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护士孟昭红被中共迫害的遭遇(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五十七岁的孟昭红是塔河县塔林卫生所护士,自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功以来,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在家庭和单位里都按“真、善、忍”原则来要求自己,做无私无我的好人。这样的一个好人却屡遭中共绑架迫害,几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

近期遭受的迫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八年,孟昭红在塔河讲真相时,被坏人构陷。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等闯进孟昭红家,抢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真相、碟等大法资料,连当时在场串门的人也没放过,把这个外人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搜走。抢走了孟昭红家中七个存折(存折已要回,二千元现金不给)及她卖房的现金、电视、影碟机等物品。他们强行把孟昭红非法绑架到看守所,逼迫她写保证书,并说出大法资料来源。不久,孟昭红被塔河县法院冤判四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孟昭红的女儿已经没有了父亲,母亲被非法判刑,使她无家可归。

孟昭红十月份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恶警在塔河干警还没离开就对孟昭红拳打脚踢、打嘴巴子,孟昭红的头当时就出了血。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要搞三个月的“集训”,迫害的手段多种多样。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先被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包夹负责迫害。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漏出一个三寸长、一寸宽的长方形,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探。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码坐也是哈尔滨女子监狱酷刑一种,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坐的时间长了,小凳子就会镶进肉里。长时间罚站,从早上五点半到次日凌晨三点半,导致法轮功学员全身浮肿,脚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弯,行走困难,因此有的学员站不稳,包夹就轮流架着法轮功学员罚站,直到同意转化。不让上厕所、睡觉。有时只能便在裤子里;困了,包夹就用牙签扎眼睛、扎眼皮。不停地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行洗脑转化。上厕所都是轮流的,不准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包夹寸步不离的跟着,洗漱、洗衣服也是一样,法轮功学员要排号,刑事犯随便。不许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打招呼、说话,不许随便给家人写信,不能会见家人。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孟昭红因为不放弃信仰,被丁霞揪着头发,猛搧脸。

孟昭红被非法关押于九监区,九监区监区长陶淑苹、教导员濮宇先后跟监狱长刘志强、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主任肖林签订合同、立下军令状,达到转化的指标监狱要给奖励。恶警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孟昭红病情很严重,脖子上长了一个瘤子,吃不下饭、睡不了觉。家人一再提出保外就医,可是哈尔滨女子监狱又是让孟昭红的女儿拿几千块钱,又是不让见面,故意刁难,最后女子监狱还是没同意孟昭红保外就医。

二零一零年九月孟昭红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被体罚,孟昭红等人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迫害强制放弃信仰。现任九监区大队长郑杰,很伪善,经常假惺惺地问法轮功学员住的冷不冷,可背后却指使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加班干活、体罚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劫入小号关押。孟昭红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

哈尔滨女子监狱
哈尔滨女子监狱

以上是孟昭红从二零零八年至今所遭受的和正在遭受的迫害。其实,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孟昭红就多次遭到当局非法抓捕、关押和酷刑迫害。以下是孟昭红在迫害初期所遭受的迫害。

中共迫害初期,孟昭红所遭受的迫害

合法上访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起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全面打压。塔河公安局及政府单位出动了人力、警力,警车堵截了各个交通要道,汽车站,火车站等处,公安人员到各炼功点非法搜查法轮大法书籍、简介、录音机等物品。并对重点学员进行非法监控。许多单位搞邪恶的签名及批斗会,一时黑云压城,整个塔河处于一片红色恐怖中。面对邪党中央电视台、广播、报纸的诬陷,孟昭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震惊了,修炼大法没有错,公民有上访的权利,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中央领导人,法轮功学员们开始进京上访。孟昭红和其他同修一样躲过警察的封锁踏上了上访之路。

一九九九年十月孟昭红被恶警从北京绑架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在塔河县看守所,孟昭红遭恶警非法搜身、抄家,被多次非法审讯,警察逼迫她放弃信仰。每天吃两顿有泥沙的冻白菜汤,还被每天勒索三十元钱。孟昭红直到十二月份才被释放回家。

在塔河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末孟昭红又被塔河县公安局非法劫持到塔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被隔离每人一屋。塔河的冬天很冷,特别是十二月和一月份温度达到摄氏零下五十几度。塔河看守所的监室里没有炉子,更没有暖气,窗户上单层的玻璃,有的监室玻璃打碎了,门和窗户上没有任何保暖措施。监室里冰冷的水泥地,冰冷的铁门,刺骨的北风。

法轮功学员马晴玉被冻坏了脚;袁延明被逼迫睡在水泥地上十五天被冰冻得旧病复发,在床上瘫痪了三年多;陈天杰呆在打碎玻璃的监室里一冬天;孟昭红被逼迫住在这样的监室里,承受着难忍的寒冷、饥苦,动不动就被审讯,时不时的被安检、搜身,强迫放弃修炼,听着恶警和犯人的辱骂、叫喊。塔河看守所后来搬迁到塔南三处才有了暖气。

孟昭红回家后,塔河县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街道经常到孟昭红家骚扰、监视。派出所、单位甚至派人住到孟昭红家里来监视。孟昭红的丈夫几年前就去世了,女儿和她相依为命。孟昭红每次被绑架都被看守所勒索每天三十元钱的伙食费和一些其它费用,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给这个单亲的家庭经济带来很大负担,给孟昭红年幼的女儿身心造成极大伤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孟昭红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不久,孟昭红和吕秀凤被塔河公安局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八月孟昭红、吕秀凤、刑寿英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被酷刑摧残

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孟昭红遭受了野蛮的洗脑,还被强迫奴工劳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干最脏最累的活。在农药厂装农药,没有任何防毒措施,呛的人呼吸困难、腹胀,劳教所给的任务很难完成,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手慢的学员就要干一通宵。还有掰苞米、做手工艺品等活儿。监控器二十四小时开放。

