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

一、我在法轮大法中的修炼

我是一名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在修炼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走進大法修炼刚刚一个月,病就都好了。初期刚得法的时候,我和其他学员一样每天去炼功点集体炼功学法,但后来渐渐的就不去炼功点参加学法了,只是早晨去炼功,因为当时集体学法的时候每读完一段师父的讲法后,辅导员就要求大家切磋交流认识,而我当时也谈不上来对那一段法有什么明确的认识,就觉得还不如利用大量的时间来多学法,所以我就选择在家里和女儿一起学法了(女儿身体残疾,在我得法两个月后,她才走進来的,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每天长时间阅读大法)。

这样修炼一段时间后,出现了一个现象,每当辅导员通知我去学习师父新经文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师父新经文里讲到的问题在《转法轮》里面都已经讲给我们了。当时其他学员听我如此说,感到不可思议,也不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还问我在《转法轮》哪一段法里看到的?当我告诉他们是哪一段法里讲到的之后,没想到他们看不出来。我这时才明白,我能看到的法理应该是师父点化给我的,也是我的心性符合了大法在那一层标准要求了,才让我看到那一层法理的。

就是因为在个人修炼时期做到大量的学法修心,才为以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证实法与讲真相,救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风风雨雨这些年证实法当中,我与女儿几度经历生死魔难,都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个人的修炼环境也由当初家人积极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邪恶疯狂的围攻、车轮战的威逼洗脑“转化”,到现在环境已经转变成了我不单可以自己制作各种真相资料用于讲真相救人,而且在帮助昔日掉队的同修。这件事情上,师父也为我们开创出来一条路,就看我如何把这条路走正走好了。下面,我就把自己在这一段时间里所经历的一些事情以及在面对问题时又是如何用法来归正自己的思想认识的,和同修交流。

二、有了找回昔日同修的想法

每当看到周刊上同修关于找回身边的昔日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都被同修的慈悲、宽大的胸怀、无私无我的境界所感动。其实我自己在学习师父讲法时,也能够深切感受到师父对于那些落下的没跟上来的同修一直都希望我们能够帮帮他们,尤其在学习师父的《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去找回她们,前几年也真的为此作过努力,但总是有邪恶因素在间隔着我与这片同修交流沟通。表面上就是一直被原辅导员阻挡着,一直都没有和他们接触的机会,而且我本来在个人修炼阶段就和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接触,也不很熟悉,所以几年中一直都是单独和那个原辅导员接触,没有突破这种状态,也是由于手里有很多证实法的项目要做,有许多时候做的一些项目是需要与其他同修整体配合协调来完成的,因为在时间上安排不开,就没有再实际去做找回身边昔日落下的同修这件事了。

几年来,我们这个原炼功点的被所谓的“病业”形式拖走的同修已经有好几个了。零七年,我们这片的原辅导员也被“病业”拖走了生命(在原辅导员去世前两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她哭了,明白了自己因为没有听取我的劝说,而走了旧势力的路。我当时告诉她真心求师父救你,并找几名同修帮助她发正念,但是她却说,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再求师父了,她就这样带着悔恨的心情走了,当时真实的情况其他的同修并不清楚)。我们这片还有的同修长期处于病业状态中,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正法修炼,虽然有的同修也在做一些讲真相的事儿,但却始终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更跟不上正法的進程,有的甚至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个人修炼时期都没能够按照大法来实修自己,而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就把大法书籍交给邪党了,并向邪党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这其中就有原辅导员)。其实这一片同修的修炼状态不能说和那个去世的辅导员没有关系,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有关这方面的法理,虽然她的死当时让很多同修感到惊讶,但并没有给活着的同修敲响警钟,而是对她的死感到很惋惜(许多修炼人一直都认为她很精進,所以当听说她的死讯时,有人甚至难以置信这是真的)这就是我身边同修长期不在法上的状态。

