的学员家交流,并在电话中决定次日早九点相见。

第二天八点多钟,老伴同修去市场回来,对我说:“你今天哪也别去了,楼下两边道上各有一个戴墨镜的特务在监视呢!”我向楼下一看,果然如此。看来电话被监控了,没有注意安全。当时我有些动摇,今天去不去呢?我和同修已约定好了,不去怎么能行呢?这时我想起师父在《洪吟二》〈下尘〉中的两句诗:“大戏谁是风流主 只为众生来一场”。对呀,我是主角,是超越常人走向神的生命。我说了算。定下的事是金刚不破的。动摇的本身就是向邪恶妥协,“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偷听电话本身就是犯罪。“我一定要去。”于是,我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阴谋。我稳住心态,准时下楼。向楼两边一看,这两人各拿一张报纸当掩盖。我想要理智一些,给他一个措手不及。于是我大模大样的走出来。应该往东,索性往西。我穿过一座楼,当过第二座楼时,我猛的回头一看,果然在我家楼下的那个人紧跟在我身后,怎么办?于是,我对着他发出很强的一念:“不许跟着,甩掉它!”正念一出,那人马上低下头往回走。

我悟到,操纵这个人背后的那个邪恶因素被清除了,人的坏思想也随着烟消云散。我在楼群里拐了几个弯,从大道上坐车向与同修约定的地点驶去。

回来时,又动了人心,我家门前还有监视我的特务吗?但马上悟到这个念头不对,是旧势力的安排。这是疑心,求心。一切都是假相,必须去除。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发着正念又堂堂正正回到家。一切都很平静。

我体会到:遇到问题,要正念对待,时时刻刻想到自己是大法徒,正念正行,在法中熔炼自己。就能化解邪恶的安排。

五、“她家的门咋回事?”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多钟,五、六个警察闯到我家门外,警车在楼下等候,企图非法抓捕。警察来势凶猛,在门外敲门,用拳头砸门,边砸边吼:“开门,再不开门把门砸碎!”当时我和老伴、儿子正在家中。

突然发生这事,我心里忽闪一下,觉得这段时间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学法不入心,做事心强,安全意识差,叫邪恶钻了空子。但我马上平静下来。“不对”,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决不承认,也决不能叫邪恶得逞。于是,我叫家人不要怕,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警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封住门,撬不开,请师父加持,众神帮助。我连续不停的、全神贯注的发正念。门外恶警被操纵的失去理智,凿门声、钥匙的开门声、恶警的吼叫声交织在一起。这时老伴听门外有人打手机:“赶快拿来,把她家门撬开,快!快!(万能钥匙)”我知道后,念力更加集中,不敢怠慢,并求师父救我们,命令恶警赶快离开我家。在师父强大功的加持下正念越来越强,好象整个空间场中众神都在帮我除恶。恶人在门外用“万能钥匙”咔嚓咔嚓撬个不停,但无济于事。有人发牢骚说:“她家的门咋回事,怎么撬不开呢?”

我暗暗感谢师父,心想:“是呀,万能钥匙失灵了,邪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我按照师父的教诲,“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恶》)到上午十一点半停止撬门。我的正念一直发到十二点半。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啊!

到了下午一点多,儿子突然想到市里去。老伴说:“你今天别去了,外边情况还不清楚,警察没走怎么办?”儿子不听非要去。我想儿子想出去也不是偶然的,我同意了,老伴去开门,怎么也打不开,门被撬坏。我默默的对师父说:请师父把门打开,让我儿子出去吧!我也借机出去。门奇迹般的开了,儿子先走了,我又把门关上,安慰老伴几句,随后想走。这时,老伴从阳台向外望望,对我说:“你走不了,外面有两辆警车,其中一辆在咱楼下。”怎么办,我坚定的说:“没事,这都是假相。叫咱楼下这辆车离开,另一辆让它看不见!”我盘腿又发了十五分钟正念。老伴再看,楼下这辆警车不见了,另一辆在道那边。我悟到:时机已成熟,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就象电影胶片一样在放,我只是动一动。我走出门外,向警车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信师信法,正念十足,就会显神迹,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不知怎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也不知怎样表达我对师父的崇敬与赞颂!

我决心在瞬间即逝的时间里,精進实修。用神的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