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践踏法律:冤狱期满再劫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假借法律的幌子非法判刑关入监狱,二是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投入劳教所,三是在各地办洗脑班,谎称所谓的“转化学习班”或者是“法制教育中心”,实际是非法的私设监狱,劫持无辜公民进行洗脑,侵犯公民的人身和信仰自由,对他们进行肉体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残。

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凶残“转化”

主谋实施这三类非法关押迫害的是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这个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的非法组织遍布各级政府、各省市县,在过去的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操纵公检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是中共践踏法律、迫害民众的打手。

无论是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中共“六一零”还给这些场所下达所谓的“转化率”的指标,并把“转化率”和这些场所的中共人员的奖金升迁挂钩。这些人为利所驱,以各种残忍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罪恶一直延续到今天。

以近日的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为例,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接着成立了“严管队”。佳木斯监狱二月二十一日开始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严管队里迫害,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逼迫写“四书”,即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转化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迫害致死,三月五日法轮功学员于云刚又被迫害致死,三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刘传江再被迫害致死。短短两周之内,三人死于凶残的“转化”。

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冤狱期满又被劫持

尽管中共的监狱、劳教所野蛮的迫害,但是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仍然坚强不屈,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多年冤狱,当他们被中共法院非法强加的刑期到期时,“六一零”仍不放人,而是把他们强行从监狱劫持到洗脑班或其它场所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原本是遭受了八年冤狱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刘水生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被非法关押到期,应被释放之日,谁知三月九日,刘水生就已经被江汉区“六一零”恶人屈申等提前一天,从监狱直接秘密绑架至二道棚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九日下午两点钟左右,刘水生的妻子、法轮功学员胡明秀,正准备租车前往范家台监狱接丈夫回家时,竟被唐家墩派出所便衣阻挡,囚禁在家中,门口停着警车,昼夜监视。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法轮功学员任东升在天津港北监狱非法关押五年期满,日夜思念亲人的儿子和老母早早赶到监狱接人。可港北监狱在这之前就将任东升转押别处。祖孙俩人在恶人的欺骗下在港北监狱、静海县城关派出所、板桥劳教所之间寻找亲人任东升,可任东升到底被转押何处,没人告诉这孤苦的祖孙俩人。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法轮功学员薛忠义在湖南津市监狱三年冤狱期满当天,又被劫持,目前下落不明。三月七日,薛忠义的妻子带着七岁的儿子从岳阳到湖南津市监狱去接他回家。可湖南津市监狱教育科的李某、宋建平将薛忠义交给了四川省广源市利州区宝轮镇来的四个陌生人。这四个陌生人自称是镇里武装部、政法委、镇政府、派出所的。

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广州法轮功学员汪宏发被海珠区“六一零”、江南中街综治办、江南中街派出所构陷,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十五天。二月十五日非法拘留到期,当局仍不放人,直接将汪宏发绑架到广州市槎头谭岗劳教所内的广州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当天,汪的妻子邓怡携十岁女儿冒着小雨于八点前赶到拘留所准备接丈夫回家。八点五十分,江南中街派出所专区民警陈建华开警用面包车载着综治办主任刘国财、徐仙妹、江南中街万寿居委办事员林创州三人,直奔拘留所带走了汪宏发。

吕升云,四川省双流县新兴镇孔雀村四组村民。先后几次被国安、六一零、派出所野蛮绑架、抄家、劳教、劳改,这次非法劳改七年,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刑满。刑满那天当局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吕升云就被野蛮劫持到省“六一零”办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大连法轮功修炼者王春英被非法劳教二年多,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本该出狱,因她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抵制无理迫害,被所方非法加期五天。十一月十九日一早,王春英已怀孕近七个月的女儿和女婿奔波近千里去沈阳接她,却发现大连兴工街派出所警察、兴工街道“六一零”办警察也去了,他们不走任何法律程序欲将王春英劫持到抚顺洗脑班继续迫害。

上海卢湾区法轮功学员黄迺维曾经先后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本是她被非法劳教期满的日子,卢湾区“六一零”以世博期间为由,直接将她从劳教所劫持到洗脑班。

大连法轮功学员尹力斌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在工作单位被大连国保、国安及“六一零”人员非法抓捕,被非法判三年徒刑,关押在辽宁盘锦监狱。尹力斌的老母亲已经过世,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常年有病,孩子只有三岁,妻子含辛茹苦带着孩子苦苦煎熬三年终于盼到了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可是当妻子与亲属一起早早去盘锦监狱迎接尹力斌回家时,却等来了大连“六一零”人员伙同大连兴工街派出所警察和街道等相关人员,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条件下,强行将尹力斌再次劫持到抚顺洗脑班继续迫害。

被中共非法判七年六个月的北京昌平法轮功学员陈淑兰,已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刑期结束,但随后又被送入昌平朝凤庵洗脑班。陈淑兰的娘家人(父母、两个兄弟,一个妹妹)已全部被迫害死亡,丈夫已与她离婚。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早七点,为身陷冤狱的儿子整整奔波了八年的杨妈妈,早早等候在兰州监狱门口,来接冤狱期满的儿子杨学贵,但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没有接到杨学贵,兰州监狱相关人员没有照面,问到狱政科,只说早七点人已被兰州城关区接走,详情一概不说。第二天是双休日,星期一一早,焦急万分的杨妈妈找到兰州监狱管理局、兰州市“六一零”,才知杨学贵已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几经周折才见到被城关区“六一零”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的杨学贵,憔悴的杨学贵告诉母亲:九月十日晚十二点就被接出兰州监狱,关进龚家湾洗脑班。

结语

以上仅仅是近期的几个个案,远不是全部。这样的悲剧一直在中国大陆大量的发生着。这些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向民众讲真相就被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劳教或拘留。他们只是在行使自己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他们向民众讲真相也是在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他们完全是无罪的。而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则是践踏法律、违法犯罪。

这些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拒绝放弃信仰,会遭到多么残忍的折磨!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妻子儿女会多么的伤心焦虑。当他们被非法强加的刑期总算到期时,他们的亲人是多么的期盼他们能回到家中团聚啊!可是当他们本以为可以把亲人接回家时,中共“六一零”人员却又一次把他们劫持。由此可见中共是多么的丧失人性,中共真是一个反人性的邪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