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赶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

敬爱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零年二月份得法的新学员。得法的过程,真的好象是在内心世界发生了一次宇宙大爆炸,直到今日,回忆起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情景,仍然可以使自己激动的热泪盈眶。在我心中,曾有多次冲动,要把这种心灵上的震撼写出来,让有缘人都能够分享我的喜悦,由于懒散拖拉,始终未能成文。借这次法会的契机终于将其写出来,一是向师尊做个汇报,二是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帮助我提高。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毕业后在政府机关工作,一九九二年“下海”经商,到一九九七年我个人资产积累已超过一千万元(人民币)。后来由于多种因素造成企业亏损,二零零五年不得不将公司关闭并因此引起婚变。资产的损失加上感情上的挫折,使我的精神达到了崩溃的边缘,满头的乌发竟在三天之内完全脱落。痛定思痛,我开始思索和探求人生的真谛。于是我主动找到佛堂去学经典,希望能在佛经中找到答案。几年以来我阅读了大量的儒、释、道三教经典,同时造访了许多佛堂恭请开释,并按佛教的戒律持斋五年多,然而却没有达到真正解脱、自在的境界。

直到二零一零年二月份,我太太在马来西亚得法。她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因为我读的经书太多了,所以在拿到这本书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然而在当天晚上当我打开书本看到师父画像的一刹那,我惊呆了。我在哪里见过师父?想不起来,但一定见过。我凝视着师父,师父也同样凝视着我,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详、平静。而且师父的画像并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是活生生的,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传过来的能量。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抚、肯定与鼓励,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学穿鞋,当我第一次把脚穿在鞋子里,抬起头看妈妈时,妈妈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时我双眼的热泪唰的一下子涌了下来,接着把书拥在怀里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自我唠叨:师父,您为什么不早一点来呢!好象小时候有一次妈妈带我去赶集,我和妈妈走散了,我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找啊,找啊,找了很久,当妈妈找到我时一把把我抱在怀里,拥的紧紧的,好象天崩地裂她也不会松开我,我“哇”的一声在妈妈的怀里委屈的哭了起来。我一口气把整书读完,读了多久现在记不起来了,反正那几天除了啃面包、上厕所就是读这本书。读完以后,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在。我这才明白,任何宗教的经书都不能帮我解脱,其实追求解脱本身就是一种执着,这才是真正解脱的最大障碍。抱着有求之心去学“法”,结果什么也得不到。

几年来我读了很多经书,但没有和任何一本经书有互动的感觉,惟独《转法轮》,我读到任何一段文字,都会散发出强大的能量,这种能量使我平静、祥和,慈悲心悠然而生;心中的怨恨、计较、妒嫉、气愤、悲伤、恐惧、彷徨、贪欲等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化掉,身边的万事万物也变得可近可亲。真是太微妙、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我时常在想,自己何德何能配得如此珍贵、神奇的大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学法的这种感受告诉给所有有缘和我结识的人,引导他们学这部大法,或许这是我得法的唯一缘由吧。

作为新学员,我深知正法修炼留给自己的时间太短了,稍纵即逝,因此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帮助师父救度更多的众生。比起老学员来我已经落后了十几年,如果我不够努力,在法正人间前所剩的这一点点时间里,还能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吗?

在开始学法时,最大的干扰是原来学的所谓的“知识”。没得法前我自命是知识份子,读过很多书,得法之后才豁然明白,以前读的那些经典虽然从不同的角度都对宇宙特性“真、善、忍”有趋近性,但还都只是停留在边缘的成度。学了《转法轮》再看这些专著,真有“登东山而小鲁”的感觉。尽管如此,在读师父的经文时,有时也会受到干扰,例如在读到某段经文时,突然会有常人书籍中的某段类似的文字浮现在眼前;在读《洪吟》时,有时会有常人的诗句浮现在眼前。每当有这种情况出现时,我就暂时合上经书,打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等恢复了正常再接着读。我知道招来这些干扰的原因是我在某些方面(比如对人类的知识)仍然存在常人的执着,修去这些执着的过程,也就是心性提高的过程。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之后,这种情况就再没有出现过。

