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宿怨得善解 真修大法法无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我今天能够在这里以一个健康之身,以平和的心态回忆修炼历程,完全是李洪志师父的恩赐,是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没有师父的正法,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我能够从家庭的苦水里超脱出来,完全放下过去的恩恩怨怨,直至心生悲悯,引导家人得法,切切实实是大法法力无边的展现。

一、苦水里得法

我是住在郊区的农民,嫁个丈夫不顾家,出去打牌玩、跟女人混,因为胡来得过性病,还传染给我。可想我那是啥心情。后来,丈夫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花尽了家里仅有的四、五千元治疗,也没有丝毫转机。这一来,只要一犯病,他就啥也不干了,成天坐到那儿打牌(坐着不动没事)。我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做家务,还得一天三顿给他熬药。整天想着从哪里找钱,愁的要死。公爹手里有钱,可就是不给我们花;他是村里有名的头号“不讲理”,脾气暴躁,胡搅蛮缠。公爹因为看不起二儿子(我丈夫),宁愿偷偷摸摸让弟媳妹子接班,都不让自己的儿子接。对儿女们挑剔的出奇,稍不如意,就连打带骂的。碰到这样的公爹,我只能自认倒霉,对他有着一肚子怨气。

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前,我整天都在熬日子,心理上都有点变态。每天做饭,拿着刀就想砍在人身上是啥滋味,削东西就想削人身上的肉是啥样。各种不好的念头都有,离发疯不远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到了我家。说来也是缘份,当时我家后边不远就有一个炼功点。我十来岁的儿子天天去看法轮功学员炼功,竟然慢慢看到心里了。回来就说法轮功能治病什么的,让他爸学。先是同修借给我们一本《转法轮》,我每天给丈夫念一讲。那时的心思就是为了给丈夫治病,念完了,书还了,自己也没什么感觉。当时那个状态,真是一点修炼的心思都没有。没有时间,没有心情。

同修们又托儿子把大法书和修炼故事给我带回来,让我看,我一直也不怎么上心。直到有一天,我看《精進要旨》〈惊醒〉中说:“这么一件大事在历史上能没有各方面的安排吗?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无数年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了,包括得法的人在内都不是偶然的,但表现却和常人中的形式相同。”不知怎的就怦然心动,下决心要修炼了。没钱请书,我就借来抄。

刚开始抄书,就遇到一场大难。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过关考验,也没有修炼心性的概念,更不知道人能够得法是非常不容易的,方方面面都有干扰,干扰着人不让人得法。这场难,差点让我精神崩溃自杀身亡。事情是这样的。

在丈夫得腰椎间盘突出的同时,我婆婆也病了,又是吃药,又是请“神婆”,闹的不亦乐乎。婆婆一病,我天天都得去看望。有一天,实在是太忙了,没有一点时间,我就没去。第二天,公爹竟然骂上门来,当着丈夫的面要打我。我顺势往沙发上一靠,没打住。他不甘心,用指头在我额头上戳了几下,才气哼哼的离开。丈夫看着这一幕,一声不吭。我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就想自杀,找出一瓶酒一饮而尽。喝酒后又哭又闹,弄的鸡飞狗跳,四邻不安,对公爹更是切齿痛恨,发誓一辈子再也不登他的门。清醒过来后,又去静心看书。这才逐步懂得了一些法理,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二、师尊保佑还命债

后来丈夫弄来二百块钱买药,我就动员他不买药了,用这钱请师父讲法录像带。他还真同意了。想不到,本来为了给丈夫治病才学的《转法轮》,他没学,我自己首先得法了。

我知道自己业力大,单是这一生就刮了六、七个胎儿。欠债要还,如果没有师父管,不知道啥时候就成了地狱里的鬼。刚刚得法半个月,我就遇到索命的事。那是一次车祸,我骑自行车被一辆车车尾挂住,撞起两米多高,四脚朝天摔在地上,虽然没有昏迷,可说不出话来。车座撞飞了,鞋撞破了。等我能说话时候,我什么也没想就让司机走了。本来要命的事,师父给化解了,我只是受了一场虚惊。

