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医院里的罪恶

甘肃省劳改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甘肃省监狱管理局下属的劳改医院对外称康泰医院,对内称新桥监狱,积极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做出了许许多多罪恶累累的迫害恶行。医院本是治病救人的场所,然而劳改医院却成了中共邪党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罪恶之地,现将其恶行恶迹曝光于天下。

劳改医院主要接纳全甘肃省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少管所在押就医人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开始陆续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的送到劳改医院,其主要迫害手段有:

一、掩盖被监管场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真相,出具所谓“正常死亡”的假证明,蒙骗受害者家属,欺骗各级部门,蒙骗世人,掩盖罪行

二零零一年底,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即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四队主管队长姜兰全,副主管吕军指使刑事嫌疑人员给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万贵福(原甘肃省兰州机车厂的高级工程师)强行灌食,导致生命垂危,为逃避罪责,在万贵福奄奄一息时,将万贵福送入劳改医院。此时人已昏迷,不认识人。医院只是简单的做了例行检查,当时液体已输不进体内,医生、护士根本不理不睬,致使万贵福于当晚九时许含冤离世。离世时双目圆睁,右手握拳上举,惨痛之状不忍目睹。然而医院却开具万贵福正常死亡的假证明,配合监管所蒙骗万贵福家属。

二、野蛮灌食,肆意摧残

二零零五年秋,法轮功学员骆秀峰因在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在劳改医院期间,恶警徐立因骆秀峰在病床上炼功而拳脚相加,手铐双剪两手,高声扬言:“我能整死你,信不信?”其他法轮功学员前去帮助,只要徐立发现,立即将法轮功学员赶走。每天强行给骆秀峰灌食。

二零零五年底,法轮功学员张萍因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在劳改医院被管理科徐立为首的一帮恶警对张萍施以种种折磨虐待,指使刑事犯张X殴打张萍,只要张萍呼喊“法轮大法好”,张X就高声恶骂,冲进女病号室,一只手紧紧勒住张萍的脖子,在病房内拖拉踢打,张萍被勒的几乎无法呼吸,医生为了省事经常利用刑事犯强行给张萍灌食,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大约四、五个月之久。

二零零九年被天水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小宜被监狱折磨成病毒性肝炎,在劳改医院,恶警张强找种种借口迫害,强行把强小宜锁在老虎椅子上,后又被恶警徐立铐在暖气片上两天。徐立点着烟强行塞到强小宜口中,逼强小宜吸烟,强小宜说:“你这是流氓……”话没说完,徐立接口说:“我就是街上的地痞流氓,怎么样?”

“老虎凳”酷刑图示
“老虎凳”酷刑图示

三、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来往、说话,不让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利用医院里的普通刑事犯当监督岗,经常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私人物品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一起在病房内发正念时被外科荆主任看到后,在监道里高喊:“不得了,法轮功炼功了,快告诉管教把他们全都铐起来。”管教恶警拿来手铐将八、九个法轮功学员分别铐在病床上,一直铐了一个多星期。当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永波(兰州大学数学系学生,因长期绝食强行灌食达半年之久后导致严重肺结核,骨瘦如柴,此后保外就医)、郭守军(西北师范大学生化系教授、博士生)、关自平(维尼纶厂技工)、于进芳(原兰州市汽修二厂车间主任,二零零六年从监狱迫害出狱后不久因长期在狱内遭受严重迫害身心极度伤残、虚弱无力、呕吐不止离开人世)、王有江(原兰州军区少校军转干部)。

此后法轮功学员绝食,又遭到荆主任指使的一群刑事犯强行灌食,几个粗大的刑事犯在荆主任的指使下给不配合灌食的于进芳强行灌食。鲜血、汤水糊满全脸浑身,惨叫声不绝于耳,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作为医生的荆主任却洋洋得意,兴头十足。五、六个灌食的人仅用一套灌食工具,不做任何消毒清洗,连续使用。

进出劳改医院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医院管教恶警的强行搜身,二零零一年底,管教科裴副科长和一名管教恶警白猫(犯人起的绰号)强行搜查出院的法轮功学员王有江,搜出大法经文,恶警裴副科长指使两名刑事犯将王有江双手反剪,头压低控制住。王有江高声喊道:“裴科长,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是土匪流氓的行径……”恶警裴恼羞成怒,冲上前,挥手出拳,显示淫威,却被身边围观的女护士给拦住说:“算了算了,别生气了,裴科长。”白猫给王有江戴上手铐反剪,由两名刑事犯强行推拉到楼外看守所警车内。

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收听短波收音机。恶警徐立二零零八年没收法轮功学员苏安洲价值二百元的收音机,理由是短波收音机能够收到“敌台”。

其实,甘肃省劳改医院就是中共邪党十一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长链条上的一个黑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