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闭儿的转机(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采访报导)一个被评断患有自闭症并会攻击他人的孩子,行为失常犹如一颗不定时炸弹,令全校老师头痛、同学闪躲。这样一个孩子,转变为能自我要求、为别人着想,几乎让人忘了还曾有个让人伤脑筋的孩子的存在。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缘由于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是谁解除了那颗不定时炸弹?是什么方法让一个特殊的孩子回归为正常?

刚从小学毕业的洋洋(化名),在离开小学前,在群体中几乎已经被人“遗忘”,就象其他的孩子一样,不再引人侧目。“我以为他已经转学了。”不同年级的老师忽然发现他还在这个学校,惊讶于好长一段时间未曾听闻他的“事迹”。

洋洋在入学的第一、二年,已经有自闭的症状,阴晴不定的情绪,外加偶有肢体动作,在课堂上造成骚动,让导师格外辛苦,同学都得小心翼翼。升上三年级后,他的症状愈发严重。外向攻击型的自闭症,课堂上坐立不安,口中念念有词,在校园中走动时,时与他人发生冲突。骚动从课堂延伸到校园,从楼上丢下灭火器、在老师背后丢扫把攻击老师、追打他人…。校园中经常传出他的“新闻”。种种失常的行为,象颗不定时炸弹,让导师无从处理,压力过大。母亲三天两头进出校园,也于事无补。无计可施下,校方破天荒特别安排专人照顾他,一对一的教学,并申请专业辅导人员,定时来辅导他。

转机

正在课堂上上课的老师李长柏。
正在课堂上上课的老师李长柏。

升上五年级后,洋洋进入新的班级。重新编班的班导师李长柏相信这是缘份,心中很坦然地接受洋洋到他的班级。正如传闻般,洋洋受身体影响,经常无法自我控制。“说(带洋洋)没有压力是骗人的。”李长柏说,但经过一番思考,将如何来教导洋洋,李长柏心中已经有了定见。

李长柏首先于班亲会中跟家长说明重视品德教育的教学理念,课堂中将教导孩子以“真、善、忍”作为行为准则,为孩子打下坚实的道德基础。由于自身修炼法轮大法,重视心性的提升,在待人接物上能要求自己做得更好,个人身心受益,所以他将带领孩子阅读《转法轮》,学习在日常生活中做个真诚、善良、忍让的好人,涵养孩子们的品行。在场的家长都表示赞同。

学生利用午休一段时间阅读《转法轮》。
学生利用午休一段时间阅读《转法轮》。

于是,在中午休息时间,李长柏安排一小段通读《转法轮》的时间,并与学生交流以“真善忍”来应对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面对洋洋,李长柏以“多宽容,但不纵容”的态度来处理事情,以更多的包容来对待他,但也原则分明地指正。同时,教导全班学生以同理心来看待洋洋,引导学生的善心,共同来帮助洋洋。

洋洋身在其中,立即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李长柏授课时,洋洋平日口中念念有词表达不满的习惯消失了。随着日渐建立的道德观念,洋洋越来越能明辨是非善恶了。

行为转变

李长柏在课堂上补充的品德故事里、言教身教上,不断加强建立正确观念,以“真、善、忍”作为行为准则。他还在自己设计的家庭联络簿上与学生互动。学生在联络簿上反省自己的言行,记录自己做到的善行佳言。

洋洋在家庭联络簿上纪录一周的心得。红笔为李长柏与洋洋的互动。
洋洋在家庭联络簿上纪录一周的心得。红笔为李长柏与洋洋的互动。

李长柏认为每日中午阅读《转法轮》对洋洋帮助很大。随着对“真、善、忍”的认识越深,尤其行善积德、做恶造业,善恶有报的理解,洋洋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他逐渐能分析事情的善恶、对错,进而修正自己的行为,并认错,主动道歉。洋洋在家庭联络簿上记录了思想与行为转变的点滴:

礼拜天全家到购物中心,有人推车不小心压到他的脚,但那人并未道歉。就这件事情的感想,洋洋写到:“我会忍住,是因为他不是故意的,所以我就不用再追究了。”

以往洋洋经常因为一点小事而与他人发生冲突,不管他人是否是无心的,他的解读都是对方故意欺负他,他一定会动手回击。如今洋洋愿意分辨事情的原由,并控制自己的情绪,自我约束。从自我中心,到能关怀他人,甚至是周遭环境:“星期五我去捡很多的垃圾,因为捡垃圾不但能消业,而且能保护地球。”

“星期五晚上弟弟把饮料放在地上,当它倒下的时候,弟弟诬赖我,但我有忍住。我觉得错的人是弟弟,他把饮料放在地上还诬赖我。所以我有忍,弟弟没有善。”

洋洋对“善”的认识加深之后,也越发能控制自己当下不做坏事。“虽然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但这进步程度是有到八十、九十。做得不好的部份,事后也都能反省。”李长柏说。

比如,洋洋写到:“星期天下午的时候,弟弟打我,我又打了回去。我又没做到忍了,要是我知道(想起)弟弟是常人中的常人,我就能忍下来了。”

他从能自我反省,修正自己,进而控制自己的行为。“星期天晚上,弟弟骂我白烂(骂人笨的意思)。我就问他,白烂的弟弟和爸妈是谁?他说,小白烂、超级白烂。结果我告诉妈妈。后来的结果是(全家)大笑。好险我没有生气,因为我随机应变,转化成功。”

周遭的反馈

洋洋的转变,周围的师长也感受到了。以往经常在校园中游荡的洋洋,好象突然消失了。多位老师不约而同地询问李长柏:“怎么最近都没看到洋洋呢?”

英文课以前是洋洋最学不好的科目,五年级下学期,科任老师向李长柏提到洋洋已能静静地上课,很少干扰别人,偶尔也能参与回答问题。

偶而洋洋因在课上闹情绪,而被带到辅导室去。洋洋对辅导主任说:“李长柏老师教我要做到真善忍,我知道我没有做好,我没有做到忍。”

六年级下学期,一位不同年龄段的老师向李长柏请益如何经营管理班级,在互动中听到关于洋洋的事,他惊讶地说:“洋洋在你们班?我以为他已经转学了。”

一个在老师背后丢扫把攻击老师、一个必须专人照顾的孩子,到让人忘了那烦恼的存在。洋洋的转变,犹如天差地别,让人不得不感佩“真、善、忍”教化人心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