在学法中我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由于几年前精神上遭受很大的打击,记忆力严重衰退,看书根本记不住。刚得法不久,有一次参加集体洪法活动,开始前大家一起背诵《论语》,只有我一个人不会背,当时真是尴尬极了,心里发誓回去后一定尽快把《论语》背下来。那段时间生意较忙,晚上做到很晚,要发完零点正念才收档,回到家里一般都是超过下半夜一点了。白天的时间排的满满的,只能在睡前挤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背《论语》。说来也真是神奇,我只用了两个晚上,每晚半个小时,就把《论语》背的滚瓜烂熟,直到现在每次背诵都没出过差错。这对别人来说可能并不难,可是我却不同,平时如果有谁交代我做什么事情,我必须写在纸条上,揣在兜里,还要在手机上定好闹钟提醒,才不会误事。象《论语》这么一大段文字,如果是常人写的书,要求我背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学法却不一样,只要我们对大法坚信不疑,真诚的发心去学,师父就一定会加持我们,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发生。

得法两个月后,我加入了天国乐团,学习吹黑管。我对西洋乐器,特别是管乐,一窍不通,年龄又大了,记忆力又差,开始学的时候進步很慢,也曾萌发过退却的念头。但想到我们是大法弟子,史前立过誓约,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也就有了克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下苦功夫多练习。在工作之余除了学法炼功,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黑管上,有时会练得嘴唇发木、咽喉肿痛,夜间睡觉会流很多口水。此外,一有机会就向同修请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就背会了十一首曲目,并且可以将每一首乐曲的谱子从头到尾默写出来,入团两个月就可以随团演出了。表面上看似乎我有这样的進步跟我的一点点努力有关,其实不然,依我现在的条件和能力,做到这样是不可能的,这全是师父法身加持的结果。自从我参加天国乐团后,不知什么时候添了一个好的习惯,每晚临睡时,会把当天所练习的曲谱回忆一遍,第二天醒时仍然会记忆清晰,这不是师父的法身在帮我吗?

在参加天国乐团的同时,我也参加了大纪元报纸的推广工作。一开始我们只是在附近的早市和夜市上派发报纸,后来负责报社的同修鼓励我们建立一些固定的报点,对其附近一定区域的报纸发放、订购、和广告征集等产生更好的影响。于是我和太太(同修)分头行动,挨个走访我们附近商业区的店铺,说服老板做我们的报点。因为报点上的工作都是义务的,加之有些老板因受中共媒体的蒙蔽,对法轮功存有偏见,推广起来还真有一定的难度。因此建报点的过程,其实就成了一次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在走访中,有些人会婉言拒绝,有些会出言不逊赶你出来,更有甚者,有一位颇有钱财的老板竟对我破口大骂,难听至极,我和颜悦色的跟他道歉,走出来之后,他还追出来指着我的后背骂个不停。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自己是清朝的一位知府,因为疏于查证,误判了一件案子,错杀了一位乡绅。事隔多年,告老还乡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自己的过失,但已追悔莫及,只好将半数家产变卖,暗中资助其家眷。而那位乡绅正是当天骂我的那位老板。醒来之后我想,不知我和这位老板前世是否真的有这段恶缘,如果是真的,他应该找我索命,这样一顿骂而了之岂不是太便宜我了?会不会是师父连这么大的恶业也会帮我消掉呢?自这件事发生以后,我每时每刻都战战兢兢,唯恐自己哪些言谈举止不在法上或不够精進而让师父伤心。尽管困难重重,师父还是安排了一些有缘人和我们配合。我和太太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建起了十四个报点。和我们配合的这些店铺有超级市场、五金店、广告社、洗衣中心、茶餐室、小贩中心等,都是顾客流量较大的场所。报点建起来后,我们还配备了一套真相资料,和报纸一起发放,又请了十四本《转法轮》供有缘人借阅,这样,这十四个报点实际上就具备了资料发放点的功能。为了维持报点的稳定性,我们除了定时检查、补齐资料外,还经常找各点的老板交流,他们有什么困难,能帮的我们尽量帮。有些老板想扩大生意量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我就请他们印一些宣传单,我和太太到早市和夜市上免费帮他们发放。他们的业务量扩大了,对我们存有感激之情,对报点的工作也就更加支持了。

通过多次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退党宣传等集体活动,我深深的体验到和老同修们在一起那种场的强度。这也正说明老同修们正念很足、心性很高。说句心里话,我真的不愿自己在最后的时刻,与大法学员整体拉开层次的距离,真的希望能和师父一起回去。有师父的呵护,有同修们的帮助,我相信我能做的到。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