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迫害的次数看迫害的残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毫无理性和底线,这从明慧网三月十日的几篇报道中可以看出来。

有两篇文章的标题表达很相似的意思,一篇的标题是《女教师罗长云遭三次劳教后被非法判刑》,另一篇的标题是《曾志远三次遭非法劳教 一次被非法判刑》。单从标题中人们就可以看出他们所受到的迫害了,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将近十二年了。在这十二年当中,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丝毫没有放松过,这从法轮功学员被不间断地绑架及非法劳教和判刑的次数上就可以鲜明的看出来。

这两篇文章的主人公不属于一个地区,罗长云是陕西省安康市中学英语老师。丈夫因为恶警们三番五次地抄家,害怕之下被骗钱财五、六万元,最后只得和她离婚。女儿们也不能安心工作、学习,大女儿为了不被骚扰,只得把工作找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正在上学的二女儿,也成了恶警们胁迫罗长云即放弃信仰的人质,天天提心吊胆,无法安心学习。曾志远是湖南省邵东县水东江镇牛山村的一个农民,曾被非法关押在邵东看守所、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湖南省赤山监狱、郴州监狱、桂林市第三看守所、广西第一劳教所等地方受到迫害。迫害期间曾绝食抗议,被十几个犯人强行按在地上,用两个电工起子把他的嘴撬开强行灌食,撬得满嘴是血。

两人不属于同一个地区,受到的酷刑也不尽相同,可是迫害的残忍性却是一致的。无论是在劳教所,或者是在监狱,无论是在陕西,也无论是在湖南或广西,中共恶徒们都在对他们实施着的非人折磨。

这一天的报道中还有一篇文章,标题是《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史小春五次被非法劳教》,说的是黑龙江省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史晓春屡遭迫害的事。

如果我们将这三位法轮功修炼者这么多年来受到迫害的历史都铺陈出来,可能大家都会说:他们哪还有好的时候,这不大半时间都在坐监吗?其实想想也是,象史晓春,五次被劳教,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了一年;第二次两年;第三次也是两年,但是被家人给要了回来;第四次又是两年,期满还被当地六一零办公室指使人劫持到看守所多关了十一天;第五次又是两年。

这只是我们就这一天明慧网报道的几个案例作出的评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如果我们认真地查看今天的报道,就会发现在《受到伤害的岂止是这两位医生》的评论中,引述的一个事例也与我们要表达的主题相关,这个事例说的是辽宁义县个体医生张殿国就曾十次被绑架,他的妻子也四次被非法劳教。而另一篇文章《法轮功学员黄成生前留下被迫害证据》中说:“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期间,黄成被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劳动教养院、监狱累计十五次,期间他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酷刑折磨多次。”

黄成是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曾在盘锦监狱受到恶警用八根电棍同时电击、用十根医用针头插手指的凶残酷刑。他已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我们且不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牢中所受到的酷刑多么惨烈,但就他们屡次遭受的迫害就足以使人触目惊心了。显然,这样的迫害是遍布全国各地的。就我们这一天文章所发掘的几个案例中当事人受到迫害的次数来说已相当惊人:两人同是三次劳教一次判刑,一人五次劳教,一人十次绑架,还有一人竟遭十五次绑架,这数字的本身足以说明迫害的残酷、普及和持久了。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