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法轮功学员修炼受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开始学习法轮功的。初学大法,由于九六年以前受无神论教育与大法的内涵完全不一样,所以“真、善、忍”大法触动了自己的灵魂,人生观有所改变。

从九六年四月八日学法轮大法及炼功以来,我的精神状态全变了,基本观念在逐渐的变化着,身心均在变化着。学大法使自己身体向年轻方向转变,使精神升华的事例太多了,这里就不一一述说,但有些事我想要说一说:

二零零三年五月立夏那天,那时“萨斯”病刚过,我换穿薄底鞋后,开始咳嗽,二个月后未好转,七月十二日起,女儿来看我,给剥了二个荔枝,吃完就开始全身发抖,体温由36度升到39度,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女儿叫来急救车,把我送到了中医学院救治未得结果,第二天因持续高烧40度,人完全什么都不知道了,后去省人民医院急诊室,经CT确诊为双肺纤维化,心电图为直线,肾衰、心脏二尖瓣、三尖瓣不闭合,血液返流,血糖为19.8,诊断为糖尿病综合症,也叫重症肺炎(老百姓所说的大叶肺炎),此病死亡率为99.9%。医生已经宣判“死刑”了,让儿女们回去准备后事。但住院第五天我便睁开眼,苏醒过来,儿女觉的很高兴,大夫觉的太神奇了!

二零零七年冬天我去澡堂,摔在地上,当时七十六岁的我自己走回家,养了二十多天,生活都是自理的,这一摔并没有把我摔坏,反而能坐稳了(原来坐着就象坐在枣核上一样的痛)。而我们家邻居和我同样情况,住院了花了几万元钱还没治好。

一次乘公交车,我没有抓住扶栏,一个急刹车把我摔个跟头,仰躺着,被一个小伙子扶起来。他把我送下车,我自己就回家了,什么事没影响。

二零零八年冬天,我出楼栋下台阶时踩空了,刹那摔了一大跤,右侧脑袋震得很痛,自己很快就爬起来了。也没出什么大问题。

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早晨,我突然心里特别不舒服,眼睛发黑,心里象车轮子在转那样痛,后来有点挺不住,当时全身大汗淋漓,一直到上午九点,感觉特别冷,衣服被子全湿透了,我想到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一定也不会有事的。快到十二点了,女儿来电话把我叫醒,我才感觉到心里好过些了,但觉得特别累,一点力气都没有,经过几天后好过来了。

本人年近八旬,学法时,只要光线充足时,我可以不戴老花镜,我也学会了用电脑。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多次体现。可贵的世人请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