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投递员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二零零五年,我从监狱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恶党釜底抽薪,非法开除我的工作,妄图继续逼我就范。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邪恶丑态的自我展现。不久,我当上了某报社的一名报纸投递员。实践证明,这个岗位对我来说,真可谓一举三得,恰到好处。

这个岗位使我获得了一份稳定的经济收入,数百元的薪水,足以“养家糊口”了。也为我更多的接触有缘人,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提供了崭新的环境和条件。作为一个投递员,我直接面临的服务对象虽然只有百家左右,然而所涵盖的社区范围却不下数百甚至上千,这是相当广阔的“用武之地”啊!

长期以来,当我每次随身携带事先准备好的、大量的真相资料、护身符和不干胶等,堂堂正正進入单元楼道时,从没有招来过周围狐疑的目光。(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有丝毫的懈怠情绪和欢喜心,否则虎视眈眈的旧势力必会利用我们的有漏而加以破坏和干扰。)

每当投递报纸时,我的头脑中总会清晰的记起师父的谆谆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我发着正念从一楼上到六楼,再逐层向下发送大法的“福音”。有时用不干胶把真相小册子粘贴在门把手的上方(之后我发现基本上都被取走,仅有极个别的被撕毁或丢弃);有时我把不干胶大法标语贴在半层平台墙壁的高处,发现被揭撕就再贴,直至无人破坏干扰为止。

一次,我在楼道遇见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就热情的和她搭起话来,从讲善恶有报谈起,又祝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她很高兴;我借机拿出护身符,告诉她这是在楼道捡到的,但我知道按上面说的去做去念会有福报,很准的。她满口“谢谢”,笑着接过去,装進了内衣兜里。当然,在某些报箱群集之处,我也会从容的把真相资料放進去。只是在人们看来,这些资料犹如从天而降,毫无“规律”可言而已。在我看来,传递大法真相救度有缘人,比“本行业务”投递报纸更为重要;当然,二者都需要做好,其实也都能够做好。

做报纸投递员从早晨去发行站取报纸,一般到上午十点左右即可完成。在此期间,投递员总会看到要闻的标题,这很正常。普通人大多采取不屑一顾甚或“反着看”的姿态。这些报纸每一张都体现着恶党的谎言和无奈,以及二者永无休止的恶性循环:恶党不断以新的谎言掩饰无奈,又因新的无奈再制造谎言,一路走下去,直至灭亡。可想而知,跟着这等谎言亦步亦趋的人,何等可怜,何等危险,不救行吗?!

由此看来,这份投递员工作,还真的挺好。那些与我境遇相似、也做投递员工作的同修,或许也有同样的感受。在此我冒昧建议,至今仍然在经济上困难重重,并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精進实修的同修,不妨了解一下当地自办发行的报社,看能否谋取一个投递员职位呢?因为我了解的情况,这样的空缺还真的不少呢。

因层次有限,错误在所难免,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