劳教所的伙食极差,平日多是不削皮的上面漂着小绿虫的冻土豆汤、白菜汤,碗底有泥沙。劳教所从来不给法轮功学员热水,无论是喝的还是洗衣、洗澡,即使是寒冬腊月也是如此。

夏天和秋天监室里白天有很多苍蝇,一到晚上又飞满了红色、黑色的盖虫,每天起床都能在地上扫出半铁撮子死虫子。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书刊,强迫看电视造假新闻,用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强行洗脑。不止这些,家属想见亲人一面很难,管教对前来接见的家属挨个强迫表态,才允许接见。如果不说就不让接见,而且每接见一次,就得说一遍。而且家里去的信只要有一点正面支持信仰的,她们都给扣下或用碳素黑笔涂去,不给本人。

由于孟昭红不放弃信仰(即不转化),遭受了十七天的上大挂酷刑摧残。二零零一年秋天孟昭红终于离开了人间地狱——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在加格达奇身陷囹圄 再次被劫持双合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孟昭红在加格达奇区发真相资料时被加格达奇区公安局政保科非法抓捕,被关进加格达奇看守所。

孟昭红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期间,绝食抗议十五天,恶警王有明对孟昭红强行灌食迫害,往胃里插管子时,抓住头发捏住下巴,并把头往脖腔里使劲压,由于孟昭红反抗小手指被弄骨折。在灌食时恶警王有明用手抓一把盐放在食物里一起灌下,使孟昭红胃粘膜严重受损,呕吐时连同食物和胃膜全部吐出,后来大便便血。孟昭红发正念时,恶警把她关进小号,连踢带打进行迫害。

酷刑演示:折磨性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折磨性灌食(绘画)

孟昭红在加格达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刚被送进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昼夜谈话、肉体和精神折磨,强迫洗脑。不让睡觉,利用恶人从早到晚上强行对法轮功学员谈话,往往刚走一伙马上又来一伙。有时长达一个星期或更长时间。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心遭到严重摧残。

孟昭红被剪鬼头,恶警对她强行搜身、把棉衣都给撕坏,棉被撕得露出棉花,把衣服、卫生纸抖得乱七八糟,所谓的安检就是搜经文。

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背所规队纪、唱邪党的歌曲、还要学习虚假的乌七八糟的东西,写入所作业、出所作业。看邪恶的录像、电视、书刊。有时是集体,有时是单独关在小号里,电视或录像声音放的很大,还逼迫写心得体会等等等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和精神摧残。

双合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队列训练,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干超强度的体力活,在烈日下去一眼望不到头的田地里铲草、摘辣椒、茄子、收白菜,晒得汗往下滴、口渴的不行、蚊子在头上脸上嗡嗡叫、恶警们还在旁边喊骂。苞米厂的活更累,早晨七点多去,中午也不让休息,晚上很晚才让回来;还有糊药盒、挑筷子、挑牙签儿、每天超负荷超强度的工作量,经常干到很晚,没完成任务的就被逼着拿到监室干,有时干到早晨两、三点钟,有时干到大家起床。吃饭时间短,常常是没有吃饱就让走。

在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很多学员身体瘦弱不堪、面容脱相,双腿麻木、疼痛而不听使唤、行走困难,非常痛苦,学员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度日如年,艰苦支撑着。孟昭红苍老了许多,身体虚弱,手上长了黑指甲病。直到二零零四年孟昭红才被释放回家。

相关人员及电话号码: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     手机号码
哈尔滨女子监狱狱长 方根宝 0451-86639099(办) 13351911299
哈尔滨女子监狱副狱长 包 锐 0451-86639066(办)
哈尔滨女子监狱政委 康 民 0451-86639077(办)
哈尔滨女子监狱侦科科长 肖林 13845193360
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 0451-86639047(办)86639048(办)
哈尔滨女子监狱联系电话 0451-86639059 0451-86639069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 0451-86684001,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 0451-82030982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 0451-86316442, 0451-88950332 ,0451-85717000
黑龙江省局领导手机号码:13946962777
哈尔滨女子监狱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     手机号码
塔河县公安局     许 峰   0457-3662300(办) 13604873435
塔河县公安局     李 军   0457-3663932(办) 13804843102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  邓 华   0457-3666848    13304573588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史 伟   0457-3667471(宅)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室电话号码: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号码: 0457-3667471(办)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室电话号码: 0457-3666261 0457-3662676(办)
塔河县原任公安局局长 钟静文
塔河县现任公安局局长 勾 兵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看守所电话 0457-3635759 0457-3636664(办)
塔河县邮编:165200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又称“齐齐哈尔市育新学校”,原名“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邮政编码:151600。
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女队于2008年5月17日被撤销,女队所有人员被集中到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包括所有女法轮功学员。
齐齐哈尔劳教所电话:    0452-2451085
齐齐哈尔劳教所劳教处:   0452-2797727
齐齐哈尔劳教所管理科:   0452-2451139
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长 肖晋东 0452-2736666(宅)
齐齐哈尔劳教所政委 王玉峰 0452-2406466(宅)  手机:13904526208
纪检书记:李××,原来是齐市610的,紧密追随江氏迫害集团专门绑架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队长 张志杰 手机:13946289956
二大队队长郭丽,电话:0452-2451166    手机 :13019030086
恶警:
一大队大队长 张志杰 王梅
二大队大队长 郭丽 符成娟
管理科科长:王岩
恶警名单: 张志杰 符成娟 王梅 王岩
郭丽 赵丽娟 王玉静 陆娟 杨丽华 朱宏博 孙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