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背后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始终是隐蔽的,即使在监狱这样封闭的场所,狱警在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时也仍然严密封锁着消息。然而在法轮功学员艰难得到的少量信息中,我们仍然可以窥见迫害的残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有一篇报道《佳木斯监狱近日害死二名法轮功学员》,文中没有描述这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具体过程,可是从文中透露出来的一组数字里,我们仍然可以窥探到迫害的残酷。

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叫秦月明和于云刚,秦月明被害死于二月二十六日,七日后,也即三月五日,于云刚在医院不治身亡。仅仅八天时间死亡两人,迫害的严酷程度可见一斑。

这次迫害是有预谋的,黑龙江佳木斯监狱在迫害前开了个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并随后成立严管队。“百分之八十五”的数字比例无疑成了狱警伙同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动力和要求,迫害的残忍与这一数字密切相关。

监狱本来就够封闭的了,在监狱里面再成立一个“严管队”,目的不言而喻,一方面是为了加剧迫害,另一方面就是为了使迫害更加隐蔽。

严管队成立于二月二十一日,五天之后,秦月明被害;十二天之后,于云刚同样遇害。而绑架进严管队的有九位法轮功学员。九人在十三天之内被迫害致死两人,迫害的疯狂超出人们的想象。

恶人们究竟使用了怎样的酷刑?因监狱刻意的封锁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可是我们通过两位生前的情况可以大致推测出迫害的残忍。

秦月明家住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靠收购废品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他曾被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四月,秦月明再次被绑架。警察在公安局长崔玉忠、副局长董德林、张庆第、“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宪华的指挥下,对秦月明进行辱骂、殴打、坐老虎凳、上绳等酷刑折磨,致使秦月明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秦月明最终被非法判刑十年,并被劫持到黑龙江佳木斯监狱。

秦月明以前受到的酷刑显然是很重的,可是他并没有死掉。佳木斯监狱严管队能在六天之内将他害死,酷刑折磨只能更甚于他先前受到的刑罚。

另一位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早在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就被严管队迫害的昏迷不醒了,被送到佳木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行开颅手术。医生从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告诉家属:“这人不行了,赶快准备后事吧。”

显然,于云刚的头部被迫害成了颅内出血,不然的话开颅干什么?医生为何要取出一块头骨?这只能是监狱暴徒的暴力所致。

监狱对于云刚受到的迫害是严密监控的,即使在医院,警察、便衣始终也严密把守着病房门,不许医生和于云刚的家人随便进入。后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允许两位家人见上一面。而此时的于云刚已两眼发直,不能认人。

于云刚死后,家属强烈要求在病房内看看于云刚的尸体,遭到无理拒绝,并强行将尸体抬到楼下的车上。后来由于家属强烈要求等亲友到齐了见于云刚一面,副监狱长才勉强答应:“我就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抢尸体的车队快速离开医院。

我们通过二人致死前所受到的酷刑及病情可以推测他们二人受到的迫害肯定是异常的残酷。可是因为监狱全力地封锁,我们还一时得不到更确切的迫害消息。

不管怎么,迫害前监狱长叫嚣的百分之八十五的转化率,与十三天将两人迫害致死的事实,以及只许于云刚家人看五分钟遗体的要求,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构成了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血腥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