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面前荆棘密布 坚信大法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了,在危难之时,是师父无边的法力使我起死回生。

二零零六年,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被当地恶警折磨成高位截瘫,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生活不能自理。伺候我的母亲也厌烦了,孩子还小,丈夫因为怨恨,对我形同陌路,发现我和同修接触就大发雷霆。经济上、精神上、生活上的压力一齐袭来,我心里充满对亲人的怨恨。

我的几个妹妹住在我家附近,却轻易不登门。我心里那个不平衡。这些年,她们结婚、生孩子、住院、借钱,没有我跑不到的,现在我落难了,她们谁都不上前。心里怨这个怨那个,心性垮垮往下掉,被邪恶抓住了迫害的把柄,企图置我于死地。

二零一零年一月初,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吃啥吐啥,嘴里起泡,舌头又厚又硬,打不过弯,舌头周围还起了一圈白色的象锯齿样的东西。吃不了饭,几天时间就坐不起来了,只能躺着用吸管喝几口汤。强挺着扶起来,身子往后挺,脖子往后背,前胸后背憋的受不了,让人使劲捶后背才能缓过气来。不能用劲,一使劲就肌肉痉挛,抽的浑身疼。当时的我抬不起头,拿不动胳膊,连掀开棉被的劲都没有。

同修后来告诉我:当时看到你真吓人,脸瘦的剩一小条,脸色象黄纸似的,瞪着两只大眼睛。我的样子把我妈吓坏了,她哭着给我的几个妹妹打电话说:快来看看你二姐吧,以后你想看也看不着了。

妹妹们来了,瞅瞅又不见了影。当时我心凉如水,心想:这就是我的亲妹妹,这就是我最放不下的亲情,这个亲情是个不可靠的东西,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我有师父,只有师父永远不会嫌弃我。

我挣扎着坐起来,流着泪,双手合十,心里一遍一遍的呼喊:师父,救救我,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就做您的弟子,我是大法弟子,旧势力的阴谋绝不会得逞,师父救救我。

我当时也意识到是我那些不好的人心招来的迫害,我放下了与同修的间隔,主动给同修打电话,请他们帮我度过难关。有两位同修来帮我发正念,每次二十多分钟。第一天发完正念回去,一个同修告诉其他同修说:某某够呛。结果让同修给否了:我了解她,没事,她能挺过去。我地听到消息的同修也在家帮我发正念。

第二天,两位同修又来了,发了二十多分钟正念,表面上也没见效果。同修走了。

睡了一宿觉,第二天早上出现了奇迹,我能坐起来了,胳膊也能抬起来了,还能吃饭了,就是身上没劲。先前的濒死症状烟消云散,跟没事似的。一个多星期,象我这样瘫痪多年,又遇到这么大的病业关,没吃一粒药,没上医院,凭着对大法的信,以及同修的正念加持,终于闯过了鬼门关。

倾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我妈原来对大法带信不信的,这次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有了转变。以前不重视发正念的同修通过我的事,也开始重视起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