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大法神通救我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一岁,因平时不注意自己心性的修炼与提高,导致修炼过程中跌了很多跟头,但慈悲伟大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危难中救我出魔窟,而且多次点悟我,让我快些提高,在这里我向师尊和同修作一汇报,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一年,表面是因特务的出卖,我被绑架到当地公安分局。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在那段时间真的有漏,例如:执着钱,提货花点钱,花点路费,心里就犯嘀咕;而且还有其它的执着。在被带去分局的路上,我找到了这些执着并发正念解体它。

到地方之后,我在心里向师尊说,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动教养期间没有做好,这一次我一定要做好,请师尊加持。所以当恶警问我东西(《九评共产党》、小册子、电脑等)是哪里来的时,我说:我不告诉你们,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们。我问他们,你能出卖你的朋友吗?一个警察骂我,我当时没有守住心性也回了一句。这一下上来六、七个警察,因我当时被锁在铁椅子里,他们就轮番打我的脸,我心里反复念叨:你痛我不痛。我真的一点都没痛,皮肤也不变色,也不肿。他们每人都打了六、七下,就不打了(可能他们自己痛了)。

一看打不管用,有两个警察拉来两根铜线,分别绑在我左手无名指和食指根部,电线的那头连在机器上,他们问我说不说,我说:少罗嗦,车转一周,话说一遍,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大法我是修定了,你来吧!但我心里说,你们电不着我,他们升高了四次电压,我只是象打了一个寒颤似的。

这时来了四、五个当官模样的人,其中一人说:你看你那玩意。我问什么玩意,他说那些《九评》。我说《九评》哪句话不对?你没看拿本回家看看。他又说:啊?那些小册子呢?我说:哪本小册子不是叫人学好的,学真、善、忍的?他又说:啊?你们炼法轮功的不让人吃药。我说:炼法轮功的人没有病,谁没病花钱买药吃?你没病花钱买药吃吗?他无言以对,一会儿领着人悻悻而去。

这时快半夜了,一小警察说:老爷子,不问你了,你睡觉吧。我嗯了一声,心想我才不睡觉呢,这地方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还有使命没完成呢!我求师父加持,心想师父啊!明慧网上说修的好的同修一想手铐就开了,我这手铐是倒U字型的倒扣在铁桌子上,怎么办呢?反正得求师父。于是我就往外掏,掏到手宽的地方卡住了,我就想,师父说了另外空间的体可大可小,我就一边扭动手腕,一边念着“可大可小”,一会儿我的手就真的从手铐中出来了。刚掏出来,不想那个小警察这时醒了,他一看说:你怎么整开的?不行不行。就又给我扣上了,他又睡觉了。

通过这次教训,我求师父定住他,不让他醒,等他睡实一点,我又用同样的办法把右手掏了出来,又掏出了左手,摸黑我打开铁桌子销子,我又开始摸索如何打开脚镣子。这个脚镣子是近半寸粗的两个半圆,由大弹簧卡着的。我摸到两个半圆间的缝,用尽我全身力气拉开这一半,只拉开了二公分宽的缝。我实在是没劲了,心里求师父加持,一点点,拉开了六、七公分宽。我脱掉鞋子,抽出脚,右脚也拿了出来。下地穿上鞋,整理了一下。心里求师父别让他醒,我走到走廊,从窗户跳了出去。一看大门不能走,有门卫。一看墙有三米多高,心想找个梯子、凳子之类蹬上去就好了。可是当时什么也没有,黑暗中我看到地上有个自来水管子(后来才知道头是铁的,后面是塑料的),我用右脚蹬蹬它,脚刚蹬上,身子就飘了起来,我的手扣住墙,翻身一跃就到了外面,外面正好是房子,一根电线杆子立在房边,我抱着电线杆子就落了地。就这样,师父把我从魔窟中救了出来。

修炼中我遇到的神迹很多,比如:零八年七月初去四十里地外的农村送小册子,刚送完就下雨了,当时没想到发正念,只想到师尊从大连乘车到锦州,龙王向师尊报告说这雨是定下来了,师尊就让雨在车后面下的故事。我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驾驶摩托车,车灯亮处映出清晰可见的稀稀拉拉的雨线一条一条的,可是在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弯处,我减慢了车速,侧身一瞅后面,那雨打出了水泡。又过几天,还是四十里外,刚送完小册子又下雨了,我记起上次同修说发正念啊,别让它下,别淋湿了小册子,我就发正念,让雨小小,也是一根根雨线在车灯前落,到家脱衣服,我一下子愣住了,衣服干爽爽的,压根就没潮乎的感觉,以后同修开玩笑说:你傻乎乎的,是师父给你下了罩了!

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呵护着我,归正着我。我一定要好好修,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一点操劳,多一份欣慰。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