时间不长,我晚上做了个噩梦,见到两个人拿铁链子来拴我,我被吓醒了。第二天我在上班时,一时迷糊,竟将两根手指当成钢板放到了六十吨压力的冲床下。可想而知,两指头节被压成了一绺皮。我信师信法,知道这是自己的业力所致,坚持不吃药不打针,心里说:师父,这是业力,这一下消了一大块业。因为很清楚是在消业,而且消了一大块业,心中生出隐隐的欢喜来。我该做什么做什么,两个月过去出现了奇迹,指头长出来了,连指甲都从新长好了。

在中共迫害以后,也有一次凶险的索命,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用正念否定了。那是在洗澡时,刚脱了衣服跳水里,忽然觉的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我勉强出来想穿衣服,走了不几步,就再也走不动了。我扶着墙弯腰站着,浑身的虚汗象千百条小溪往下流,强烈的感觉要上吐下泻。这时如果我一念放松,就瘫那了,那种形象状态将是对大法的犯罪。我用尽全身力气忍住,同时求师尊加持,心里说:我不能倒下,不能上吐下泻,不能瘫,更不能死。这是假相,我不承认。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堂堂正正的证实法。这样想着,嘴里不停的念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在剧痛虚脱中,在强烈的各种感觉中,每一秒钟都象一小时那么长,都无比的难熬。可我决不放弃,决不放松自己的正念,决不允许利用自己的身体破坏大法弟子形像。坚持,坚持!然后,慢慢就觉的轻松起来。等我能走动了,过去穿好衣服,亲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我怎么洗这么快。这是我过关中最艰难的一次,至今印象清晰。

无论如何,我们有师父看护,只要正念在心,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的无比慈悲和大法的无边威力。

三、善心化开多年怨

真正得法修炼以后,我从法中知道了:人生在世,享福受罪,谁对谁好或不好,看谁顺眼不顺眼,都是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公公对我这么不好,肯定是我以前对人家更恶,欠人家的更多。自己心里不平衡,其实人家心里更难受,憋着劲要讨账呢。以前当常人不明白,只知道怨恨、委屈、痛苦,现在明白了,我要把心里所有的怨都统统放下,无条件的对他们好,无条件的平衡好家庭。自从有这一念以后,我对他们就生出了悲悯之心,只想如何对他们好。

从此以后,我严格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对丈夫不再生气,发自内心的关心体贴他。无论他怎么不懂事,对自己不好,我都不生气,不动气,真正做到了无怨无恨。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真心对人好,人是会感受出来的。丈夫也对人说我:自从学法轮功后,我变了,变好了。

本来我恨死公公了,觉的他是“把自己的肉割给他吃,他还咬你的手”的那种人,无情无义,发誓一辈子不登他的门。修炼以后,我看他很可怜很贫穷,整天跟斗鸡似的活着,心里装满了炸药,随时准备跟人斗气,吵架、生气、害病。钱不少,花的不如意,天天都在造业,害自己。而我有师父管,有师父看护,有大法学,我最幸福、最富有了。这样一想,满身的怨气都烟消云散了。

心一变,态度就变。我真心想做好,想孝顺老人。平时省吃俭用,在孩子身上抠些,隔三差五也要凑些钱去看他们。买东西完全站在他的角度,拣他最喜欢最爱吃的买。一有空就回去问寒问暖,帮着料理家务、干活。滴水穿石,点点关心化去多年宿怨。其实细想来,自己做了什么,都是自己应该做。是师父为我消去了如山如天的积怨,是大法帮我归正了自己。

我的改变,家里人都看到了。孩子的叔找到我说:“嫂子,法轮功真是好啊,咋想办法叫弟妹学学?”他把如何联系如何找她,她的生活规律都告诉我,叫我无论如何也要叫她学大法。

冰山融化了,多少年的宿怨化开了。过年的时候,公公平生第一次拿了二百元钱给我们,让我们买东西。二零零零年我和外甥女同修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他拿出几千元钱找人跑着要把我们救出来。四十多天出来后,公公把附近所有法轮功学员请来吃饭。以后,高兴的见人都夸我,啥事都惦记着我。

大法从塑了我,大法改变了公公,改变了家庭,改变了一切。大法无所不能。

得法修炼后,我把洪扬大法视为己任,向亲人朋友同事乡亲洪扬。迫害前后,我的亲人得法修炼的有十多人,其中包括公公婆婆。他们悟性高低精進成度有所不同,但都坚信大法。大部份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路上,做着一个正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