三、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修炼自己

零八年的一天,在路上我碰到了老年同修甲,在与她谈话中得知她大女儿刚去世不久,她正陷于情中不能自拔,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就是想她女儿,整天哭,眼睛都看不见了。我们边走边交流,她根本听不進去。我不断的发正念,解体老同修背后阻碍她回到法中来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就把师父的讲法说给她听:“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最后她清醒了,哭着说:“我知道了,是师父叫你来帮助我来了,我一定要精神起来。”之后老同修又来我家和我们交流了几次,我们帮她买了MP4电子书,并嘱咐要多学法。回去后,她和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在以后的日子里,甲同修不止一次和我提起希望我能帮帮这片的同修,并表示她自己的力量不够(我知道这很可能是师父的点化,借同修的口在提醒我对这一片同修应该负起责任了)。一次她对我说乙同修又住院了,希望我能去看看她,我答应了。之后却一直也没有时间去,一说要去的时候肯定就有别的事(都是整体配合的事),一拖就是十多天。当我认识到是有邪恶在干扰,不能再拖了,不管什么事,今天必须要去看同修。我和女儿到了医院病房,却查无此人。好不容易找到乙同修,一看她身体很虚弱,下地行走都困难,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医院诊断说是糖尿病综合症。因有常人在,我们寒暄了一阵,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找不到同修的名字,原来她是想图多报销医药费,用的亲戚的名字住的院。知道这些,我嘴里没说,可是心都凉了半截,对她一点信心都没有了,我认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修到今天了,连这点不失不得的理都不懂吗?还贪图利益能行吗!师父的法不是白学嘛!难怪身体被迫害成这样了。半天我都没说话,都是女儿在与她交谈。她也很苦恼,苦于向内找但找不到实质。经过女儿和她耐心在法上交流一会儿后,她一下就明白了她的问题所在——利益之心,为节省供热费而偷电,思想和行为已经完全背离了大法。认识到这些她的状态有了很明显的改善,在检验血糖指标后,她丈夫惊讶的告诉我们和同室的病人,从住院到现在她的血糖检验结果一直都不正常,没想到现在一切指标都显示正常了!这对原本处于极度消沉的乙同修来说真的是很大的鼓励,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一定是师父还没有放弃她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再给她从新做好的机会!几天后,她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了。在她出院前,其他病友还惊讶的询问她身体怎么在一夜之间就变化这么大呢?她便智慧的告诉他们是因为晚上过来看她的那两个朋友告诉她默念两句话,身体才有所改善的,结果人家都问她是什么话,她就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我从医院看过乙同修回家后,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同修的变化反映出来的是大法的超常和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可是这种变化是需要长期在法上真正实修才能够达到的标准呀,我当时心里很清楚这样做是需要我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带着她们一起学法,发正念,而仅凭一时一会儿的交流根本就解决不了实质的问题,因为只有大法才能够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发生改变!但在心里总是有些遗憾。师父看到了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愿望,就在陆陆续续安排了身边这样的同修过来找到了我们。

乙同修出院后来到我家,希望能够和我一起学法。就这样我们又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共有三个同修参加。因为有一个上班的同修,就订为每周日学习一次。学习了几次以后,我回来和女儿交流,这两个同修毕竟是掉队了,只有加大力度多学法才能尽快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啊!这就需要我多付出了,我要真正负起责任呀!于是我们商定好每天晚上六点参加全球统一发正念,接着学法,每到整点就发正念。在学法时,归正坐姿、纠正读法时的丢字落字、错字现象,纠正发正念的手势,同修的变化都很大。经过交流,他们现在都可以自己上明慧网了,每天都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对他们有很大的促進,都知道在法上认识问题,向内找了。也重视发正念了,加长了发正念的时间。我们小组形成了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相继又来了两个同修参加我们的学法小组。现在我们小组同修正在参加每周日下午二点至四点的两小时高强度发正念除恶项目,更大力度的清理本地区和北京邪恶老巢的邪恶因素。

在帮助这些同修的过程中,也是我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一次,我学法时出现了严重的干扰,闹心,腿难受的挺不了,法也学不進去了,勉强坚持到学完法,回家后,我有些消沉,并且向外看,认为是环境不好使我受到了干扰,因此产生不想去了的想法。经过与女儿及时的交流,暴露了我很多隐藏很深的执著心。学法为什么会受到干扰?这个问题应该是向内找的,不应该强调外界环境。为什么不想去了呢?我认识到自己在潜意识中有证实自我的心,我想大家都在看着我呢,在他们心目中我修得挺好的,那我状态不好可不行。过份看重自我,显示自己。忘记了同修的变化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坚持学法的结果。同修能接受我给提的建议,是因为我说话没有偏离法,是因为同修们都有一颗精進实修的心。

有一次,我回家后,又和女儿说不想去了,说有些失望。原来是每天学法中途,乙同修都要去趟厕所、喝点水。我刚开始没有给她指出来这是不敬师敬法的表现,希望她通过学法自己能认识到,没想到乙根本没往心里去多想。要按照以往,我一定会给同修当面指出来,这次我不知怎么回事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频繁的给同修指出问题,我自己都有些不耐烦了,又怕同修接受不了,因为我看得到乙同修已经很努力的在归正自己的言行了。不指出来吧,对同修又不负责任,就这样内心很矛盾。和女儿交流后,我发现自己在内心深处还是认可邪恶对乙同修身体上的迫害,糖尿病的症状就是口渴、尿频……我之所以没有给同修指出不对,不就是我潜意识中还有她有糖尿病的想法嘛!认识到这些,我把乙同修单独找出来,与其坦诚的在法上進行了交流,乙同修很快就明白了。

在这个过程中,最明显的就是容量的加大,能容别的生命,去掉我看不上同修的心、强加于别人的心、命令的心、比别人修得好的心、着急的心、求结果的心、抱怨心、不平衡的心、放不下自我的私心、求理解的心、显示心等。师父的良苦用心,我多少能够理解了一些,没有这样的环境,还暴露不出我的这些人心。我坚信在不断的学法向内修的过程中,都会得以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