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被迫害严重的地区不能再用人心助长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近两三年来,我们这个县里的学员一直被迫害的很严重。从零七年至今,就有二十多名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近二十人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迫“转化”。十多人被关押,大多被勒索万元以上的钱财才放人。每到邪党敏感日,“六一零”还要骚扰学员。二零一零年,“六一零”把多名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转化,不放弃信仰就直接劳教。据说新上任的县“六一零”头子扬言二零一二年前要把这个县里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完。

邪恶能在这个地方赖以生存、嚣张,也就说明这个地方适合于它们。是这个地方的很多学员长年的不能认真修炼自己,长期不在法上,加之放不下的执著和怕心承认了它们,助长着它们,给了它们存在的环境。

直到目前,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当一部份学员最突出的表现就是:邪恶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象如临大敌。有的法也不敢学了,救人的事也不敢做了,《明慧周刊》也不敢要了,一天天提心吊胆的观察着邪恶的动向。同修们由于怕心,认同了邪恶的存在,默认着迫害,而不敢向世人揭露迫害,无意中助长着邪恶,使他们抓到理由一次次的迫害得逞。有些同修不但不敢揭露邪恶,甚至还抵触揭露邪恶,怕得罪世间的恶人连累自己,反而没有避免邪恶的迫害,有人还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痛定思痛,多年来,每当同修遭到迫害的时候,很多次不都是因为自己不正的心态,才招来了迫害吗?揭露邪恶就是解体邪恶,否定迫害;不敢揭露邪恶就会助长邪恶,加剧迫害啊。

由于一些学员平时不能从心性上下功夫修炼自己,认为做些事就是提高了,飘飘然的,把自己看的如何如何,听不得批评意见,一旦遭受迫害时,面对生死和利益的考验,却不能把自己摆在法中了,为推脱责任,只好供出其他同修。一个在学员中混事的人,据说供出当地和外地学员就有几十人,使不少同修上了邪恶的黑名单,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同修遭到迫害,使我们的环境变的非常不好,给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带来极大难度。同时也严重的影响着那些学法不深的学员,加重着他们的怕心。

到了今天,那些从监狱或劳教所里出来的、那些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迫“转化”的,那些被非法关押并勒索钱财的同修们,却极少有人向世人揭露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同修们心理上最大的障碍是,揭露了迫害怕它们还会迫害自己。去年八月底九月初,“六一零”绑架多名学员办了一星期洗脑班,被绑架的学员出来后好象都守口如瓶,谁也没有主动把此事说给其他同修或者揭露邪恶。大概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才打探到一点消息发给了明慧网

试想一下,这个地区的很多学员遭迫害后,都不敢揭露邪恶,邪恶还顾忌什么?另外空间的邪恶今后会抓住学员的怕心和执著下死命迫害,世间恶警恶人为了利益会对学员迫害的更加卖力。

为什么有的同修刚从劳教所出来不久,又被送到洗脑班?为什么有些同修接二连三一次次遭受迫害,邪恶总对他们不肯放手?也许就是因为他们不敢揭露邪恶,从思想中消极的接受了迫害,邪恶才有理由一次次的迫害他们。说白了,就是有些同修遇到事情不能好好的向内找,不能深挖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不能真正按照法的标准提高自己,关键时刻不能把自己摆在修炼人的位置上,真正为自己的修炼负责。

还有的学员从黑窝里出来了,不去接受教训,找出被迫害的原因,自己受到那么大损失却满不在乎,还带着虚荣心在学员中证实自己以上做了多少事,多么了不起;也不想自己当时遭迫害时给整体和自己造成了多大损失?他们出来后不重视学法内修,仍存在较强的妒嫉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其实都是很危险的。

师尊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道:“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什么是坏人,我跟你们讲过吧,那狡猾的人是坏人。心地善良、没那么复杂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样去做一定会好。”

一个地区出现这么严重的迫害,这个地区的学员都应该从自己做起认真向内找,看看自己的修炼状态如何,做事符不符合法的标准?是否经常想着整体,把法放在第一位?怎样尽自己一份努力挽回当前这种不利局面?可是真正想着整体,真正为法负责的人并不多。有些学员只是从表象上找被迫害的原因,看别人,不看自己,甚至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竭力开脱自己,不懂得怎样在教训中提高。也有学员一见邪恶有什么动向,只想着自己不出问题就行了,根本不去考虑整体,不去考虑别人,此时的思想行为已远离了大法,更谈不上为法负责了。这种为私为我的自我保护的心,其实怎配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呢?

迫害十年多了,师尊在法中什么都告诉了我们,什么也都给了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要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去捍卫大法,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法徒,从险恶的环境中与旧势力的因素去抢人,怎么能不顾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危,不顾众生的死活,只为保护自己而站在局外作看客呢?如果多数学员都处于这种自我保护的状态,那么我们就等于把环境送给了邪恶,它们还能不逞凶行恶吗?它们就会抓住学员的执著和怕心進行迫害,最终达到毁灭学员和众生的目地。

邪恶迫害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把它揭露出来,曝光它,解体它,否定它。揭露邪恶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同时也是弥补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损失。特别那些遭迫害时向邪恶妥协的同修们,扪心自问,自己在黑窝里都干了些什么,写“三书”,背叛师尊背叛大法,还有的出卖同修,即使不是真心的,那能是小事吗?能想当然的抱着得过且过的心理,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一了百了吗?今后如不能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和洗刷自己的耻辱,能达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吗?

这么多年,师尊为我们的付出和操劳,人神都难以想象,没有师尊正法,也早就没有我们了,没有我们在世间的一切了,我们一定得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啊。好在师尊慈悲无量,不看哪个学员一时的表现,一再等着,给其机会。我们一旦走了弯路或做了错事并不可怕,过后能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努力按照法的标准去做,师尊都不会丢下我们。站在法上考虑一下自己的生命何去何从,不能拿今天的修炼当儿戏而一错再错,去掉怕心,把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揭露出来,就是向师尊谢罪,就是洗刷自己的耻辱和污点。

十多年的风雨,如今我们应该明白:怕心是我们不能走向圆满的死关。有怕心,我们就通过学法努力把它修去,只要下苦功夫就一定能修出正念来。区区邪恶不就象我们走在神路上的绊脚石,它们敢跳出来,我们一脚把它踢开就是了,难道还能让它阻挡我们通向天国的路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